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好绵好柔,抚在身上,好舒服又好痒。

“别闹!”上官少雄很享受,所以,说话的口气不再象平时那样冷冽。但很明白,若是任这样发展下去,接下来交“军粮”的任务就跑不了了。

秦多多显然是受到了鼓励,她索性让小手成了松了缰的野马,在上官少雄这宽阔的原野上肆意驰骋。

“秦多多!”上官少雄咬了咬唇,一付倍受煎熬的样子,“你有完没完?”

紧紧地抓住那双灵蛇一般的小手。

“刚开始呢,早着呢。”手,动弹不了,还有双腿呢。

秦多多用双腿夹住上官少雄的一条腿,上下揉搓着,小嘴也没闲着,逮到哪吻哪,弄得上官少雄一身的口水。

上官少雄也不是绝缘体,更不是无情兽。他拒绝美貌多情的秦多多,那是因为心里有结,心里有别人。

可他毕竟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

是男人,就经不起女人的逃逗

。尤其是,像秦多多这种如妖孽般的女人。

秦多却在这个时候停止了行动,从床柜上拖过平板电脑,打开。

“老公,这个片子很好看。”

看片子?

上官少雄有些怔忡住了。

秦多多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哭着喊着让自己交军粮吗?

当一阵听起来特别刺耳的乐声在这个不大空间响起来的时候,秦多多笑嘻嘻地说:“看了这个呀,军粮交起来更有味道。”

拿眼一扫,上官少雄脸红了,很不齿地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还会看这种东西。()”

秦多多斜了上官少雄一眼,很委屈的样子:“还不都是为了你嘛。”

电脑的画面上,两个裸=身妖怪在“打架”,打得很起劲,脸上全写着“你死我活”的那几个字眼。

上官少雄不作声了,在扭过头去的同时,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电脑。

这会儿,他的目光呆滞了,好象没有力气移开。

这两个妖怪,是两个大男人!一个粗壮一个清瘦。

同性恋的片子。

秦多多察觉出上官少雄的变化,定睛一看,忙抓起鼠标:“错了错了,放错了。”

上官少雄一把抓住秦多多的小手,低吼了一声:“别放了!”

他的眼睛同时红了,在淡淡的灯光下显得灼灼逼人。

一咬牙,翻身将秦多多压在了身下。

撕拉一声,秦多多的那件真丝睡裙便裂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秦多多很心疼,这件睡裙是妈妈给她的陪嫁,据说花了一千多块米米呢

可一件衣服,跟夫妻间的你浓我浓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官少雄的威猛,让秦多多心花如放。

这天底下的女人,哪个不盼自己的丈夫,白天像君子,夜晚赛财狼?

“老公,你坏,你把我的名贵睡裙给撕破了……”秦多多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说呢?这个时候,干嘛要提这样的话题?

“我还要把你这个人给撕了呢!你这个小妖精,”上官少雄咬着唇,一脸暴戾的表情,他死死地盯着身底下这张比花还娇艳的俏脸蛋,狠不得一口就吞了她!“是你自找的,别怪我别怪我……。”

秦多多笑眯了眼,伸出双手搂抱着上官少雄,“我怎么会怪你呢?老公,我爱你爱你……。”

上官少雄的双眸,如猫一样地细眯起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凝越来越残戾。此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秦多多那诱=人的身体,这吐气如兰的娇媚!

他只想,狠狠地......,最好,狠狠地噬啃了她!

“哎哟,老公,你……你太棒了,太厉害了,”秦多多嘻嘻笑着,红霞满脸,星眸微眯,一付陶醉欣赏的样子……“老公,谁说你有病?我看你像只狼,恶狠狠的大灰狼!”

上官少雄也不作声,在如牛的喘息声中,他似乎找到了报复的快感。

用尽全身的力气,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就在彼此都渐入佳境的时候,突然,上官少雄听到有人在敲门,重重地敲着门!

上官少雄停住了动作,支起了身子。

秦多多将上官少雄的身子用力地往自己身上一压,不悦地说:“干嘛呢?”

“我……我听到有人敲门。”

“这怎么可能?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谁会来敲门?”

“骗你干吗?你可以自已听

。”

秦多多竖起了耳朵。

听了好一会儿,秦多多在上官少雄的下巴上咬了一口,嗔怪道:“哪有什么敲门声?”

上官少雄也觉得奇怪,刚才明明听见敲门声了,可现在却什么也没听见。

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有可能。

上官少雄好后悔,怎么会把秦多多领到这儿来呢?

这里有太多难以忘却的记忆,有太多的欢笑,也有太多的心酸。

敲门声可能是心底里衍生出来的吧?

他用力地晃了晃脑袋,极力想把一切杂念给甩出去。

情火,已被秦多多撩拨了起来,此时的他,有点像只剩下动物本能的野兽。

他将秦多多抱到自己的身上,腰下一拱,秦多多啊地一声,顿时觉得身体好象被什么东西贯穿似的。她又惊又喜,趴在宽阔的胸膛上,娇呼道:“老公,你连这个也会啊?”

心里在说,哼,谁说上官少雄是个没经女色的童男子?连这个招式他都知道。

上官少雄将所有的精力和力气都集中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他无暇顾及秦多多在说什么,做什么。只知道,秦多多就是个会吃人的妖怪,自己,恨不得化在她的身上。

咚咚咚!

上官少雄一下子僵住了身体,一动不动,两眼望着紧闭的房门,“你听,敲门声!”

这回,秦多多没有反驳,她也听到了节奏感很强的敲门声,而且,她听出来了,是有人在踹自己这边的房门。

她气急败坏,是哪个人这么不识趣,半夜来敲别人的门,打扰人家的好事?

“谁?”她吼了一声

敲门声顿止。

正待屋内的两人准备继续战斗,

咚咚咚!

又是几声很有节奏感的敲门声。

火大了。

“你到底是谁?”

秦多多抓起一只枕头就朝门砸去。

敲门声嘎然而止。

上官少雄闷闷不乐地从秦多多的身上下来。

这么说,上次的敲门声,并不是自己幻觉,而是,确有其事。

到底是谁在敲门?

这敲门声,为什么这么熟悉?

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

秦多多翻身坐起,将上官少雄的t恤套上,下去开门:“谁呀到底是?”

门开处,满眼的昏黄。

静悄悄的,长长的过道两边房门都紧关着。

那有什么人?

真是见鬼了。

秦多多恹恹不快地回到**,却是什么兴致也没有了。

“外面没人。”

“没人?”

“活见鬼了,明明听见敲门声嘛。”

秦多多坐在**,抱着膝,一脸沮丧。“真讨厌,这到底是谁呀,半夜开这种玩笑?幸亏我是不信鬼神的,否则还以为鬼敲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