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的这几天,秦多多和上官少雄的关系就形同猫和老鼠。老鼠东躲西藏,猫前扑后堵。但老鼠逃脱的机率比较大,而猫咪逮到耗子的机会比较少。

秦多多这只小花猫很是气馁。

猫鼠大战自然引起人类的关注。

不说上官晓月在旁嗤嗤嘲笑,连范姨都开始在锅碗瓢盆的交响乐中奏出一两声不和偕的单音来:“这是什么世道哦,女追男

!老话说的好,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少雄啊,以后有的苦吃了。”

上官家的老爷子上官云河将这一切瞧在眼里,这天晚饭后,他单独召见了秦多多。

秦多多接到旨意,在自己的房里呆了许久,猜想许许多多召见的理由。最后她觉得,让自己成为夫家的女主人这条,可能性最大!

由此,秦多多特地换上一套上班时穿的职业装去面圣,一套藏青色的职业套裙。

女管家这个职业,虽然和职场上的职位不能相提并论,但怎么也算是一个职务吧?得严肃认真对待。

咚咚,咚咚。

曲起修长的手指,在门上优美地跳了两个节奏的舞蹈。

“进来。”

声音不谓不温和不慈祥,温和慈祥中却带着一丝庄重和肃穆。

这就是德高望重的名家口吻!

“爸爸,您找我?”

双手交握在身前,目光平视,态度恭敬,俨然是见公司总裁的姿势。

上官云河抬头一见,有些愕然,平时已习惯打扮成翩跹的花蝴蝶似的儿媳,乍一见到一位职场丽人,一时,角色难以转换。

好半天,上官云河哦了一声,脸上的疑色荡然无存,一脸的慈爱。

“是多多呀?你穿工作服也挺漂亮的,像空姐。”这是真心话。

“谢谢爸爸。”多多环视了一眼自身的穿着,很满意自己的决定。看来,自己的决定再次深得公公的欣赏与赞同。

瞧公公一脸的笑意,平整的面皮团皱成一朵菊花,人皮菊花。

“来,坐下,爸爸想和你说几句话。”

上官云河放下手头的手,率先走到沙发前,坐下

沙发的质地有些特别,不同他处。坐上去,结实中透着柔韧,还闻到一缕天然的木香。

“这是藤条经过特殊处理加工而成,冬暖夏凉,绿色环保。”

秦多多点了点头,她心想,公公的为人处世就像这沙发,严谨中,带着慈和。

“多多啊,这当妻子的呀,也要像这藤条,百折不回,一心向上,并且,永远不离开攀附的大树,同沐春风,共戴夕阳。”

秦多多在心里咀嚼着这番“藤条论”,猜测着,公公的真实意图。

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公公借物训己?

见秦多多瞪圆了她的那双粼遴的大眼,一付思虑国家方针政策的样子,上官云河话锋一转,笑着说:“我也是随感而发,若是不对,多多你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秦多多脱口说,又觉得此话有些犯上,便马上改口奉承:“爸爸说的话,怎么会错呢?您看多了人生百态,见惯了世态炎凉,您说出来的话,就是人生经验,就是生活的精髓。有您老人家在一旁点拨和指点,这是我们晚辈的幸运和福气!我感谢爸爸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有别的什么想法呢?”

上官云河听多了拍马溜须之语,但秦多多的话,他依旧乐呵呵地全盘接受。被外人颂扬称道是一回事,被家人奉承讨好又是一回事。

对老人而言,更看重的是,自己在家人心目中的份量和地位。

因为,再伟大再杰出的人,终有一天回归家庭,与家人相处的时间会更长。

再说,获得他人的恭维较易,得到家人的认可较难。

“多多呀,跟你说话,爸的心情特别舒畅。你这孩子,真的不错,很不错。”

秦多多表面上歉恭依旧,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聒噪:既然不错,而且很不错,那您老人家赶紧言归正传啊。

上官云河呵呵地笑个不停,站起来,坐在了书桌旁,拉开了抽屉

秦多多一眼不眨地望着。

她知道,接下来,公公会从抽屉拿出一串钥匙,一大串有着长长短短扁扁圆圆的钥匙。郑重地交给自己,然后一捋胡须,笑悠悠地说:“多多呀,这是家里所有的钥匙,包括堆着金银珠宝美元英镑人民币的那间屋子的钥匙,今天全交给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上官家的女主人,一切,由你统管!”

当然,那什么金银珠宝美元英镑人民币的屋子,是秦多多临时想像和杜撰出来的,她也不敢肯定,上官家究竟有没有那间屋子。

然后呢,自己“嗖”地一下站起来,双手垂在大腿两侧,两腿并拢,细腰微弯,来个45度的鞠躬便可以,弯到九十度,那样太卑躬屈膝了,自己又不是小日本!

“爸爸放心,我一定会向王熙凤学习,把上官家当作大观园来管理,我会为上官家族的繁荣昌盛而奋斗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多多不知道,最后,自己要不要来这么一段就职演说。

“多多,来,给你。”

秦多多定睛一看,火辣辣的心,顿时有些凉了。

确实是钥匙,但,这肯定不是管家的钥匙。

“爸爸送你一辆车,就停在楼下车库里呢。有了这车,你上哪就比较方便了,”上官云河将车钥匙放在秦多多失望的小手里,“你也不必一定要等少雄回来嘛,你也可以上他的驻地去呀。少雄生性腼腆,当着家人抹不开面,在家外面很可能会放开一些。”

一辆车!

秦多多失望的心里爬过一抹宽慰。

尤其是,公爹的这几句话。

冰冷中,抓到了一株绿莹莹的稻草。

“谢谢爸爸。”

走出公爹的书房时,秦多多暗下决心,要将自己的那套“奉承讨好论”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