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云修离,你不相信我!

容倾月不相信他会这么想,但是不是她下的毒,现在都在传,若是在别处,她自然懒得管,因为清者自清。

可是这里是宸王府,她是宸王府的一份子,这件事不是她做的就不是她做的!她此刻不证明清白,日后如何在宸王府管理这么多人?

两名暗卫哪里是容倾月的对手,见她出门,一名暗卫焦急道:“首领,真的是主子的命令!”

阿七最为暗卫长,是要对云修离百分百服从的,她此刻微一抿唇:“倾月小姐……”

容倾月背影一顿,忽然回身,秀眉挑起:“你知道不是我。”

“属下知道不是您,这件事有属下担保,倾月小姐请放心!”阿七思索再三,还是一低头,恭恭敬敬道:“倾月小姐,您放心,我们上上下下这么多暗卫,都知道您没有下毒!”

容倾月双掌微微曲起,又无力松开:“宸王府上上下下,大部分侍女侍卫都不是我们的人,若这个时候我不出去解释,而是事后阿离给出一句结论,那么即使不是我下的毒,众人也只会以为是碍于我的名义不好说而已!”

虽然容倾月句句在理,可是他们真的没办法违抗主子的命令呀。

见阿七身形一动,容倾月呼吸一滞:“…你真的要拦我?”

这件事,对她来说,现在出去由她解释是最好的,而他们却一个个都拦着自己!

云修离那么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这件事解释起来,到底谁出面更好,可是他却下令让她不得出门?

两名暗卫身形一闪,瞬间三十名暗卫里里外外包围住容倾月!

容倾月一惊,有些不可置信:“阿七!”

阿七一蹙眉:“你们干什么,退下去!”

暗卫长的话,他们是不得不听的,但是他们却没有动。那么就说明,给他们下命令的人,身份高于暗卫长——要么就是阿离,要么就是墨白。

可是无论是阿离还是墨白,容倾月都很明白他的意思了。

暗卫一步步靠近,既然是宸王殿下的命令,宸王殿下不允许公主出这院子,不允许公主去疏雨阁,那么他们必然要做到!

容倾月微微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一步步后退,不是她没有能力,而是……

她自问从未对不起宸王府上上下下,可如今她知道,她这个未来的宸王妃不过是一个名头,在关键时刻,只有宸王殿下才是他们的主子!

她被任何人围攻的时候,都没用此刻心寒!

见她背影有些颤抖,阿七慌忙丢下手中的剑,扶住容倾月的肩:“倾月小姐,我们先冷静一下,主子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阿七又何尝不知道,容倾月心里多冷。

若是她此刻不出去解释,那么下毒这件事几乎是可以认定就是她干的了!这算什么?她权势欺人吗!

容倾月回眸,“阿离知道,你也知道,我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阿七突然一愣,说实话,三十名暗卫也愣了,没明白倾月小姐这话什么意思,便见她松开阿七的手,向前走去。

那里有暗卫执剑对着她,可她居然毫无感觉一般。

虽然穿着随意,但每一步都走的高贵至极。

她所过之处,没有温柔的微风,只有森然战气!

容倾月突然停住脚步:“他若是问起来,就说拦不住我,他不会怪你们的。”

众人脸色一变,倾月小姐这是真的打算要去了?!可是主子的命令……虽然他们都知道主子这个命令确实会令倾月小姐很伤心,可是……

但,几人又无法拦住容倾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容倾月一路上步伐不紧不慢,但却是寒意森森,她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她就不信云修离得不到消息。

若是有人在疏雨阁门口拦住她,那么,便是他真的不想见她了。

见她一袭绿衣款款而来,门口的侍卫都特别为难,主子吩咐不能进,可是倾月小姐若是硬闯,谁敢伤她?

容倾月走到疏雨阁门口停下,没说进去,也没说不进去。

一时间大门口众暗卫面面相觑,周围也聚集了侍卫侍女们,全都好奇而又小心翼翼的围观。

不是说月公主是宸王殿下最宠爱的人嘛,怎么今日为了一个半路救回来的人,居然派出暗卫呢?

由于容倾月的到来,所以门口一下子鸦雀无声,里面的声音,也就清晰了起来。

“宸王殿下,我们父女自知高攀不起……我们这就走,不会再惹公主殿下生气了!”是那位岚老。

然后便听到岚姑娘虚弱气若游丝的声音:“宸王殿下……小女没事,不要……不要怪罪公主……”

容倾月真恨自己听力怎么就这么好呢?气若游丝,这叫没事,不要怪罪,就是给她定罪!

什么不再惹公主殿下生气了,一句句都在指责他!而他知道了……会怎么说?

接着,她听到了那个已经有两三日没有听到的,分外想念的声音:“墨白,取药解毒。”

容倾月眸中突然泛酸,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一声抽噎,双手无力握拳,浑身软绵绵的,阳光刺眼极了,天气渐渐热起来,她就这么站在太阳下一动不动,令人看了都有些……心疼。

墨白恭恭敬敬道:“是,主子。”

虽然从头到尾没有提到她,但是容倾月知道,以云修离的武功,肯定知道站在门外的人是谁,可她却一句话都不说,真的不允许她进去。

岚姑娘一听宸王殿下要为自己解毒,辛苦的从**支起身子:“宸王殿下……小女真的、真的没事……不必,咳咳……”

说罢,就是一口鲜血!

容倾月清楚的看到,云修离的眉头皱了一下,容倾月的心也跟着痛了一下,指尖不自觉的曲起。

他真的如此关心那女子……

见到容倾月摇摇欲坠的身形,随时会倒下一般,其中一名暗卫小心翼翼道:“倾月小姐,您不如先回去吧……”

虽然话语小心翼翼,可是横在她面前的剑,容倾月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她挑眉问道:“他派你们保护她?”

那暗卫不敢说话。

容倾月又冷笑一声,这回笑的,居然有些美艳灿烂,又有些心痛绝望:“…防我?”

“属下不敢!”暗卫抽气,慌忙单膝跪下!

回答的这么快,明显就是云修离下的令在防她!到底是什么女人,能够得她如此保护!

派出三十名暗卫拦住她,又把剩下所有暗卫调过来保护那女子!

然后似乎听见了喝药的声音,又听到墨白问:“爷,属下去查一查是什么人这么大胆下的毒?”

却听见那个温润好听,带着磁性低沉沙哑的声音道:“不必了。”

不必了……容倾月踉跄的倒退几步,他也认定是她,所以连查都不查了!?

云修离,你也不相信我?!

他们不信就算了,你也……不信么?

浑身上下生疼,脚步虚浮,软绵绵的,只觉得头晕眼花,胸口有些麻木,这种感觉传达到四肢百骸。

其实,所有人误会她,都没关系,但是那个人不行!

他怎么可以不相信她?他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外人不相信她?

不过,现在可能她才是外人了,哈。

她逆光而去,整个背影都在模模糊糊的光照在虚无起来,此刻她不想回主院,也不想留在宸王府,她想走,没人敢拦住她。

只是,出了宸王府,她能去哪里呢?

偌大天地,似乎出了阿离这里,没有地方可以去。皇宫吗?父母会担心吧;奕城那儿沈倾那儿?可是她已经不是洛旋。

似乎容倾月这一生,全都被云修离三个字占满了,突然离开了,竟然空虚了很多。

好像……除了宸王府,在哪儿都是一样,并没有区别。

疏雨阁里,听到她嘲笑一声,云修离呼吸一滞,连指尖都止不住的颤抖,最终还是忍不住回眸望一眼,却只见到她一步一步颤抖而又稳重的背景,他心口一痛,只觉得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心脏一般:“糟了。”

墨白一愣,糟糕,倾月小姐怎么会过来!

从未见到过如此失态的宸王殿下,白衣如狂风卷过,步伐凌乱,丝毫没有平日的稳重。

别看容倾月走的稳稳的,可是速度却是超乎常人的快,况且,她想躲起来,谁能找得到?

云修离双手握拳,眸中有暗暗失落,她居然……走了!

“主子,先回去吧,岚姑娘的毒不是那么好解的!”墨白匆匆忙忙赶过来:“那个毒,虽然……可是确实是倾月小姐的。”

“不是她。”云修离按住眉心:“找三十一三十二他们两个稳住岚姑娘的毒,我去一趟沈府。”

沈府,就是沈倾的府邸。

真是糟糕,他家小猫儿生气起来还是挺会躲的。

……

此刻的容倾月,趴在窗户前吹风。

沈倾递过来一叠糕点,却见容倾月没有接,双目无神。

其实她刚刚一路上已经想的有些清楚了,她直接跑出来很冲动,可是若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因为……今日真的是寒心了。

他不信她……

容倾月有些无力的垂着双手,眼睛里完全没有焦点,自然,也就看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宸王殿下,现在居然露出一丝焦急之色。

沈倾意味深长的抿了抿唇,好吧,毕竟是自家妹妹,帮一把吧。

他目光看着楼下那个有些稳不住的身形,勾起唇角:“哟,宸王殿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