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张龙的眉头舒展了些,雷豹子露出和蔼可亲的慈祥老者笑容,温和的说道:“张龙,我知道你因为操心银月清灵的事,所以修炼自然没那么全神贯注。WWw,QuANbEn-XiAoShUo,cOM你放心,明天就是10月10了,我们再去见一次王后。”

张龙缓缓的收回手掌,萦绕在五指间的魂力徐徐消逝,他立定,望了雷豹子一眼,道:“再去一次?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雷豹子鼓鼓眼睛,“你不用担心,王后真的是个非常惜才的人,而且也够给我面子。至于那天……我说过,是特殊情况,特殊情况!”

雷豹子拍拍张龙的胳膊,“你只见过王后一次,对她并不了解。其实,她是一个蛮辛苦的女人。当然……这些都是皇室的一些事情,现在也不便对你说太多。总之,你的事情不成问题!”

我的确对王后不了解!张龙暗想,他脑海里又浮现出和亚瑟单独在浴室里的情景……那个女人,我究竟是哪里得罪她了?

“皇室的事我也没必要知道,我可不想扯上那么多麻烦。倒是你,看来是站在王后这边的。”

雷豹子有意避开这个话题,“不说这个了!张龙,银月清灵的事你尽管放心,再怎么说,王后也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张龙微笑道:“那就拜托了!”

“哈哈哈——小事!小事!我们之间就不用那么客气了!”雷豹子咧嘴大笑:“我是什么人?大名鼎鼎的雷豹子战龙星大人,谁不给我面子?”

“那是那是……”张龙擦汗,这老家伙又来了。

“古隆大人,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就在雷豹子大笑之时,一道清脆爽朗的声音传进了院子。

雷豹子转过身,看见来人,忙走上去,笑道:“是蒂达小姐啊!”

蒂达朝雷豹子身后的张龙望了一眼,然后对雷豹子微笑道:“古隆大人,我这次来,是带着王后的吩咐来的。”

“喔?殿下有何吩咐?”

“明天,请张龙先生去一趟皇宫。”

闻言,雷豹子微微一愣,转过头朝张龙望去,见张龙一脸的平静,心想他大概在心里发愣吧?

雷豹子朝张龙投向一个胜利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在说:“哼哼!看见没,我就说过,王后一定会给我面子!我雷豹子是什么人?谁不给面子?”

雷豹子热情的对蒂达说道:“好的,蒂达小姐,明天我一定把张龙带到!”

“嗯……古隆大人,王后交代过,明天只召见张龙先生一个人。所以……到时候我会来接他,不必大人亲送……”

就在雷豹子疑惑之时,张龙很随意的说道:“不用了蒂达小姐,我自己认识路,怎么好意思让你来接?”

“这样最好。”蒂达看着张龙,道:“我也没什么兴趣来接你。就在老地方,午时你自己过来吧!”

“带我转告殿下,我一定到。”

“那最好不过。”

蒂达转身离开之时,张龙又道:“希望殿下这次的召见能更愉快。”

蒂达滞住脚步,嘴角微微一抽,若有若无的偷看了雷豹子一眼,然后径直离开了。

张龙相信,蒂达能很好的理解他这句话,并且带给那位美丽的王后。

雷豹子满脸错愣的站在院子里,甚至忘记了和离开的蒂达打招呼,直到张龙走到他身边,在他背后拍了拍,他才回过神来。

“老地方?王后……召见过你?”雷豹子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张龙。

张龙笑笑,“对啊!这都是看大名鼎鼎的雷豹子战龙星大人的面子呢!我真是荣幸之至啊!”

雷豹子的脸色由青变黑,又由黑变白,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大笑,往往是他化解尴尬的最好武器。

……

龙神历788年10月10日,红月如血。

张龙接受了亚瑟王后的第二次召见。地点,还是在被亚瑟当作办公室的寝宫。

这一次,蒂达还是没有跟进来。只不过,亚瑟并不是出现在浴室里了。男人的劣根性让张龙觉得,这或许会是种遗憾……

张龙非常礼貌的和亚瑟打招呼,和她保持适当的距离,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他发现,今天的亚瑟望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

“张龙先生,消灭赤血盗贼团的英雄,我该敬你一杯。”亚瑟端起手边的高脚杯,向张龙示意。

张龙用略带笑意的声音说道:“殿下,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称呼我。”

“在事情没有被完全证实的时候,我不会赐予任何人恩惠,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惩罚。”

“这么说,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是的!如古隆大人所说,在消灭赤血这个任务中,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亚瑟国不会埋没人才,张龙先生,你该得到国家的赏赐!”

这女人的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在玩什么花样?张龙心里对亚瑟是不太信任的,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

“不敢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殿下对我一直存在着误会。”

亚瑟微微一笑,红唇在杯边轻轻一抿,含笑道:“既然是误会,那就让他过去吧!张龙先生,听蒂达说,你正在跟古隆大人学习魂术。怪不得!名师出高徒!”

张龙刚想解释,却还是止住了嘴,他觉得不该在亚瑟面前折雷豹子的面子。

亚瑟接着道:“古隆大人是亚瑟国第一高手,他的雷拳在整个亚迪斯大陆上都是赫赫有名,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想拜他做老师,但他都看不上眼。可他却看得上你……”

亚瑟用妩媚的目光朝张龙望去,接着道:“由此可见,张龙先生的天赋可见一斑啊!”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张龙想。

张龙坦然的迎着亚瑟的目光,他在亚瑟面前强势过一次,就绝对不能服软,他要时刻保持这种较高的格调。尽管她是王后,是独一无二的。但我张龙,同样也是独一无二的!

只不过,张龙感觉到,无论亚瑟有多么热情、随和,眼神妩媚,但总有一股子高傲的气息从她身上释放出来。

“张龙先生,我是个赏罚分明的人,你说,你需要怎样的赏赐?”

“什么都行吗?”张龙疑问道。

“当然!以你立下的功勋,财富、官职,都可以给你。”亚瑟的笑容有些诡异,她脑海里浮现的画面让她全身有些发热。

她喉咙有些干燥,心里在想,就算是要人,也是可以的……

然而张龙的神色却严肃起来,身子微微向前倾,道:“殿下,你这里可有银月清灵这种魂药?”

没想到张龙会这样一问,亚瑟点头道:“是有一瓶。”

张龙心里一喜,道:“我就要它!”

“就要它?”亚瑟追问着,她没注意到,此时的她就像是在抢着给别人赏赐,“财富,官职,只要你想,都是可以提出来的!”

【收藏】本书,方便于下一次阅读。

如果觉得好,请投推荐票给本书,这是对新人莫大的鼓励!(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