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破”,重在一个“破”字!

改良前的“惊雷破”没有爆破的效果,改良后的“惊雷破”却有着因爆破而造成的强大溅射威能。Www,QuANbEn-XiAoShUo,cOM

和之前的状况一样,当张龙的“惊雷破”打在拖影那所谓的真身上时,拖影的真身其实在瞬间已经转移到旁边的假身上去了。按理说,张龙的这道攻击又要落空了。

但,“惊雷破”的爆破效果,让三个连体的拖影都承受了巨大的伤害。张龙这改良后的自创魂术,恰好克制住了拖影的连体分身术,无论他的真身藏在哪个分身,都躲避不掉“惊雷破”的巨大爆破威能。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巧合。

而张龙龙魂魄印的临时突破,让这种巧合变成了现实。

新“惊雷破”的正式登场,证明张龙的龙魂修为已到达龙一修魂级!

那体内充沛的魂力让肌肉有了膨胀的感觉,全身上下都充斥着呼之欲出的强大力量,张龙自认,就算此时再来两个拖影,他也有信心大战一场。

他内心无比喜悦,不光是战斗的胜利,不光是脱离逆境,而是一种长期处于极端压抑下的情绪突然得到了释放。

新的“惊雷破”,总算能够使用了!

看着远处的拖影,他已如一滩烂泥般倒在地上,身体已不再完整,显然已经阵亡,他一定没有想到,和张龙的一战将会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战。他一定很苦恼,自己连张龙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张龙内心不禁一阵唏嘘,这新的“惊雷破”威力太猛,过于霸道,出招既要性命,以后在战斗中还得多加斟酌。

他默默的看着拖影,诚挚的闭上眼睛。

算是为这个对手默哀。

尽管他心里觉得拖影所犯得罪死有余辜,但他还是不忍就这样转身离去。

霎那间,他内心莫名的升腾起一阵萧瑟。

库加夫、尤麻、拖影……自从来到阿迪兰世界后,他已亲手,审判了十二个罪人,知道名字的,不知道名字的……并且,判处的,都是死刑。

他抬起头,凝视了一眼被乌云遮住半边脸的天使之月,自语道:“希望,我没错。”

看着成为胜利者的张龙,亚瑟和蒂达痴痴的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尤其是蒂达,她那诧异的目光和呈圆形的嘴唇无疑是内心世界最真实的写照。

张龙背对着她,让她只能看到胜利者的背影,她根本不知道此时张龙的心情,她只是在想:“他是深藏不露,还是凭借运气?”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张龙胜了。

胜了就是胜了,她恨不得,立马收回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她对张龙的轻视和侮辱,正以同等的份量变成了自我的尴尬。

恰在她内心无比矛盾之时,张龙转过身,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出乎本能的,她低下头。在这一刻,她竟不敢和张龙对视。这一切张龙看在眼里,一股莫名的快感在他心头升起。

沉静是尴尬的,但蒂达小姐很快找到了泄恨的对象,她向柯尔诺走去,战靴在地面上发出“嚓嚓”的声响。她冷冰冰的看着柯尔诺,抬起执剑的手臂,用剑尖抵着柯尔诺的胸口。

“你的同伴已经死了,你去陪他吧!”

柯尔诺伤的很重,以至于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但他那妖异的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死在你剑下,我开心。”

“死到临头了,还油嘴滑舌。”

“这是我临死前的肺腑之言。能在心爱的人脚下死去,就算变成亡灵也能风流。”

蒂达冷喝道:“可恶,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吗?”

“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柯尔诺昂起头,一双灰色眼睛略带笑意的盯着蒂达,“你让摩西弗莱斯享受过的滋味,也让我尝尝吧!我可不能被他比下去!”

“别以为说这些话我就不会杀你,我蒂达可不是那种会被花言巧语唬住的蠢女人!去死吧——”

蒂达目光一凛,执剑的手臂猛地向前一伸,那圣剑顿时朝柯尔诺的胸口刺去。

可就在蒂达以为手中的圣剑已经没入柯尔诺胸膛时,突然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一阵强烈的无力感。她朝下望去,只见圣剑表面浮现出阵阵黑色的光芒,竟将剑周的白芒所掩盖。

那阵阵黑芒迅速的从剑柄涌向蒂达的手腕,然后在全身蔓延。顷刻间,蒂达周身的白芒和黑芒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终,白芒黯淡,圣女般的蒂达已成为黑暗中的魔女。

她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那萦绕在她身体上的黑芒如闪电般“嗤嗤”炸响,细细乳白色的光芒竟仿佛是被抽出毛孔一样,融入到黑暗之中。

蒂达双手无力,圣剑脱落,在地面上发出“当当”的响声。

一个用剑的战士没有了剑,便已经是输了。

她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诧异的看着柯尔诺,又茫然的环顾四周,惊道:“是……是黑龙草!”

看着蒂达的模样,柯尔诺也同样是惊讶万分。他可不会这种专门对付银龙魂、被称为“银龙魂噩梦”的骨龙魂魂术。

“不错,是黑龙草……”夜空中传来一阵极有磁性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看不起骨龙魂的傲慢女战士,你现在觉得这种滋味如何呢?看着魂力和生命一点点的流失,却无能无力,是不是很难受?”

“那么,你要记住,让你这样难受的,就是我们骨龙魂。”

那道声音已经非常近了,仿佛就在身前。

月光下,已出现了一个新的身影。

众人都朝这道身影望去,借着月光,能看清他的外貌。

他身体裹在一件黑色的长袍里,竖立的衣领遮挡住他半边脸,只露出他那一对看上去阴深深的灰色眼睛。

张龙全身颤抖,瞳孔紧缩。

他用近乎于夸张的愤怒眼神看着这个人,他的心里,在疯狂的呐喊着这个人的名字——

伊德诺!(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