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营里的暴室是设立在地牢里德。除了那道铁门与墙壁外,就只剩下那冰冷的地面。暴室里照不到一丝的阳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死静是暴室给人的唯一感觉。黑暗的恐惧,死静的孤独感是所有女奴恐惧的原因。

十四带着疑惑地目光望着自己仍然可以看得清楚的手:为何她在这个如此黑暗的暴室里仍然可以看清楚?为何她方才能摔倒身形比自己大一倍的李辛?

十四轻靠着背后的墙壁,茫然地盯着暴室的顶上:她到底是谁啊?真是那个女奴十四吗?

带着疑惑,十四不自觉地靠着墙壁睡过去了。

“呀-----”的一声开门,惊醒了沉睡中的十四。刺目的光线让呆在黑暗中的她一时适应不了,抬手挡在眼前,遮去了大部分阳光。

“十四,出来了!”两个官兵不客气地上前,钳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十四就走。

给人拖着的十四只能跟着走。

她被人逮到了一辆简陋的马车上。车内正坐着李辛。

李辛一个摆手,那两个士兵马上下车,顺带关上门。

十四带着防备地望着李辛,毕竟,她昨天如此对待他,不知道暴躁的他会如何报复她?

“十四,你昨天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李辛指着摆放在马车内的小茶几上的食物道。

望了一眼那些正飘荡着香味,一天未进食的饥饿感马上涌现。用尽全副精力,她才能将视线从那些食物中转移,墨绿色的眼眸带着戒备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李辛叹了口气道:“放心,我并没有下毒。”说着,他就亲自试吃了一下。

十四见李辛都吃了,也就不在防备了,连忙蹲下,狼吞虎咽地横扫那些食物。

终于,自感已经吃饱的十四在喝了一口茶后,抬首,直盯着李辛,轻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就要去兽场了。”至少让她能做个饱死鬼。

“兽场?!”墨绿色的眼眸中闪烁着疑惑。

李辛并没有解释,直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十四见状,也没有多问,只是闭目养神。

李辛这才转首同情地望着那即将成为狮子盘中餐的女人。

兽场是云州的现任州长霍敛特地建造的。目的是为了能让人欣赏百兽争夺的场面。当让,要见兽场除了需要身份外,更需要交纳一笔金额不小的入场费。

兽场采取了阅兵场的格局:下面一个大圆台,上面则是观众席。此刻的观众正坐满了人。大家对于今日举行的人兽争斗的表演可是好奇得很。

坐在那个宽敞的贵宾席位的霍敛扫了一向四周满坐的场面,对着那坐在腿上的男人点头道:“于菲,你做的不错。”

于菲因为霍敛的称赞而心花怒放:太好了,大人称赞他了。想不到一个区区女奴,居然能得到大人的称赞。

霍敛并没有注意到身上男人的欢喜,反而将注意力放在那些观众身上:如果以后每天都有这么多人来观看的话,他的军费就有早落了。他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满足那些私下里招募的士兵。他不要再这个苦寒之地呆上一辈子。蓝眸中极快地闪过野心。

“出来了!出来了!。。。。”随着惊呼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缓缓升起的拦门。

一身简陋粗布的十四茫然地进入这个宽阔的场地。

本以为会见到一个勇士跟百兽之王搏斗的观众皆楞住了。

十四仍就茫然地望着四周那黑压压的人们,不知道这些人为何在这里。

“吼。。。。”的一声吼声,令她身体不自觉地一寒,立刻转首。望着那从升起的另一个拦门里出来的狮子,她的脸不自觉地刷白。恐惧马上升起。

那狮子的体型足足有一般成*人三倍的大小;四肢粗壮地足足是人大腿的两倍‘扑杀的利器——嘴此刻只是半开,露出了那一排锋利的牙齿,不时地发出轻吼声。

观众见了那身形庞大的狮子,以及对比之下只显得瘦弱的女人,只觉得无趣。但是,他们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钱进来,总要看看完,就按耐住性子观看。

狮子轻迈着脚步,缓慢地绕着十四走了一圈,仿佛在估计这个猎物到底好不好吃,有多少放抗力一般。

感到那带着猎杀气息的巨狮,十四的脸色已经因为死亡的恐惧而刷白。

“吼。。。”被饿了一天的狮子再也按耐不住飞扑而去。

观众见那个女人一下子就被狮子给扑倒,眼到就要一口被咬死,更是觉得无趣至极。这么快就完了。但是,他们很快发现那狮子不知道为何迟迟没有将那血盆大嘴给咬下。

被扑到的十四本能地将双手按在狮子地前肩上,死死地撑住。虽然这样,狮子无法咬到她。但是狮爪已经未入她的肩头,鲜红的血开始染红了那件破旧的衣服。

她不能就这样死去。她不能死。

在生死之间,什么都可以化为武器。脑中不知为何会闪过这一句话。

黑绿色的眼眸中闪过精光。她右手忽然一缩,以手肘为器,用力朝那以为猎物终于放弃抵抗任命,压下来的狮脸顶去。

“吼。。。”伴随着痛苦的吼叫声,狮子立刻跳开。

观众还在奇怪狮子为何会跳开时,入眼狮子那紧闭,泛血的右眼,终于知道原因了。众人本来缺缺的性质马上被掉起来,将目光专注地投放于场内:想不到这个看似瘦弱的女人居然能逼退一只狮子。

霍敛本来也是无趣的蓝眸此刻也充满了兴致望着那肩头泛血,一脸警惕地盯着狮子的女人:有趣,真是有趣、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有趣的女人。

十四此刻的心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墨绿色的眼中只有那正用没有受伤的左眼死盯着自己,准备再一次发动攻击的狮子。

眼眸的余光开始四处搜索着可以化为武器的东西。她需要锋利如刀的东西,给狮子致命一击。但是那宽大的台上除了放置在台中央的插旗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呢?什么东西可以替代呢?飞扫的余光正好落在那被风吹动的红旗。那串着红旗的木棍是尖的。

墨绿色的眼中闪烁着兴奋。她面向狮子,快步后退红旗动,而后右手化掌,用力的劈那个旗竿。将那半截大约二十二公分的旗竿紧握在双手,对着一直犹豫的狮子。

众人皆呆楞地望着那个用旗竿对着狮子的女人:Z合格女人该不会用那钝的连厚布都刺不穿的旗竿对付狮子吧!红人皆认为这个女人因为是被狮子给吓糊涂了。

霍敛则用那双蓝眸直盯着那个浑身散发淡定的女人。

“吼。。。。”终于耐心用光的狮子再次发动攻击,扑向十四。

十四此刻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很平静,很平静。她发现自己居然能清晰看到狮子的动作,那动作非常缓慢,缓慢到她可以看清楚狮子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只要速度够快,只要对得准,即使是最钝得刀也能杀人。脑中不知为何回荡着这句话。

眼看在狮子那锋利的右爪就要抓向十四的头时,十四忽然急速一蹲,避开了那攻击,而后右手用力而急速地朝狮子的心口部分刺去。

“吼。。。”的一声巨吼,胸口插着断竿的狮子跌落在地上,浑身抽搐,而后再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了。

四周忽然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十四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很急速。空白的大脑里至今而就回荡着一句话:

“每个生物都有致命的弱点,找到弱点,即使再钝的刀只要对着弱点,就能一击必命!”

“好也!”不知道谁先叫了一声,呼好声开始此起彼伏:“好也!好也。。。。”

那激烈的欢呼声终于唤回了十四的神志。抬首望着那一张又一张兴奋的脸孔,身体自发地开始做着动作:右手伸在身前,微弯腰朝着那些人行礼。等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虽然有吃惊,但是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霍敛的蓝眸中闪烁着精光: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啊!淡定、勇敢、果决、自信。这些只有真正的武者身上才有的特征却在这个女人身上出现。

大手一摆,身旁一直立着的士兵马上靠上前去。

“去把那个女人带到府里。”霍敛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十四,下令道。

“是!”那士兵领命离开。

一直将视线落在霍敛身上的于菲因为那双蓝眸里德精光而泛起了不安。他轻声道:“大人,我帮您找的受孕女已经找到。今晚要不要。。。。”

“不用了!”霍敛冷声拒绝道。

他在见到那自信的身影被带下去吼,伸手推开腿上的于菲,道:“我有事要先回去了!”说完,他毫不留恋地离开。

被推落下地的于菲那张阴媚的脸孔闪烁着阴鹜盯着那正洋溢着自信的十四。

云州的周府并不奢华,相反地显得朴素。那简朴的布局,让一路带着十四只是冷冷地打量着四周的事物。

她被人带到了一个书房里,那个带领她的仆人就离开了。

单独站立书房里德十四无聊地打量着这个书房的格局:这个书房非常地简朴,没有什么奢华的布置,有的只是那摆满书的书架以及那几张书桌椅。

她知道这里是州长大人的书房,虽然也奇怪为何那个州长大人会派人将自己带到这里,但是既然没有人肯给自己的答案,她就收起了好奇等待着别人来解答。

迈步无趣的脚步,走到了书架前,视线开始在那些书本前乱扫。望了那些儒家典故的书,她只觉得无趣,将那些书籍给重新推回到架上。

“咚。。。”的一声,书架上一本书掉了下来,从书页里面掉出一张图纸,本来打算将书给拣起来的十四被那张图纸上展开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张行军的布阵图。

十四不自觉地拿起那布阵图,墨绿色的眼眸直盯着那张布阵图。

奇怪,她觉得这个图有问题,不应该是如此的。

十四不自觉地移到了书桌前,自然地拿起放置在书上的毛笔,开始在那张布阵图上改起来。

回到书房的霍敛正好看到这一幕。望着那本自己费尽心思得到的行军布阵图正被一个女奴给乱涂乱改,一脸怒气地冲上去,夺回那本行军布阵图,怒道:“你在干什么?”

十四有点错愕地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身型真的很高。她的身高在女奴里已经算高了。但是,她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居然是到他的肩膀。视线掉高,发现这个男人的长相偏粗犷,并不俊美,但是,那双蓝眸不知道为何会让她有熟悉的感觉。

她不自觉地伸手想要去碰触那双蓝眸。

“你想干什么?”霍敛的脸上盛满了愤怒。区区一个女奴不仅破坏他的行军布阵图,居然胆敢碰他。

右手腕传来的疼痛令十四本能地挥动左拳,欲逼退霍敛。

但是左拳却被一个大掌牢牢地扣住。她想要抽回自己的左手,却不能动弹分毫。十四清晰地感到身前这个男人的恐怖。他仿佛一座坚固的铜墙,让人无从下手。而她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显得那样的渺小,渺小到这个男人只要一动手,就有可能打死自己。正如此这个男人正加大了手劲,仿佛要折段自己的手腕一般。

霍敛见十四的脸色苍白,疼的额头直冒冷汗,却又固执地不出声求饶,不仅有点佩服她的忍耐力。毕竟,他的手劲即使是军营里最勇猛的将士都可能受伤了。终于,霍敛在十四感觉快要痛晕时,放开了她。

十四连忙将已经疼得颤抖的手被放到身后,墨绿色的眼眸带着防备地盯着霍敛。她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霍敛不再看十四,而后将目光调向了那被涂改的行军布阵图。他的视线在接触到布阵图后,就再也移不开了。他吃惊地发现这个涂改过的行军布阵图跟以前那张相比,不仅提高了战斗力与协调力,布阵的稳定性更高了。

“你。。。”霍链抬首,蓝眸直盯着十四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不仅看得懂行军布阵图,居然还懂得修改。这可是一般的将领都不可能具有的才能,一个女奴不可能具有如此的才能的。

蓝眸闪过精光,高大的身躯一闪,已经到了十四跟前,大手不客气地扣住十四的喉咙,冷声道:“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到这里的?”

脖间传来的压力令她只觉得空气变地稀薄,呼吸非常困难。她的双手本能地扣住那只擒住她喉咙的大手,想要将它拿到。但是,她却发现不管她如何用力,却无法移动分毫,反而那只巨手却加紧了压迫。她感觉万分的痛苦,无法呼吸。

“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蓝眸中闪烁着杀机。他决不能留一个奸细。

好痛苦啊!她要死了吗?不,她还不能死。不能死。

墨绿色的眼眸中闪过精光,她的手开始放弃去做无谓地挣脱,右手掌笔直而快速地朝他的心脏处直击。

一股身为武者的本能令他马上放开了十四,后退到两米之外。蓝眸带着疑惑与懊恼望着那跌坐在地上,急喘息的十四:他刚才在害怕什么。区区一个女奴,一个连内功都没有的女奴,他在害怕什么。

十四艰难地站起身,迷茫而有痛苦地面对霍敛喊道:“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我真的是女奴十四吗?”

望着那茫然的黝黑脸孔,霍敛的眼中闪烁着精光:他在来到之前,曾经派人查过这个女人的来历,得到的资料却是并没有可疑。只是,他此刻却清楚地断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原来那个女奴。一个女奴绝对不可能搏击一头巨狮,一个女奴绝对不可能有如此的胆识与气魄,一个女奴绝对不可能看得懂行军布阵图,还懂得修改。那茫然的表情不像是假装的。而且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奸细的话,应该懂得最起码的掩藏自己,不会冒然做出修改行军布阵图这个暴露身份的举动。

视线落在那张被她修改过的行军布阵图,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将才。不知把她放到军营里会怎么样呢?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确认一件事,这个女人到底是真的失去记忆,还是假装的。

巨大的身影一闪,出现在十四身后,等十四反应过来,想要逼开那看下来的手臂时,已经太迟了。她跌入了黑暗中。

大手抱住昏厥的十四,霍敛的脸上闪烁着复杂:这个女人还真是谜一样,在他的认识里,女人从来都是胆小怯弱了,除了孕育孩子之外,就没有其他用途了。但是,这个女人却颠覆了他以前所有对女人的认识。原来女人也可以如此的勇敢,如此的果决,如此的傲然,如此的。。。让人一不开眼。

收起了复杂的心思,霍敛大声对房外的仆人喊到:“去请陈大夫!”

“是!”远处传来仆人的应答声。

霍敛轻叹道:“希望你不是假装的!”

偌大的书房里回荡那清幽的叹息声。

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