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无聊透顶!”

“不会的。wwW,QUanbEn-xIAoShUo,cOm当一个男人能够让你获得快乐时,你会觉得这不再是无聊,而是享受。”

蒂达一脸冷漠,“男人,我可对他们没兴趣。”

亚瑟讪笑道:“谁要你有兴趣呢?你可以把他们当成是一群惹你发笑的猴子,也可以当成是被你放在鱼缸中的金鱼,你只需要看着他们,从他们身上获得快乐,而不是有什么……兴趣。”

“好吧!我亲爱的姐姐!”蒂达白了亚瑟一眼,“我想,我永远不会明白你是怎样想的。”

“走,我们快进去,去看猴子和金鱼。”

和蒂达想象的那样,这里和上层人士的高档酒会不同。食物算不上鲜美,但量却很多。一些名酒也只是贴上了显示价值的标签,并不是真正有悠久的年份。招待员脸上的笑容并不亲切,完全是那种职业化的僵硬,会上的客人们说话粗声粗气,完全不会考虑到自己的言行举止是否得体,又或者会打扰到别人。

“真是粗俗之极!我发誓我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蒂达抱怨。

“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享受,我们该用平静的心情来对待,不然无法体会到真正的快乐。”亚瑟安慰妹妹。

老练的亚瑟很快融入到这种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气氛中,她先是寻找那些容易亲近的女士,和她们谈论着她们那个层次的话题。然而若有若无的和射过来的眼神交流,她发现,自己的打扮虽然已经足够平凡,而且还尽量表现出一种小女人的笨拙,但依然带给那些男人们无穷的魅力。

她似乎忘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她那双极具魔力的眼睛,是无法将其打扮平凡的。

渐渐的,亚瑟无形中成为了男人们视线的焦点,许多男人们在远处议论纷纷,用看猎物般的眼神看着亚瑟,嘴上用戏谑的语气劝着身边的男人主动出击,心里却已勾勒出了一幅自己和猎物在**翻滚缠绵的画卷。

感受着道道目光的炙热,亚瑟十分有技巧的在人群中搜寻。她很享受男人们那种想吃掉自己的眼神,每一道充满**的目光,都会让她获得些许快乐。

蒂达因受不了从她身上反弹出来的目光,独自一人站在角落,喝着酒,默默的保护着姐姐。当然,蒂达的姿色虽然比不上姐姐,但对男人也有不小的吸引力。

只不过,那些上去搭讪的男人们,没有一个怀着好心情离开。

“把我惹烦了,我不在乎让剑脏点。”蒂达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每一个人。

她浅浅抿了一口酒,忽然看见视线里的姐姐,竟然微微皱眉。

姐姐不是很开心吗?为什么要皱眉呢?

的确,正在获得快乐的亚瑟是不应该皱眉的,但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竟看见了一道让自己诧异的目光。

那道目光,先是落在自己身旁,然后和很随意的扫了自己一眼,再毫无留恋的望向了别处。

亚瑟见到过无数男人的眼神,她知道,那不是紧张!那不是在偷看自己!那是完完全全的无视!

那个男人,在望向自己的眼睛后,眼神居然没有任何波动!

可恶,太可恶了!

亚瑟觉得,这是对自己魅力的侮辱。

她破天荒的对一个男人多看了几眼,将这个无视他的男人打量了一番。长得不算很帅,身体也是一般般的魁梧,但那一双深邃而坚毅的黑色眼睛,却让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潇洒而富有朝气。

她甚至有股想和这个男人主动交谈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如果自己先泄气,那游戏就不好玩了。

她有意的向那男人的位置走近了一些,侧着耳朵倾听,发现他正在向身边的人询问打听着什么,内容中不停的出现“催眠术,沉睡,魂药等等词语。”

“看来这是个被急切的俗世缠身的男人,怪不得他没被我吸引了,一定是没看清我。”亚瑟想。

于是,她在男人眼前左右晃动,男人的目光也在她身上多扫了几眼,但眼神还是那样的平淡,连一个微笑都没有献出。

也……没有哪怕一秒的停留。

亚瑟怒了。

这个可恶的路人甲,居然对我无视!

“美丽的小姐,一个人吗?”恰在此时,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端着一杯红酒,用亲切的笑容和亚瑟交谈。

年轻人长得很帅,白白净净的脸上没有任何斑点,眉宇间英气十足,想必仅凭这张脸,也迷倒过不少女人。

“看,应该这样,才算是绅士!”亚瑟瞥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转过头,对这个前来搭讪的年轻人微笑道:“是的。父亲刚好出去进货,我可以偷偷跑出来玩一玩。”

亚瑟表现出了足够的调皮。

毫无心机的女孩子,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给透出来了。年轻男人心里想着,嘴上却道:“赤血没有了,属于红瑟城商人们的春天到了,我祝贺你的父亲。”同时他想到,今晚的猎物,或许会是一只纯洁的小羊羔。

“谢谢!你真是一位绅士。”亚瑟友好的说着,极大鼓舞了年轻男人的自信。

“我叫迦尔乔斯,是这间酒店的主管。”年轻男人伸出手,言语里充满了骄傲。在亚瑟和蒂达眼里,“银鹅”大酒店算不上高档地方,但在红瑟城普通平民眼中,能够在“银鹅”请客吃饭或消费一次,都是值得骄傲的地方。

迦尔乔斯自然不会用王后的心态去审视自己的身份,在他的心里,眼前这个普通商人的子女一定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十分惊讶吧!

“银鹅”大酒店的主管,可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不是那些普通的商人能够比拟的。

然而,亚瑟的表现也让他获得了极大的虚荣。“啊!你是这里的主管!你这么年轻……真是了不起啊!”

但亚瑟并未伸出手,只是举起酒杯。

明明表现的很惊喜,但骨子里却有种矜持,这种女孩不错!迦尔乔斯的目光更加贪婪了,他甚至发觉自己的裤子突然间有些紧了。(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