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节意外之真相(下)

米共抚摸着怀中美女的美腿,眯着眼睛盘算着下批货物的交易计划。刚才手下啊才发回消息说交易顺利进行,潜龙会的人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安排在公安内部的人也发回消息说警队没有下发行动命令。朝美女脸上吐了口重重的雪茄烟雾,米共嘿嘿的笑了笑,心想这次交易完成,又是几千万美金的收入啊,谁让自己控制了三晋地区的毒品来源呢。不过要不是韩云龙这个老小子的潜龙会老是捣乱,破坏自己的生意,自己会赚更多的钱。想到这里米共就有点恼火,一年前为了打击韩家,把他未来儿媳妇那个楼小雅抓来让那个泰国的什么精神高手催眠,可是才让韩楼两家忙呼了快一年,就让个来自TG市的小毛孩子治好了。据杀手说这个人有点古怪,和泰国那个邦一样怪异的本事,还好这个家伙没来找我麻烦,要不难办啊!我得先下手为强,不行的话直接把两个老家伙杀了,一劳永逸,嘿嘿。

米共想到得意处伸手狠狠掐了美女白皙的大腿一下,疼的美女哎呀了一声却不敢有半点怨言。这就是钱的魅力,我有钱,什么都能得到,这回我就要你们这两块拦路石的命。忽然,手机响了,米共一看是啊才的号码,“啊才吗?交易顺利完成了吧。”正等待啊才那急切的报喜声音,却忽然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啊才,说话。”“你的狗已经死了,很快就到你了,米先生!”一道很冷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要想逃跑啊,乖乖在家等着我!”说完,那边便挂机了。虽然已经是五月的天气,米共听了不觉浑身发冷。但是毕竟是个走私毒品,杀人如麻的黑社会头子,慢慢的平静下来暗自盘算,嘿嘿,杀我?我叫你有来无回。“大傻!”“老爷,什么事?”一个浑身肌肉纠结的壮汉走了进来,“你把杀组的人叫齐来我这里,快去,把家伙全带上。”大傻答应一声便出去了。一会功夫,连同大傻有七个人走了进来,每个人都散发着逼人的气势,眼神里透着杀气,这就是米共引以为傲的杀组,他的最强的手下。让他们坐在自己周围,米共冷笑着想: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那天在面摊吃完了面,我和邦便分道扬镳,已经明白一切真相的我自然不会为难他,而得知小雅被我治好的消息,邦高兴的又叫了一碗大碗面,看他吃面吃那么香,而且吃的哧溜葫芦的比我还地道,怀疑他是山西人还是我是山西人。我和五台山的其他组员打了声招呼说去YC市,他们知道我和杨老熟便说五台山的事情他们收尾让我不要担心了。至于大哥和韩月,我只说了YC见便坐飞机先行了,至于我的车,当然让韩月过把瘾好了。我到了YC市,潜龙会的人便把我接进了韩府,第二天大哥和韩月竟然便回来了,而且大哥是抱着冠军奖杯回来的。听说大哥在决赛里面根本没让韩国小妞递出招来,毕竟在功夫这方面我们是不能开国际玩笑的,丢不起这个脸啊。不过听说韩国小妞还是满高兴的,直想拜大哥为师。结果大哥给她大道理讲了一堆,也就是李小龙师傅讲究的是随意,截拳道乃是志在见招拆招,如果让大哥教就会受到束缚,不利发展。朴珍秀估计也是半懂不懂的,但是人家不收她这个意思是明白了,转而向韩月献殷勤,要他多联系。大哥为了小雅着想,第二天就催小月开我的车回来了。看着韩月长途开车累得要死的样子,我笑的差点趴地上。“师傅,给点面子好不好,开这么远的路当然累了,老爸还只知道躺在后坐催我。”韩月脸红红的嘟囔着,“行啊,要我不笑你以后训练刻苦点,说明你还是锻炼不足啊,以后你的训练量加倍。”我表情严肃的提出了解决办法,“师傅,不要啊!”“不行,就这么办了。”说完我找大哥去了,因为刚才一个人向大哥报告了点消息,虽然离的远,但是我还是听到是关于米共的情报。

原来米共新联系了一个买家在一家旧仓库交易,时间便是今晚,这个也是大哥急着回来的原因之一。至于什么交易,很明显的,毒品,在这方面,这个米共还挺专一的。本来大哥说采取行动要和公安局特警队联手的,可是被我一句话驳回了,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数次行动一点收获没有,每次都是吃人家的屁股灰。虽然我一个人行动也有绝对的把握,但是还是要和当地机关配合一下,我把证件给局长一亮,说明了来意,局长稍一思考便答应了,看来他由于以前的行动此次也没什么信心,而且对我这个飞鹰组的黑鹰还是很有把握的。后来我才知道杨老了事如神给我打了前站,关照过YC市公安局长了。我在仓库的屋顶角落一直等下面两帮白痴交易完毕,那个叫啊才的中间还给米共报了个喜,我心说,都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当两帮人要走的时候,我一个精神束缚把人全部定住,在他们惊恐的注视中挨个点了穴道塞进现场的两辆白色面包车。精神束缚无法长时间定住众人,我当然要点一遍穴道了。至于两箱钱和白粉我得先拿着,到时候交给市局处理。

米共的家大哥已经在地图上给我指明,于是用啊才的手机给米共打了电话后就直接本那里去了。米共的院子里面安插着不少人,可是水平太低,都没反映就被我点穴定在原地。我走到主宅前时已经感觉到了里面的杀气,米共看来很自信,要给我来个硬喷硬。当我无声无息的站在客厅当地的时候,七个自以为很强的冒着杀气的家伙还是被我吓了一跳,同时站了起来瞪着我。米共似乎没料到我来的这么快,还和那个小姐亲热呢,忽然发现身边的大傻站的笔直,说到:“大傻,你们干吗呢?站着……”还没说完,看到我的米共吓的叫了出来:“你是谁?”我笑到:“米先生,刚才我们通过电话的啊,你难道忘了?”“什么?就是你?为什么外面的人没发警报?”米共不觉冷汗已经流了下来“大傻,快,快杀了他,就是他要杀我!”大傻七人还算不笨,从人家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自己没有发现就知道差距有多大,但是拿人钱财与人销灾,即使对象很强大。七人互相看看,眼里重新发出一股狠劲,强?就不信我们七个杀不了你一个!突然见最瘦的一个手拿钢刺闪电般向我刺来,我右手一伸,他忽然发觉无法动弹了,整个人莫名其妙的停在半空,惊恐的看着我伸出的右手。我右手虚握了一下,只听喀嚓一声,他拿钢刺的手骨碎了。伴着他撕心裂肺的叫声扑通一声整个人摔地上不动了,竟然晕了。大傻其他六人见和自己一样受艰苦特训出身的老七被我一下费掉,稍一愣神就一起扑了上来。我右手方向一转,大傻六人同时发现自己也无法动弹了,忙互相望去,发现都一样的时候,看我的眼已经完全变成了惊恐。等着受到老七一样的对待的六个人忽然觉得眼皮发重,不一会全睡着了,不错,被我催眠了。看着在一边大小便失禁的米共,我冷冷的说道:“我没你那么残忍可恶,等我拿到你的一切犯罪证据我就送你去地狱,”说着我右手探向他的脑袋,米共吓的大叫一声直接昏了过去。我不予理睬,精神力在他脑袋里一阵搜索,掌握他全部犯罪资料后手下加劲直接把他来了个脑死亡。找到他的保险柜后,打开一看,不光有黑帐,还有不少的美金古玩。还好黑帐是光盘记录,我给杨老发了一份便给市局打了电话,让他们把仓库和这边的收一下尾,局长一个劲的表示感谢,我谢绝了感谢宴便直接回了韩府。哎,五一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就得回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