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昭天见皮特重新回到办公室,带着一个面目沧桑的中年男人,眉宇间的锋利一眼就能判断出他就是那个二货不要命都想救的爸爸,龙昭天感觉到不对劲,便立刻结束交易:“别在我的眼皮子下捣鬼,要了你的命很容易。”

皮特点头哈腰:“是,是,龙先生说的是。”

“我警告你的事情,记住了。”龙昭天低沉的嗓音,邵东强在一旁没说什么,他在监狱断绝关系的女儿还是倔强地去找龙昭天帮忙,邵东强是过来人,他心里像被烧杀掠抢过一样血迹斑斑遍地狼烟,自己的女儿,亲生女儿,用肉体换为他平反昭雪。

想到这里,邵东强忍住眼泪,这个时候不是他该哭的时候,等到事情结束了,他知道该怎么做。

龙昭天和邵东强走出办公室,皮特像孙子一样跟着他们。

“小妮子,游龙。”龙昭天看着空无一人的等待区,回头刚要把皮特揪出来,四处滚滚青烟,龙昭天赶紧堵住口鼻,但是片刻的时间,皮特消失不见了。

游龙和卿晨去哪了,这是个大问题,而且,邵东强也不见了。

这似乎给气急败坏的龙昭天的怒火又加了一把干柴,他揪住一个跑的慢的保镖,把他按在地上:“说,皮特呢?”

“我不知道啊。”保镖的声音颤抖,他的话刚说完,龙昭天就使劲把他的脸撞向地面,鼻子被撞破,牙齿被碰掉,他被提溜起来。

“说。”龙昭天夺命一样的声音。

“我真不知道。”吓傻了的保镖看见地上的血迹和牙齿,接着他被龙昭天使劲一丢。

大步从楼梯追下去的龙昭天在拐角处看见正在拼命下楼的邵东强,在一楼大厅里,龙昭天看见邵东强飞身一跃,眼看就要被他扑倒的皮特举起手里的铁棍照着邵东强的头狠狠地打了一闷棍,邵东强睁大眼睛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

龙昭天掏出飞刀,可是皮特跳上门口驶来的面包车离开,面包车走的时候把一个麻袋从车上直挺挺地扔下来。

麻袋里是个人,龙昭天跑过去,他希望是卿晨,如果皮特扣住了游龙,游龙自己就能出来,要是卿晨的话,龙昭天莫名其妙地心里不好受,那个二货会倒霉的。

划开麻袋,游龙鼻青脸肿地爬出来,站起来低着头:“先生,抱歉。”

“救出卿晨再收拾你。”龙昭天沉闷地说,他的手下匆匆跑过来,龙昭天要杀人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一群饭桶,叫救护车报警,其他的人跟我去找邵卿晨。”

“先生。”游龙欠身,“是这样的,属下在洗手间和邵小姐突然遭到袭击,有人放迷烟迷倒我们,邵小姐在刚才的车上,他们说要送她去拍卖会。”

拍卖会?

龙昭天知道,三年前那个地方,三年前看热闹的他,这次就不轻松了。

警车一辆接一辆把旧宅围地水泄不通,救护车载着头破血

流的邵东强先去医院,邵东强生命垂危,而昏迷中的卿晨,还全然不知。

灯光妖艳的地下赌场,风姿百态的舞娘诱惑直勾勾盯着对她们有企图的男人们,来往的服务生们都是清一色低胸遮臀的美女,这些都仅仅是为赌局助兴的小调味剂。

今晚的赌场异常火爆,赌场放出消息,将拍卖一个性感尤物,来围观凑热闹的男人都想见识见识这一急于出手的抢手货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各路玩女人的行家列坐其次,等着在拍卖的时候一举夺下传说中的天仙。

舞台的大幕被拉下,从侧边可以隐约看见赌场的保镖们抬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笼子放在舞台正中央,保镖们纷纷离开,后台,皮特对赌场的大Boss说:“她害了我三年,一定要卖给一家让她生不如死的买家。”

“皮特,我们一向都是只认出价不认人,谁出价高谁竞得,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老板觉得不太对劲,这个女人他三年以前见过,被皮特介绍过来,差点因为这个女人让警察把他的老窝端了,既然这个扫把星又落在皮特手里,那就做成这笔买卖,既能赚一笔横财,也能给皮特做个顺水人情。

“快点开始吧。”皮特没回答问题,催促他。

老板的助理走过来,小声把他叫到一边:“掌柜的,龙哥打电话过来,说他到了,让你出去接一下。”

老板立刻弯着腰板出去迎接传说中的龙哥,游龙站在门口,而他的主子龙昭天已经进了赌场,游龙站在门口,老板迎上来,点头哈腰:“龙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听说里面有个女人。”游龙表情严肃,把老板吓坏了,要是让他看看龙昭天那张脸,把他吓死绰绰有余。

“龙哥有对她感兴趣?”老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为了女人来的,这就好办了,“这个好办。”

“里面的女人,是龙先生的。”游龙的大哥范儿太威风了还是龙先生的名字太吓人,把老板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游龙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他轻轻呼出的气体打在老板脸上都能杀灭他的表皮细胞,“还有皮特的命,这是一点小意思,你看着办吧,龙先生不介意,他今晚的猎物再多一个你。”

老板立刻打起精神,就差给游龙敬礼:“龙哥放心,里面的女人一定是龙先生的,请问龙先生在哪里?”

“里面。”游龙面无表情,拎着老板,“带我去找皮特。”

赌场里,发生了一点意外,皮特见势头不妙,老板出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就拿着麦克风走上台,一声猥琐的命令:“拉开大幕,拍卖开始。”

上百万的音响不配合地发出刺啦一声刺耳的声音,引来台下阵阵的“啧啧”声,大幕缓缓拉开,一个金光闪闪的笼子奢华地占据了整个舞台,镶着金粉在明媚的聚光灯的照射下,宛如发光的太阳。

灯光转暗,渐渐熄灭,只有一道追光忽的打在笼子

里关的女子身上,手脚都被银链子束缚在笼子的四个角,她沉沉地睡在洒满百合花瓣的垫子上,香气四溢,乌黑的秀发如一朵绽放的花朵,丝丝的发梢落在花瓣上,沉静而美艳。

但是男人们的目光恨不得穿透女子身上娇艳的红衣,追光下,女子身材娇小,只有一层红纱遮掩。

“开始出价,一百万起拍。”皮特阔噪的声音像一盆冷水,把众多衣冠禽兽勾魂的欲望一刀斩到底,他们又爆发出一阵“啧啧”地不满声。

一阵接一阵的“啧啧”声,这么一个性感尤物,难道老板不想干了找来这么急于出手的一个笨蛋么,白捡的便宜,谁不想得。

“一百五十万。”一个尖锐的声音,迫不及待地最先叫价。

“一百五十五万。”另一个随着他加了五万。

这下有衣冠禽兽不满意了,如此一个天上掉的美女,前凸后翘,才二百万,让他们那些有眼福没口福的穷酸鬼嫉妒死去吧,一个秃顶男人叫价:“五百万。”

有前仆后继的男人咬牙切齿,叫出五百五十万,随即,六百万,七百万。

皮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刚要伸手够锤子,只看见锤子蹭地像长腿一样窜到他身后,耳边传来锤子被拆卸的声音。

嘭地一声,“啊——”响彻赌场的一声哀嚎,一抹鲜血,皮特的手被龙昭天用木头钉在桌子上,放在旁边的话筒顺着音响,把木头和肉摩擦的声音无限倍扩大。

游龙示意老板,他走上台,对台上的龙昭天说:“抱歉,龙先生,之前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位小姐和您的关系,有眼无珠,听信了这畜生的话,差点酿成大错,我立即让人把这位小姐送还给您。”

“坏了拍卖的规矩,就不好了。”龙昭天结果游龙递来的纸巾擦擦手上的血迹。

下面看热闹和跃跃欲试想争夺卿晨的男人各各愁眉苦脸,竟然是龙昭天的女人,他们被无声地宣告没有福气享受笼子里绝代美丽的女人,别说再叫价了,就怕意**一下都会被龙昭天拉上去把手钉住。

“龙先生的意思是?”老板不确定,小声问,音响已经被调到最低,下面的人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她欠我三千万,我又是在这里找见她的,她被买主买为奴隶,买主就要承担她的债务,让买主付给我三千万又显得我不近人情,你觉得呢,聪明的老板。”龙昭天把这个难题交给老板。

这时候,笼子里银链子抖动碰撞的清脆声音,被龙昭天的耳朵捕捉到,他望着笼子里刚醒来的卿晨,锋利的眸子像被蒙上了细腻的薄纱,他看着这位刚刚清醒的美人,披着红色的纱裙站起来,抖抖银链子,镇定的脸上掩饰不住惶恐的眼神,张望笼子的四周,看看他,看看被钉住的皮特,以及台下如狼似虎的男人们。

卿晨向龙昭天投去求助的目光,轻声而畏怯地说:“龙先生,救救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