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战皇 - 第八百六十二章 狐厣耆之威

看到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自己阵营之中最强的三人就被对方击成重伤,其他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惊骇,这就是宙级的实力么?

再看看失去昙的牵制,独孤霸辰已经从被动完全的变成了主动,他的石刀甚至在其他的几大恶魔的身上留下了道道的伤痕,众人立马明白了叶靖宇的心思。

独孤霸辰是他们阵营当中如今最强的战力,实力甚至远超这七大战将,之所以被七大战将压制,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合围,七种不同属性的能量混合在一起,让他们的力量数倍的增长,这才稳稳的压住独孤霸辰一头。

只要打破了这种平衡,就足以让独孤霸辰反败为胜,只要有独孤霸辰在,哪怕下方有再多的恶魔有算得了什么呢?

境界的差距,可不是数量能够弥补,所有人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可是失去了叶靖宇和梁小可的他们怎可能再次对七大战将形成威胁?

这个时候,狐厣耆已经登上了城墙,他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将叶靖宇等人击成重伤的昙,看到当他重新加入战局之后,独孤霸辰的优势顿时荡然无存,再一次被七人压制。

他的心,紧紧的交集在一起……

这个时候,因为叶靖宇识海被斩碎,不可能瞬间就修复,和他心神相连的旱魃,祝融,天吴等人都是一阵虚弱,特别是旱魃,全力舞动天魔之舞的她已经难以承受那强大恶魔的攻击,而祝融所化的烈焰,和天吴所化的风暴也比刚才小了很多,越来越多恶魔冲过十二天巫灭绝大阵来到了城墙下方。

在洛若风的命令之下,城墙上的战士们已经冲了下去,和这些恶魔交战在一起,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恶魔们已经开始逐渐的占据着上风。

至少,狐厣耆就看到了赤夷貅被七名天级高手围困,哪怕他的**是如此的强大,可是此时依然是伤痕累累,可是他依然苦苦的支撑着。

望着还处于极度昏迷的叶靖宇,望着带着沉重伤势依然在战斗的逆驳,望着全力逼出暗之力的梁小可,狐厣耆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要重创一名宙级高手,不是不可能,当他射出落日九箭的时候,甚至可以威胁到独孤霸辰,可是要射杀一名宙级高手,却是那般艰难,除非……

想到这里,狐厣耆眼中慢慢的露出了决然的神色,自己不需要再犹豫了,一步踏前,踏在城蹲之上,身体弯曲,微微向上,左手持弓,右手拉弦……一股股奔腾的力量不断的在狐厣耆的身上流窜,那是一种不属于他的力量……

“耆……”感受到狐厣耆身上的变化,狐厣梦口中呼道。

“梦,带我好好的照顾主人!”狐厣耆口中淡淡说道,他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天空之中,身影不断流窜的昙。

他的射术惊人,他的眼里更是惊人,也只有他能够通过这肉眼看穿大阵之中昙。

听到狐厣耆的话语,狐厣梦哪里还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她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那些已经扑到城墙下方的恶魔,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两行泪水自她的眼角慢慢的滑落,她手中的那把形似弯刀的月之痕却是不断的射出道道银色的光芒,将所有想要靠近狐厣耆的恶魔射杀。

狐厣耆的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手中的落日弓上,一支黑色的羽箭更是出现在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那支黑色的羽箭,他的眼中一片决然。

大阵之中,一道巨大的虚影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双眸子望着城墙上方的狐厣耆,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正在和独孤霸辰激斗的昙忽然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危机在朝自己靠近,那股莫名的寒意席卷自己的心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下方的那些人类还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么?

还没有明白过来就看到一道黑色的流星朝自己射来,根本不用多想,第一时间收回了对付独孤霸辰的力量,在自己的身前布下了一道黑色光盾。

“轰隆……”一声巨响,那黑色的流星射在了身前的光盾之上,那竟然是一根黑色的羽箭,随着羽箭的破裂,他身前的光盾被震得一阵暗淡,巨大的反震力直接将其震飞出去,紧接着第二道黑色的流星已经射了过来,感应到这黑色羽箭强大威力,昙哪里敢大意,体内的力量不要钱的爆发出来,组成了道道极强的光盾。

只是眨眼的时间,他就在自己的身前布下了足足上万道光盾……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支羽箭的力量起码是刚才的十倍以上,直接将最外围的几道光盾轰得粉碎。

紧接着第三支羽箭,这一只羽箭是第二支的十倍,顿时又有几十道光盾被射破……

紧接着第四支,第五支,第六支……

当第七支羽箭射来的时候,昙身前的光盾已经被彻底的击碎,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惊骇之色,他实在没有想到下方的那个人类竟然有着这么强大的攻击力……

当第八支羽箭射来的时候,昙已经无法再在身前凝聚护盾了,他只能够用自己的双臂朝那羽箭抓去……

“哧……”的一声,昙竟然一把将那羽箭抓住,可是这支羽箭却整个的爆炸开来,这爆炸的威力是如此的巨大,昙的手臂竟然被炸得整个的碎裂开来,刚才还没有复原的手臂再一次被湮灭……

痛苦的嚎叫自昙的口中传出,可是第九支羽箭已经疾驰而来,昙毫不怀疑,就算是一颗星辰也一定会被这支羽箭的力量摧毁,这支羽箭的力量也足以重创自己,想也不想,那把大刀出现在手中,就这么横在了胸前……

“哧……”的一声,那支羽箭毫不留情的射穿了他的刀身,轰在了他的心口,那被诛仙剑和戮仙剑刺伤的伤口还没有彻底的复原,就这么再一次被这支羽箭射中,昙的嘴里发出了痛苦的惨叫。

堂堂宙级高手,恶魔的战将,竟然被伤成这个样子,他也真够凄惨的。

不过,也仅仅是凄惨而已,至少昙还没有死亡,哪怕最后的这一箭在他的胸口洞穿了一个足球大小的血洞,也不足以灭杀他。

他是恶魔,是达到宙级的恶魔,只要意识不灭,就算被轰得四分五裂,也能够慢慢的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