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银月以乌云做面纱,只向世人展现出她的半边脸。WwW、qUAnbEn-xIaosHuo、cOm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月色平日里往往是人们最耐看的。但,红瑟城的人们却觉得今晚的月色,有些阴森。

张龙独自走在红瑟城的一条夜市街上,灯火通明,很热闹,大大小小的小吃铺紧凑的挤在一起。客人们并没有为拥挤而皱眉。品尝口味独到的小吃,感受热闹的气氛,反而让他们的心情极为舒适与放松。

他随手要了几串小吃,是红瑟城的特产烤鱿鱼,价钱虽然不贵,但每一串的数量很少,所以要想一次吃的舒服,花的钱对于贫民来说,差不多是两三天的生活费。

小吃铺的老板见张龙只买几串,提醒道:“我的好先生,还要再来十串吗?你手中的那点,恐怕不会让你满意。”

“不用了。”张龙拒绝了老板的推销,他买这几串小吃并不是要过嘴瘾,只是感受一下夜市的气氛。

他很想融入到这个热闹的人流中,以此来化解在亚瑟皇宫中所遭受的郁闷。

前面过去几个摊位,一对父女映入了他的眼帘。

还没有半人高的小女孩站在摊位前不肯离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铁板上的鱿鱼,“爸爸,我好想吃……”

“好孩子,我们回家,妈妈在家等着我们。”

“爸爸,你说过这个月让我好好吃一顿的。”

男人的表情十分复杂,为难、窘迫、尴尬都写在脸上。他衣衫破旧,裤子上破了几个大口,而小女孩身上的衣服,却都是完完整整的。

生活拮据,这个月还没有赚到额外的开销,男人的家庭是个十足的贫民,他摸着女儿的脑袋,道:“对呀!这个月一定会让你好好吃一顿,但不是现在。”

小女孩嘟起小嘴,“爸爸,你骗人!你骗人!”

男人怕拖坏女儿的胳膊,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准备强行把她带走。“爸爸向你保证,这个月一定会让你大吃一顿!别让妈妈等急了,我们快回家。”

小女孩留下了眼泪,哭泣的抱怨着:“爸爸,你骗人!你是骗子!呜呜!你是骗子——”

张龙偏过头,对刚刚被自己拒绝的老板道:“再给我烤十串……不,二十串,烤二十串!”

老板露出胜利的笑容,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的烤鱿鱼正宗极了,几串是绝对不能满足的!”

张龙朝那对父女一指,“叫你的伙计把他们请过来,这二十串给他们。”

商人般的笑容从老板的脸上消失,他向张龙绽放出亲切的微笑,“你真是一位好先生。”

在父女俩过来之时,张龙和他们擦肩而过,对着梨花带泪的小女孩微微一笑,并没有表明自己这个请客者的身份。

刚才的那一幕,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弦。

他想起了父亲,想起了在自己小的时候,父亲为他所做的一切。

无论生活多么艰苦,父亲都会把能力之内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给他。而自己,或许还在穿着一件十几年的老夹克。

无论父亲身体有多么不好,只要他有要求,父亲就会为自己奔波……为了儿子的面上有光,给朋友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为了儿子的事业,不惜跑到脚底起泡。

父亲是一座山,家是一个国。人,不能没有家啊……

而现在,自己想报答父亲,想为这个家增砖添瓦,却……再也找不到父亲,再也……找不到家了……

穿越了,以前的家没了……

现在,唯一还能让张龙感到家的温暖,就只有茉莉丝那里了。

他眼眶发烫,心里一股气有如烈火般滚滚燃烧。

茉莉,我一定要救你!

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你苏醒!

在这个陌生的阿迪兰世界,你,就是我的家!

“张龙先生,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有爱心的男人,这点倒是让我意外。”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龙转过身,和身着白银铠甲的女战士视线相对。

“每个人都有爱心,这是人性的高尚品质。这个世界,也应该是充满爱的。”

蒂达对张龙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嘴角微微挑动,冷言道:“男人总喜欢打着爱心的幌子,来欺骗善良的女人。”

“蒂达小姐,我一直觉得你对男人有极大的成见。恕我直言,你这样,其实是一种病。”

蒂达眉头一挑,声音中多了丝怒意,那只手也本能的往剑柄上伸去。“你才有病!”

“极端的个性,偏激的见解,都是一种病。”

“那些想寻找郁闷的人,应该多和你说说话!”

“是吗?我从未发觉自己有这么大魔力。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

转身之时,张龙用余光看了一眼正在津津有味吃着鱿鱼的小女孩,内心一暖。

“等等。”

“蒂达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蒂达从腰带里掏出一个古铜色的方形木盒,极不耐烦的递给张龙。

张龙疑惑道:“这是什么?”

蒂达说话的语气也同样不耐烦,“姐姐说了,你除赤血有功,这是亚瑟国对你的赏赐。”

张龙接过木盒,道:“替我感谢殿下。”

“哼!”蒂达冷冷的瞟了张龙一眼,转身离去。

直到蒂达的身影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中,张龙缓缓的打开木盒。木盒里面躺着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张龙把它拿了出来,拧掉瓶盖。

顿时,一股异常美妙的清香涌入张龙的鼻孔,让他原本有些疲惫的大脑陡然间精神了许多。

他握住瓷瓶的手微微颤抖,小心翼翼的把他放进木盒。

他已知道了这份赏赐的名字——

银月清灵!(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