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突如其来的任务

好不容易在小双的全力配合下编完了我和小珂的“犯罪事实”,小双也适当的流了两滴狡猾的眼泪,虽然陈好大美女似乎还有点怀疑,尤其是对小双眼泪的真实度,但是以她的身份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了。雪姐拉着小双立刻开始教导她不能对我心慈手软,否则就会再来第三第四个小珂了,小双当然频频点头称是,可是我看她眼底分明是在偷笑,也是,我的老婆们可是和平共处的好姐妹。一边的肖哥已经是一脸的佩服了,趁雪姐教育小双,立刻悄悄移到我身边献媚的说道:“老弟,果然是内外兼修啊,不愧是高手啊,嘿嘿。咱们是好兄弟,所以你可不能藏私,多指点老哥我,当然首先要让我能把你雪姐说……”才说到雪姐名字,肖哥就被传唤了:“小月亮,你干吗呢?看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不是讨论什么坏事呢?恩?”雪姐一疾言厉色,肖哥立刻转舵:“报告长官,我在深入审问这个臭小子,看看他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我晕啊,果然训练有素,该断则断,肖哥果然是同道,嘿嘿。雪姐满意的点头说:“好,继续挖掘,不过相信我们刚才已经是挖的差不多了,想不到小菜这家伙还是齐人。”昏,雪姐连这专业术语都懂。肖哥正色道:“是,一定炸干这小子。我带他去买点喝的,陈好的零食吃的我嘴好干。”“恩,去吧,让小菜刷卡,这小子是个大款,以后我们要把他列入计划经济对象。”雪姐政治学的不错,计划经济对象意思就是计划别人的钱经济自己的蓝图,哎,我刚才干嘛说漏嘴啊,又多两“酒肉朋友”!

我和肖哥一脱离雪姐的势力范围,肖哥立刻开始请教我怎么泡妞,我自然说是我们互相吸引,美女帅哥的自然组合啊!况且,我当初虽然有贼心,可是没贼胆,都是老婆们胆大,所以说技术含量基本为零。肖哥不死心的问了半天,我始终没什么新词,于是开始嘀咕着该租个大房子出去住,一会变满眼的星星,估计幻想着被美女舍友围攻呢。进了超市直奔冷柜,放了两瓶冰镇的脉动在肖哥手里,肖哥立刻抓着两瓶水跳了起来:“什么人?胆敢偷袭我!”我转头立刻往外走,丢人啊,还好现在超市没什么人。出了超市远远看三个美眉聊的不可开交,估计过去打断会被骂,而且看样子还不算渴,所以和肖哥一起进候车大厅看美女去。说实话,长沙的候车室里面的味道可真难闻,以后还是坐飞机的好。不过,美女还是资源丰富的,我和肖哥在外面大厅眼睛基本没停过,就在我们看的挺过瘾的时候,忽然外面警笛声大作,我俩忙向外跑去,当然是去保护美女们啊。回到接站点,还好,虽然车站外面停车场里警灯闪烁,但是还没什么大动作,而且这边也不象发生什么大事情啊。正当我们讨论是不是在演习的时候,大批军车开来,不一会车站竟然戒严了!我和肖哥互看一眼,事情估计不小,谁见过军队和警察一起演习啊,应该是出事了,而且绝对是大事情。看了半天,发现好象是单向的,出站的人管的很松,对于进站的就管的很严格了,行李除了进行车站例行检查,还要被戒严战士手里的多普勒分子侦察仪扫描一下。看样子,是在找什么人,而且这个人带有很重要的东西。

既然军方是主导,警察只是外部的戒严,那么就基本是国防科大研究所的资料或者成果被窃了,现在敢来中国这么做的,只剩下那个妄自尊大的M国了。似乎是要验证我的猜测,我的通讯器震动了,是龙组的讯息。我说声去洗手间,几个人完全忽视我的存在,简单的哦了一声就开始继续关注外面的情况,显然这场面让他们觉得很刺激。来到洗手间,还好没人,接通时龙八的声音响了起来:“龙九啊,你现在在长沙吧?”“是啊,我来这边大学报道啊,什么事情啊,我这边似乎有场好戏啊,快说,我还要回去看呢。”我催促到,“嘿嘿,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现在车站戒严啊?”龙八继续道:“你别问我怎么知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既然你闲的在看热闹,那这个任务就你出了。”我一听乐了:“好啊,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国际警察的脏手伸进来了?”龙八回道:“你猜的没错,至于说脏手其实早几进来了,不过一直没什么收获。这次我们这边的研究所被窃,一份航天姆舰的数据被他们盗走了,是那边的异能者干的,而且还是他们什么超能A组的副组长,所以我们长沙的鹰组成员没有防住他,还被击伤两个。所以你一定要拿回数据并且要活捉这个副组长,这小子叫杰克,具有的异能是意念力,小心点。”我嘿嘿一笑:“放心好了,对了,这份数据难道不能复制?我怕……”没等我说完,龙八就笑了:“不能的,这份数据存储器设置了销毁程序,只要你运行的机器没有对应密码,就会立即销毁。虽然我们对此项技术很有信心,不过这个航天姆舰是我们太空战的主力战舰机型,所以绝对不能出差错,所以一定要追回。”

我正要关掉通讯器,龙八又来了一句:“那小子好象带进来一件他们的战斗武器,好象是件战斗机甲,浑身上下是高能武器,还能飞,不过能源有限,要不早被他溜走了。你最好把你的飞碟招来,穿上机甲去,要不挂了可别怪我。”没等我骂他乌鸦嘴,这小子知趣的先关机了。进入瞬间飞来的小型飞碟,穿好轻便的龙3型战斗机甲,我打开了飞碟的能量扫描器,当然还有让小家伙隐形。仔细想想,这个家伙既然有机甲,那么逃出城去自然不必走车站机场之类,戒严怕的是有同伙通过这些途径把资料带走。这个杰克即使没有把数据交给其他人,也一定在向城外突围,这样他才好想法离开中国。想罢我开始释放自己的精神力,毕竟对方也是异能者,这样可以方便我探察到他。就在飞碟能量扫描器在屏幕上显示出城市西边有剧烈能量反应时,我的精神力也探测到同一地方有大量异能者的精神波动。直接定位瞬移,这么点距离对于我的座机简直是小儿科,当我出现在那个点的时候,一个金色头发的家伙在十个穿鹰组高能战甲的围攻下竟然也不落下风,身上穿的银灰色机甲不仅能抗击鹰组成员的激光枪,而且还不时从肩膀处发出高能激光,逼的鹰组成员闪躲。几个人打的激烈,都没发现我的到来,不过周围的穿黑色军服的特种兵们都吓了一跳,毕竟这个小家伙还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甚至连鹰组也不怎么熟悉。看了看那个杰克的攻击,实在是没什么称道的,不过那机甲不错,等会得拿到手,和我穿的龙3机甲是一个等级的。我看边上特种兵保护下的指挥官有点面容严峻,知道是在发愁我是哪边的,于是开舱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