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雷豹子因公事一大早就出去了,张龙来后没找到他,就独自在院子里修炼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尤丽丝为了帮助张龙,则在外面寻找着有关伊德诺和治疗永眠术的相关信息。

红瑟城的信息量太小,尤丽丝并没有什么收获。

丹瑟老妇人去世后,尤丽丝睡在了她的“房间”,张龙则睡在了尤丽丝的**。两人现在吃住都在一起,关系已发展的非常密切。

夜里,张龙会和尤丽丝一直在星空下聊天。临睡前,他会为尤丽丝说一些在地球上流行的故事。

尤丽丝觉得张龙是一个极为有内涵的人,他说的那样故事,不但新颖,而且有深度,简直可以卖给一些剧团做剧本了。

只是尤丽丝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每每想起那天张龙提她取出屁股上的短箭,她就会浑身发烫,脸上火辣辣烧得厉害,心脏怦怦怦跳个不停。

冥冥中,她已经把张龙当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奶奶去世后,也只有他对我好了吧?他是真心对我好的,我看的出来。”尤丽丝默默的告诉自己,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沙沙——

四周的树枝不停的晃动,正因为研究“惊雷破”进一步的改良方法而入迷的时候,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将张龙从专注中拉了回来。

“挺勤奋。不过,看上去很笨拙。”

张龙偏过头,朝说话的人望去,他微微一愣,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昨天一直站在亚瑟身后的女人。

“是你?”

“我叫蒂达.安玫,我有名字的,张龙先生。”

张龙挺起胸脯,小步朝蒂达走了过去,微笑道:“失礼了。蒂达小姐,你好。”

蒂达冷漠的说道:“王后召见你,请随我来吧!”

王后召见我?昨天不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吗?今天怎么就要召见我了?

张龙试探性的说道:“古隆大人不在家。”

“王后只召见你,没说召见古隆大人。”

张龙更觉得怪异了,他靠近蒂达,轻声道:“蒂达小姐,昨天你那犀利的目光,可让我一整夜都没睡安稳。”

蒂达冷冰冰的说道:“我的目光只会让堕落黑暗的人感到畏惧。依我现在的观察,张龙先生你还没有到那一步。”他破天荒的露出笑容,不过,是冷笑,“如果不敢来的话,我不强求,大不了给王后带去一个胆小鬼的拒绝。”

“谁说我不去敢去?走吧!”张龙擦过蒂达的肩膀,走在前面。

蒂达冷冷一笑,自语道:“男人,都是好面子的。”

“我当然要去!为了银月清灵,也为了那个忽视自己的女人的真正目的。”张龙想。

……

已是傍晚,红月如同盛满鲜血的圆盘,圆盘倾斜,将大地染成一片猩红的血色。隔着云层,能看见那一抹圆形的鲜红在慢慢隐去。

一个白昼,即将谢幕。

在蒂达的引领下,张龙来到了亚瑟的寝宫前。那是一座外型极为独特的宫殿。和四周那方方正正的房子不同,亚瑟的宫殿墙壁呈曲线伸展,墙壁外城都铺上了红砖,十分艳丽、惹眼。

这并不是她掌权后为自己谋的私利,而是扎斯.弗利亚还在世时,为心爱的女人所专门修建的寝宫。可见,国王对王后有多么的宠爱。

张龙朝寝宫遥望过去,在寝宫外,围着一圈身着铠甲的女人,她们每个人腰间都系着佩剑,背对着寝宫,和寝宫保持约十米的距离,护卫着寝宫的安全。她们个个颇具姿色,穿上铠甲后虽不如蒂达.安玫飒爽英姿,但也是美丽中透着一股威严,无形中成为了皇宫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张龙看出了端倪,道:“这里是王后殿下的寝宫?”

“嗯。”蒂达点点头。

“王后在这里召见我?”

“是的。请进吧!王后只召见你一个人,我就不过去了。”蒂达右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左手向张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昨天召见的时候,这个女人不是就站在王后的身后,毫不避讳的听着王后和雷豹子谈话吗?今天怎么了,究竟玩什么花样?

张龙心里疑惑,但蒂达的眼神就那样紧紧的盯着他,让他不得不转过身从容的向寝宫走去。

蒂达的眼神凛冽也就罢了,但偏偏是那种略带嘲笑的讥讽,仿佛认为张龙因害怕而不敢去似得。

从小到大,张龙最讨厌被女人看不起,他可受不了这种眼神的折磨。

站在门边,张龙道:“王后殿下,我是张龙。”

“进来吧!”没错,里面的确是亚瑟的声音。

张龙提了提衣领,深深吸了口气,推开并没有关紧的门,小步走了进去。

室内,依然是那种别具风情的女人味风格,只会比室外的装饰更加精致华丽。那一幅幅极具自我个性的壁画,那颜色搭配的极为巧妙的窗帘和床幄,都显示出了主人独到的生活品味。

在房间内扫了一眼,并没有看见亚瑟的身影。

不远处,有两间卧室,有一条长廊,正在张龙思索间,从中间的卧室里传来了王后的声音。

“张龙先生,进来吧!”

亚瑟的声音很随和,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样,这倒是让张龙心里挺舒服。

卧室门半敞着,张龙轻轻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王后殿下,向你致……”

刚刚学会的问候礼仪还没说完,张龙便傻眼了。

在他走进卧室的一霎那,眼前三米外一层薄薄的粉红色纱帐忽然落下,纱帐后那曼妙的女人身影就这样呈现在张龙眼前。

她秀发随意的向后披散着,发梢处湿漉漉的,在白色的浴巾上创造出一滩水迹。她全身就裹着一块浴巾,包住饱满的胸脯和挺翘的臀,但那修长**的双腿暴露在淡淡的水雾中,看得张龙在瞬间心驰神往。

浴巾或许是太小了,又或许是匆忙穿上的缘故,那饱满的酥胸至少露出了一半,而刚好罩住臀部的浴巾底端,也仿佛能窥见乍泄的春光。

滴滴水珠顺着女人白皙的肌肤滑落,仿佛温柔的手指,挑逗的抚摸着那充满诱惑力的身体。

最后,张龙的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这如出水芙蓉般的女人,竟是王后!

张龙走进的,竟是王后的浴室!

亚瑟左手抓住浴巾的**处,右手捂住暴露的有些过分的胸部,用恼怒的目光看着张龙,说话的语气从开始的随和变成了严厉的责备。“张龙,你好大胆!偷看我洗澡,你知道这是死罪吗?”

张龙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看着张龙那呆滞的模样,亚瑟心头大为痛快,玩弄男人,本来就是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种乐趣。尤其,是这个不把她当回事的男人。不过,刚才手有点滑,浴巾没有把身体包裹好,胸部露的多了点,让他的眼睛多占了点便宜,真是可恶。

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获得更多的快乐,只要能享受到他那手足无措的样子,让他多饱点眼福也没什么关系。

哼哼!愚蠢的男人,玩得过我吗?

“殿下,是你叫我进来的。”一阵呆滞后,张龙说着,他的声音十分平静。

亚瑟冷笑道:“有吗?我明明叫你在外面等候,你却闯了进来,你胆子真不小!”

张龙面色一沉,直截了当的说道:“原来你果然在针对我。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但我想问问,您究竟想怎么样?”

亚瑟向张龙走过去,用阴阴的笑容打量着他,最后十分享受的坐在浴室的藤椅上,向张龙伸出一只脚,嘴角一弯,道:“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不然,我只要大叫一声,你的人生就将到此结束。”

“哼哼……猥亵,或者企图强暴王后,这样的罪名,会让你得到怎样的惩罚呢?真是想想就全身发麻啊!”

亚瑟晃动着光滑的脚,“快点,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我,还是很仁慈的。”

张龙抬起头,望向亚瑟的眼神突然变得极为犀利,亚瑟发现,在那犀利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妖异的利芒。

突然间,她心跳莫名的加快。

然后,她看见张龙扑了上来。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应该把企图这个词删除,我很想知道,强暴王后会得到怎样的惩罚呢?”

“真是想想,就觉得全身热血沸腾啊!”

书评区还能加很多精华,想要精华的朋友都去书评区留言吧,统统加精!

另外,砸点票来吧……(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