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里闪烁着动容的光芒,英气的脸孔洋溢着自信与骄傲的光彩:这就是她一手培养起来的亲卫队。

傅云杰从怀中抽出一条红手帕,手用力一抖,只见那手帕顷刻间就成为了一面红旗。而后,她开始高举起红旗,有规律地挥动着。

随着红旗的挥动,那些在参拜台上的亲卫队开始很有秩序地驱赶着文武百官朝中间聚集。很快,偌大的参拜台上除了中间的一部分挤满了人,其他的地方都空闲下来。

收起那把红旗,她慢条斯理地再从怀中掏出信号筒,转首,对着暗帝道:“暗帝,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前朝遗留的宝藏里的所谓利器到底是什么吗?”

暗帝的脸上闪烁着激动,但是他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站在祭祀桌上的红色身影。

“今天我就让你看清楚那所谓利器到底是什么?”傅云杰高举起手,对着天空发射信号筒。

“咻——”的一声,信号在半空中飞窜。

红色的身影一个飞身,飘落在一直被点穴的范阳澈色身边。她一个伸手将他被封的穴道解开。

终于能行动的范阳澈大手一伸,将她揽入怀中,来表达自己方才的紧张与担忧。他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却被一声巨响打断。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而后一阵地动山摇,让人的脚步都站不稳。

待众人能站稳脚时,他们纷纷朝那发出巨响的参拜台上网球,只见那坚固如铁的高墙已经出现一个足以容五人出入的裂口。这个裂口打通了参拜台与参天台的通道。

所有的人都呆愣在那里,吃惊地望着那偌大的裂口:这绝非人力可以做到的!这简直是神才有方法办到的!而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已经离开范阳澈怀抱,傲然站立的傅云杰。

亲卫兵望向傅云杰的眼中充满了自豪,为自己能拥有如此超凡的将军而自豪。

百官望向傅云杰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对制造人力所无法办到破坏的傅云杰的畏惧。

暗帝望向傅云杰的眼中充满了阴沉与势在必得。他一定要得到如此的利器。

范阳澈望向傅云杰的眼中充满了担忧,担忧掌握着如此利器的她会被暗帝所不容。

傅云杰此刻的心情却是非常的复杂:一方面,她是非常的骄傲的,为火药带来的惊人力量而骄傲;另一方面,她又非常的担忧,担忧将火药的力量提前到到这个世界,改变了这个世界原有的战斗力格局。

所有人的心思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很快被纷涌而上参天台上的亲卫兵所打断。

亲卫兵们非常有规律地朝将暗敌给包围起来。森冷的兵器直指中央的暗帝。

转首给身旁的范阳澈一个放心的笑容后,她提气,一个飞身,轻巧地飘落在那包围场内。英气的脸孔洋溢着傲然,红唇边挂起了冷笑:“暗帝,你输了!”

暗帝忽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

众人皆以为暗帝因为穷途末路而变得疯狂了。

但是那笑声不知为何点燃起她内心的不安,同样也点燃起了范阳澈内心的不安。

终于,暗帝停止了笑声,唇边勾起了讥讽:“傅云杰,你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将才。可惜啊,真可惜!如果你再狠决点,那么这天下都有可能成为你的囊中之物。”

话音刚落,“咚——”的一声,一个亲卫兵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地上,手中的利器随之掉落在地上。

“咚咚咚——”很快越来越多的亲卫兵也跟着虚软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中毒了?望着参拜台上越来越多的人跌坐在地上,明眸里闪烁着心惊:暗帝到底什么时候下的毒?在这宽阔的空间,怎么能下毒成功?那个下毒的源头在哪里,在哪里?她焦急地寻找着。

一阵无力感袭来,她内心的心惊更厉害!用尽内力,她压住了毒性。

暗帝望着那已然出现虚软的傅云杰,冷笑道:“傅云杰,不要再做无谓的抗拒了!软骨香的药性可是非常强烈的,但凡有武功者,粘上都无法站立的。”

在哪里?在哪里?那个散发着软骨香的源头到底在哪里?望着四周纷纷倒下的亲卫兵,那仿佛以自己为中心的倾倒趋势:明眸里闪烁着吃惊。她立刻低下身,望着系挂腰间的香囊:这是秀儿连夜赶制,今早送给她的礼物。为何秀儿会……?压下内心的疑惑,纤手一伸,扯下那个香囊,然后用力地朝参天台下扔去。鲜红色的香囊飘落到参天山下。

“已经太迟了!最后胜利的人还是本帝。哈哈——”难隐内心的得意,暗帝大笑出声。

随着那放肆的笑声响起,另外一道本来关闭的铁门被打开,无数暗卫纷涌而来,将整个参天台给包围。

局势开始一面倒!

英气的脸孔瞬间刷白,冷汗开始急速冒出:如果瓮中鳖的局势,她要如何突破呢?

“恭喜暗帝陛下!”场中唯一因为没有武功而没有中毒的范阳澈忽然开口道。

身着新郎服的范阳澈踩着淡漠的脚步走向了暗帝。他仿佛并没有见到那忽然刷白的英气脸孔上的难以置信。终于,那飘逸的身影走到暗帝身前跪下:“暗阁护法范阳澈拜见暗帝陛下!”

暗帝眼中带着疑惑地望着脚边跪倒之人,怀疑地道:“范阳澈,你……”

范阳澈站起身,淡漠的笑道:“暗帝陛下是不是疑惑为何属下明明已经叛离了暗阁,为何会现在又会如此呢?因为,这只是属下让傅云杰放下戒心,全心信任的一种手段罢了!”

“哦,只是一种手段!”暗帝的脸上浮现出浓郁的怀疑。

“是。正是因为这手段,属下才完成了暗杀李仲飞的任务。”他沉声开口道。

本来就已经毫无血色的英气脸孔因为他的话,再次刷白。仲飞居然是澈杀的?!难道长久以来,澈都是在欺骗自己?!心因为这个想法而抽痛。澈怎么可以如此待她?

暗帝的脸上阴沉不定:难道范阳澈所种的绝情药从来没被解过?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只为了得到傅云杰的信任?不然,他怎么会自己讲出暗杀李仲飞之事?此事一讲出,他与傅云杰之间的关系就无法弥补了。

范阳澈从怀中掏出一封纸条,恭敬地递过去道:“这是属下从傅云杰那里得到如何制造那利器的方法!”

明眸里本来的痛心被疑惑所取代:她记得火药的制造方法都是自己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完成,从未写下来。那么,澈手中记载着火药制造方法的纸条又从何而来?

暗帝眼中的怀疑被欣喜所取代:他本来打算以所有亲卫兵的性命为要挟,逼迫傅云杰交出那利器的制造方法。想不到现在就能得到!

手一伸,没有半点犹豫的接过字条。暗帝迫不及待地翻开纸条,一些白色粉末随风飘到了他的脸上。暗帝一惊,连忙扔掉那空白无一字的纸张。但是,已经太迟了。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

一把冰冷的匕首抵住了暗帝的颈部。

如此突发的一幕,令所有人都一惊。那些暗卫连忙飞身而至,欲营救自己的暗帝。

“不准过来!再过来一步,本相就杀了暗帝!”范阳澈浑身散发着南相的威仪气势,冷声道。

那冷冽的气势镇住了所有的暗卫。

见终于镇住场面的范阳澈松了一口:他的算计终于还是成功了。他利用自己自暴暗杀李仲飞一事让暗帝的戒心降低,再以制造利器的方法为饵,让暗帝对于自己这个没有丝毫武功之人放下了戒心,他这才能成功。那张纸条上粘着写迷粉,是他特地带上,为了应付可能突发的情况。想不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范阳澈转首对着被这一幕给镇住的傅云杰大声道:“杰,快点带亲卫兵离开!”

虽然她有满腔的疑惑,但是她只能强撑着身体大声道:“亲卫兵听令速离开参天山。”

那些站远些点,中毒轻的亲卫兵掺扶着那些中毒重的亲卫兵迅速地离开。

不到一刻钟,所有的亲卫兵已经下了参天台。

“杰,你也快点下山吧!”望着那仍旧站立在那里的傅云杰,他焦急地催促道:“我自有脱身之法!”

明眸里闪烁着动容:此刻的她又怎么不可能知道方才的一切都是澈的计谋,为了救自己,救亲卫兵的计谋!这个男人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此刻却为了自己手持匕首挟持暗帝。这让她非常的感动。她也猜到所谓的脱身之法只是敷衍自己的方法。以此刻的局面,没有半点武功的他是不可能安全脱身。

迈着坚定的脚步,她走向了范阳澈身边。

黑眸直入了那双坚定的明眸,他哽咽地道:“傻瓜!”

“挟持人质这种粗活不适合你这个南相,还是我这个北将来做吧!”纤手一伸,握住他手中的匕首,她打趣道。

右手勾住了暗帝的脖子,左手手持匕首直抵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暗帝的脖子,她开始非常称职地演绎一个挟持者,冷声道:“跟我走!”

暗帝只能被迫地跟着她的脚步离开。

铃:呜——感冒喉咙好痛哦!

扑倒宰相 恶女震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