第293章 我厉害吧

那四十人眼前忽然一亮,特地把他们提出来,莫非是有什么奖赏?

也对,公主殿下第一次掌管王府,想必还是与众人打好关系比较重要。

可是现在说话的人是谁,狂傲的容倾月呀!她浅浅一笑:“剩下的八十八人,有六十二人在巳时到达,有二十六人在午时才姗姗来迟,唉,真是为难呀。”

见她单手撑着脑袋,随手一挥:“这样吧,巳时到达的那六十二人,扣一半的月钱,午时到达的,这个月的全扣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要被扣钱的众人,辈分小的位分低的不敢说话,可是陈嬷嬷和徐嬷嬷可也是在午时之后才来的呢!她们的月钱是最高的,总不能也不说话吧!

没有让众人失望的是,两位嬷嬷果然说话了!还是她们一贯的作风,搬出户部和工部来压人。

而让众人失望的是,容倾月只是浅浅一笑,似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侧脸问:“如今户部尚书和工部尚书是谁,叫他们滚过来见我。”

虽然容倾月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让两位日理万机的二品大臣来,但这句话足够震慑到那几人!

所以一时之间两位品阶最高,在原本的宸王府里最有发言权的人,突然无言以对了。不过吧……她们何止拿不到月钱呀?容倾月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在王府待下去了!

而没有迟到的那些人,有部分人则是一脸不满,公主殿下为什么不赏他们呀?他们没有迟到,没有给公主殿下添麻烦,难道不应该得赏么?

有一名女子是岚姑娘那边服侍的,她原本不想来的,要不是岚姑娘非要自己来,她才不会这么早就来呢!说真的,她实在不懂岚姑娘为什么这么害怕倾月公主!

她是第一个不服的,问出了为什么没有奖赏。

要知道,岚姑娘的身份在宸王府可不一般呀,她是料定公主殿下就算看着宸王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她的。

容倾月挑挑眉:“赏?诸位想要赏?”

那女子高傲的一抬头。

容倾月幽幽叹了口气:“本公主还是第一次知道,下人听主子的命令原来不是必须的,听了主子的命令,还得赏你,这是谁家的下人呐?宫里给的?不像呀。”

她的话语中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虽然她现在只是皇室收养的‘义女’,可是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公主。

而且这也是她入住宸王府以来第一次用公主的身份压人。

那女子不敢多说什么,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太阳越升越高,众人都有些饿了。

管理厨房的,那位‘出生工部’的徐嬷嬷哎呀了一声:“公主殿下呀,您要是没什么事儿,老奴就要先回去了,这厨房呀,关着宸王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口食,可不能失了老奴这主心骨哟……”

见她缓缓起身,容倾月勾唇一笑,问道:“是么?本公主与宸王殿下都有自己的小厨房,何时要吃你大厨房的饭菜了?还是说,这王府里还有第三个主子要你厨房供着?”

徐嬷嬷一噎,可是她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公主告诉了宸王殿下,宸王殿下也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开除了自己吧,她在宸王府已经五年了!

不过,这位徐嬷嬷是明显的看轻了容倾月在云修离心里的位置呀。

徐嬷嬷行了个礼:“公主殿下这话说的,老奴管辖的厨房,虽然不为两位主子提供饭菜,但宸王府上上下下的佣人、侍卫侍女,还有宸王殿下的暗卫,可都要吃饭呐!”

这话听起来可是相当的在理,她是拿准了容倾月这种没掌管过家族大权的人无法反应过来。

可是容倾月哪里会怕这个,她一笑:“是么?本公主还未用膳,你们就想着吃饭了?本公主还坐在这里,未曾进食,徐嬷嬷看不到吗?”

这个……主子未曾进食,按理来说下人们也是不可以吃饭的,可是前些日子没见倾月公主这么为难人呀?

一时间气氛沉了下去了,容倾月浅笑着拂袖起身,她今日穿着一件高贵复杂的衣裙,形制上没达到宫装的规格,这是公主日常装规格的衣裳。

她走到凉亭之外,终于开始说正事了:“诸位虽有四十人是辰时到达的,可是本公主规定的时间是辰时三刻,诸位明白这其中区别么?今日就此作罢,若有下次,可不是扣了月钱这么简单的。”

不是扣了月钱这么简单?那能是什么……

容倾月双手交叉摆与小腹之前,这是宫里人家最常用的手势,因为挽着披帛,不能将手放下来,而且这样显得端庄。

“宸王府的待遇诸位也都知道,而且府内只有本公主与宸王殿下两个主子,在宸王府的待遇是别的府邸所不能够比拟的,可别因为一两次偷懒而失去了。”容倾月目光浅浅:“先前宸王府没有主子,所以有些乱了套,今日既然本公主站在这里,那么一切还是要按照礼法来,不过……还有些新的东西,阿七。”

阿七意会,点点头,上前翻开一本册子:“宸王府府规——”

洋洋洒洒二十八条规矩,有针对各个部门定下的,也有针对每一等级定下的,有惩罚有奖励,各参半。

听到惩罚的时候,众人自然都是面上无光,可是……居然有奖励!

而且这奖励的数量,那可是比一个月的月钱都多呀,而且奖励并不难拿,按照公主的要求,只要做好了事情,她满意了,奖励自然会有。

“府内的制衣司、制药司都可以先回去了,厨房、仓库、店铺、还有专门管理账单的几个部门的人留下。”容倾月道,阿七便大声重复了一遍。

被点名可以回去了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倾月公主方才虽然一直在笑,可是那笑容高贵端庄,不容亵渎。

剩下的几个部门留下了,而这几个部门都是在宸王府内比较有说话分量的部门。

容倾月走上前,毫不客气,一点儿面子也不顾及,直截了当的伸出手,声音清冷:“仓库钥匙。”

哪里有主子这样问人要钥匙的呀?可是容倾月才不是普通人,这个仓库总管她了解过,唯利是图,仓库这么一大块肉不花点神气是拿不到的。

所以,容倾月根本没打算跟他花神气,直截了当的将钥匙拿过来,将仓库账册拿过来完事!

至于这个掌柜会不会记恨她?会不会给她使小辫子?那都不是容倾月要考虑的问题,因为这个人,她并不打算用了!

“公主殿下,这仓库我老奴……”

“钥匙。”容倾月冷冷回眸:“本公主的话,听不懂吗?”

这几个部门的人她都要换的,但是厨房和店铺的交接有些麻烦,唯独仓库是最便利的,所以这位仓库总管,咳咳……

那人迟迟不给,容倾月冷冷一笑,战气拖掌而去,抽了他袖中的钥匙:“本公主真是未曾见过如此不听话的奴才呢。”

容倾月将钥匙随意一抛,阿七接住后,她看了看那几位总管的眼睛:“徐嬷嬷,厨房的账册交上来吧,要最详细的,本公主今日无聊,想随意看一看。”

徐嬷嬷脸色一变,她在厨房做了多少手脚她自己最清楚!

还不等徐嬷嬷说话,容倾月又突然‘啊’了一声:“阿七,择日不如撞日,你去厨房的管事处拿来吧!”

“对了,宸王府名下的店铺虽然不多,但是父皇赐的,应该也不少,初十,去把所有店铺的账册哪来送到我这儿吧!”

那店铺管理人白着脸颤颤巍巍道:“公主殿下……帐还没做完呢……”

容倾月回眸,笑容灿烂:“没关系呀,几本账本而已,掌柜再还本本子不就行了。”

……

最后,容倾月收上了所有的账本,随意一翻,阿七念了几句,那几人顿时跌坐在地上!

瞒着主子的时候什么事都可以做,可是当真公主殿下的面,要他们把死的说成活的,真的做不到呀!而去,毕竟身份悬殊,身份摆在哪里,又是他们不占理,若真是要处置他们……他们也毫无办法!

其实,要肃清宸王府非常简单,只不过没有人行动而已。

于是,那几人被很随意的发配出府,临走时,他们都不敢置信。

在宸王府五年……就因为公主殿下一句话,被撵走了?……

容倾月说过,她不想留的人,一个都不会留!

徐嬷嬷在被人拖走的时候,口不择言:“我是工部侍郎的人……”

却被容倾月一口打断:“说了让工部尚书滚来见本公主,人呢!”

于是,彻彻底底的让徐嬷嬷闭了嘴。工部尚书可比侍郎要大,尚书都得‘滚’来见公主,她一个侍郎家侍妾的人,有什么资格对着公主大呼小叫的!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容倾月双手交叉,优雅高贵的转身,一步一步走的非常稳重,尽显大家风范。

真的,阿七和那个一直装死人的秦墨,都觉得容倾月这样走路真的得累死。

容倾月眼角一抽,她都忘记了,还有秦墨这个人,哎呀,那她装淑女,岂不是被他看到了!

然后容倾月快速拐了个弯,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容倾月忽然裂开笑容,吧嗒吧嗒毫无形象可言的奔到云修离面前:“怎么样!我厉害吧,你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