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节历史

主席的想法和我们不谋而合,我和龙七相视一笑,象主席他们这些参加过革命的老同志,平时研究的最多的莫过于历史了,那么过会的讲话,就怕主席收不住口讲他个如长江之水滔滔不息啊。

前面事先已经被警卫人员暂时隔离开了,而外面那些群众也很配合先在前殿那些地方游览一番,虽然说这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这个一年起码要来一次的孔庙有几块砖几乎都摸熟了,但是人们还是兴致高昂,游览的时候不时注意通往里面的那两个通道是否开始放行了。

连战等国民党要员陪着主席和唐部长开始参观孔庙的这个主殿了,开始的时候,主席还奇怪为什么先前那么多群众还没有进来,连战只好解释道:“我们暂时关闭了前面的通道,等主席您参观完了,讲话的时候就让他们进来了。”

主席眉头一皱道:“我们党有个基本方针是要紧密联系群众,你这么做好象……”

一边的唐部长为了不让连战难看,忙回头问龙七:“这你们事先知道吗?”

龙七点头道:“恩,连先生和我们商量过的,为了主席和部长您的安全,现在这样最好了。”

主席听龙七这么解释,并没有舒展开眉头,沉声道:“外面是普通老百姓,难道就你们还保护不了我们的安全吗?”

主席都这么说了,龙七自然不好说什么了,忙看向连战,连战在一边早已出冷汗了,听主席这么说也忙看向我,我知道得说话了,忙向主席道:“主席,虽然我们能够保护您和部长的安全,但是为了避免外面的群众受到牵连,所以还是暂时让他们在外面的好,一会您开始讲话,大家秩序会好很多,不会发生什么以外!”

主席显然对我这个解释比较满意,笑道:“小九说的不错,我考虑不够啊,没错,布十大总统可还在大军舰上坐镇呢,咱们得小心小心啊,呵呵!”主席这么诙谐的回答,让所有人顿时一身轻松,龙七悄悄冲我挑挑大拇指,连战也感激的边擦汗,边向我点头。

前面主席和连战先行进了大殿,唐部长可以放慢脚步和我们走在了一起,看了我一眼小声道:“刚才主席没问,是不想让大家紧张,龙九,你说详细点,是不是M国人来什么厉害东西了?”

我苦笑道:“部长,这些资料你们应该都有了的,没料错的话,就是布十压箱底的基因战士了。”唐部长哦了声道:“有把握吗?”我点点头:“如果只是我们这些人,我可以保证,但是如果有外面那么多老百姓的话,恐怕无法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唐部长没有再问什么,快步跟了上去,主席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听连战给介绍这个大殿里的陈设构造什么的,就见连战滔滔不决,对这个大殿里里外外,不管什么都能讲出不少东西,直到出了大殿的后门,连战才有了歇嘴的机会。

主席微笑着从小虹那里拿过一瓶水递给连战道:“老连啊,你可真不简单啊,我没想到你对这个,这个古文物也有这么深的研究啊?”

连战接过水喝了口道:“主席见笑了,说实话,这不是我真的对古文物有什么研究,是我们台湾的父老乡亲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所以,每年的孔老夫子诞辰,过年什么的重要节日,我们都会来这边祭祖,我自然也不例外,来的次数多了,了解的也就多了。”

主席眼睛一亮道:“所以啊,我们现在所走的路是正确的,是台湾人民希望的,我们不能让老百姓失望啊!”

连战忙点点头:“恩,主席,这后面就是供客人休息的客房了,我们进去休息一会,您再给大家讲话吧。”

主席看有警卫已经把前面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侯着了,轻轻的摇摇头道:“不,我们就不要进去了。”

连战急道:“那主席一会讲话会累的啊?”

主席伸手一指道:“我是说不进屋,可是我没说不休息啊,天气还有些热,大家就坐外面这小石桌好了嘛!”

还好后院很大,而这些石桌石椅也有不少,大家分散开坐了下来。主席,唐部长和连战一桌,当然还有我和小虹坐在跟前保护安全,才坐下,就有连战的警卫员端上来些小点心,水果,还有台湾的乌龙茶。

小虹和我看到这些台湾特有的水果和小点心,眼睛都直冒光,可是主席在桌呢,怎么好意思先开吃啊,主席自然看得出来我们缩手缩脚的,笑道:“大家一起吃嘛,既然是老连请客,我们就不要客气了。”

连战也忙点头笑道:“大家尽管吃啊,这些我还招待的起大家的,呵呵!”

有了主席的首肯,小虹已经伸手住住一个水果了,不过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吃,连战笑道:“这个叫芭乐,很好吃的,别看外型好象怪一点,大胆吃吧!”小虹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立刻大呼过瘾,“好吃,好吃,真甜啊!”

休息了有半个多小时,主席终于起身道:“大家都吃饱了吧?”我们都互相看看,龙八嘴里嚼的满是,手里还拿着一个,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两手吃的沾了不少果汁,连战忙吩咐警卫员打来水让大家洗洗手和脸。

大殿前是个不小的广场,估计原来建造的时候,是考虑到在这里讲学用的,我们的车子早已开走了,主席看看天空,冲我笑道:“天气不算凉快啊,咱们就让大家都进来吧,听我唠叨两句也好回去喝酸梅汤啊!”

我回道:“恩,可以了,连先生,让大家进来吧,不过注意一下秩序以及可疑人物。”

连战恩了一声就冲身边的一名警卫员吩咐了几句,警卫员立刻跑了出去。

主席站在大殿门前那个石台前沉思不语,估计在构思话语呢,不过这个石台到是引起了我的注意,石台的表面刻了密密麻麻的字,仔细看了看发现就是《论语》,石台高度恰好就是一般人腰补那个位置,主席站在那里,手不自觉的撑在了上面。

随着人声的传来,我知道外面的老百姓都进来了,不过声音并不显得乱哄哄的,可以听出来是人们耳语的声音,直到人们从影壁后面出现,才发现人们竟然自觉的排着队伍,虽然说不上整齐划一,可是让这些老百姓规规矩矩的这么排队还真是难得的。

直到最后一个人进来,广场已经基本站满了,至于说最后一个人,是因为事先我们和连战就商量好了,进入一定数量的人就暂时关闭孔庙,讲话结束后再开放,毕竟进来太多的话,地方不够,危险系数也将增大。

看着主席仍在沉思,连战忙近前小声道:“主席,大家都进来了。”

主席轻轻点点头,稍稍吸了口气便抬头微笑道:“台湾的父老乡亲,大家好吗?”主席如此亲切的问话立刻把还有些僵硬的人们俘虏了,都笑着说好。

忽然有个人高声叫道:“姜主席好!”一人喊了,其他人也忙跟着喊,一时间“主席好!”“姜主席您好!”的问候声此起彼落,主席笑着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人们于是慢慢安静了下来,“谢谢大家来看我这个外地客人,这里没那么多板凳椅子,所以大家就和我一起站着聊聊吧。”

虽然知道主席不是说他服务不周,连战还是脸一红,笑道:“主席,您就讲两句话,大家都愿意听您讲点东西,是不是啊?”前半句是和主席说,后半句自然就是问下面的老百姓了。连战的问话一落,下面群众立刻响应起来,都说愿意听主席讲话,我听的出来起头的又是刚才问好的那个声音,心里明白这应该是连战安排的人,要不然冷场了可不大好啊。

主席自然也明白连战的苦心,也知道讲话的重要性,也不多说废话,开口就说道:“大家都清楚我来台湾干什么来的,人家都出军舰了,我虽然不能也开个船过来,但是我不能不来,不为别的,为的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为的是我们台湾的同胞们!”(呵呵,国家主席自然不会这么说话,不过我这,情节需要,YY一下!)

下面的人们对于主席的开场白很赞同,立刻鼓掌欢呼起来,接受完掌声,主席继续道:“炎黄子孙,我想我们两岸的含义都是一样的,我们是同一个祖先,我们都是龙的传人,血浓于水,这个千百年不变的真理一直反映在我们之间!”

主席喝了口水继续道:“历史,我相信大家都清楚是谁把荷兰殖民者赶出了台湾,大家说,是谁?”

“郑成功!”台下的人们这回没有别人的引导,异口同声的喊出了这个响亮的名字!

主席微笑道:“没错,就是我们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当然了,还有为此付出鲜血和生命的无数将士,但是他们和郑成功一样,都是拥有着满腔热血的炎黄子孙,都有着一颗和中华民族一起跳跃的心,我相信,台湾的人民每个人也都有这样一颗心!是不是?!”

下面的人群沸腾了:“是!”看着这令人热血沸腾的场面,我佩服的看向主席,可就在此时,我的心头忽然闪过一丝悸动,危险!我猛的回头看向了广场后边的影壁,因为一股强大的能量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