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02345网 www.02345.com路上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透过轻雾隐隐约约看到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建筑群,大门口左右各有一只威武的石像矗立,两尊石像面对面捧着一块金色的巨匾,匾上龙飞凤舞的刻着四个苍劲大字“魂之学院”。    “嗒、嗒、嗒…”清脆的脚步声从雾霭之中传出来,一个1米70左右的挺拔身影穿过轻雾出现在石像前。    眯着双眼,为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四个大字,带着深深感慨的爽朗声音缓缓从他的口中传出:“魂之学院,我独孤逍遥回来了…”    这个人正是逍遥,不过现在的逍遥有些狼狈,身上披着一件残破不堪早已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图图正趴在逍遥的脑袋上呼呼大睡。    自从那天在须弥之塔中逍遥成功的创出了属于他自己的修炼之路,并且借助体内暗金小人改造自己身体的机会闯过了须弥之境第一关。    吸收了金之灵的逍遥在须弥之塔第二层调整修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成功将金之灵吸收使身体再次得到强化,现在的逍遥若是光身体的强悍已经可以比拟四阶中期的强者。    而且,逍遥在须弥之塔第二层中得到金行者的指导,逍遥终于将功法第一层两成,成功的破入第二层境界。    在他突破第一层进入第二层的时候,体内暗金小人分裂成两个,新诞生了一个只有原先九分之一大小淡金色的小人,所以逍遥给自己这套功法命名为——《裂魂》。    达到《裂魂》第二层的逍遥单论身体的强度,就已经可以媲美4阶中期的守护者。    临行前,金行者明确告知以他现在的实力并不能通过第二关之后,逍遥在两个月前便离开了须弥之塔,返回时隔三年的星魂大陆。    这两个月的时间逍遥和图图一直在暗之森修炼,如今的逍遥星魂之力的强度已经达到了四阶巅峰。    如果加上他自创功法《裂魂》,现在的逍遥已经足以抵挡五阶中期以下的守护者。    因为魂之学院在星魂大陆上独特的地位,根本没有那个势力会神经不正常的去招惹他们,所以雷鸣学院向来是大门洞开的。    拖着破烂的衣服,逍遥踏步朝着听雨轩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零零散散的有一些雷鸣学院的学员,看着一身破烂的逍遥,这些人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哇哇…你看你看,那只小猪好可爱…”一个甜美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艾米,你喜欢那头猪?我去把他买过来就是。喂,前面那个小子,你的猪本王子买了…”听到这甜美的声音后,一个嚣张的声音打破清晨的宁静。    逍遥一心只想着早点回到听雨轩,所以根本没有在意周围的那些人,没有丝毫停顿自顾自的超前走去。    看到逍遥竟然无视自己喊话,身为华龙帝国小王子一直享受别人卑躬屈膝的华剑白皙的俊俏脸庞变成猪肝色,冷哼一声一个闪身朝着逍遥冲去。    16岁的华剑现在已经是三阶巅峰的实力,这等天赋也算是上等的了,再加上身为华龙帝国小王子的身份,一直以来周围的人对他都是卑躬屈膝和阿谀奉承。    所以归心似箭的逍遥这种“无视”他的行为严重的刺激了华剑“幼小”的心灵,决心给这个胆敢无视自己的“卖猪的流浪汉”一个教训。    感受到身后破空而来的华剑,逍遥剑眉一凝身体诡异的一闪,避过了华剑的偷袭,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华剑站定拍了拍身上的华服。    一群八个一脸幸灾乐祸的青年屁颠屁颠的跑到华剑身后,其中一个一脸猥琐的青年很拽的指着逍遥冷冷的说道:  “卖猪的,因为刚刚你冒犯了华剑王子,还不快快给王子殿下跪下请求王子殿下宽恕?”    “卖猪的?你在说谁啊?”看了一眼依偎在华剑怀里的艾米死死盯着自己脑袋上的图图,逍遥便清楚了事情的大概,对指着自己的家伙戏谑道。    “还以为你只是个流浪的,没想到还是个傻子。卖猪的当然在说你啊…”猥琐的青年讽刺逍遥一阵后得意的说道。    哦了一声,逍遥呵呵一笑:“原来是你这个卖猪的再说我,难怪我说怎么这么恬燥…”    “哈哈哈…”周围一些看热闹的学员听到逍遥的话发出一阵大笑,华剑怀里的艾米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猥琐青年刚想发怒,华剑沉声道:“陈明,你给我退下。”    双眼绽放着寒光,华剑神色冰冷的看着逍遥,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小子,本王子也不要你下跪道歉,只要把你头上的那头粉色小猪给本王子,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看到想华剑眼中的寒光,逍遥眉头皱的更深,从刚刚华剑的出手逍遥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华剑的大概实力在三阶巅峰,这样的实力并不能让逍遥忌惮,逍遥真正担忧的是对方那个王子的身份。    华剑身后一众跟班看到逍遥凝眉不语,纷纷出口“好心”劝逍遥乖乖的交出那头小猪,这群只知道阿谀奉承的家伙没注意到的是,趴在逍遥脑袋上的图图正在向逍遥请战呢。    “老大,图图愤怒了…他们竟然敢说图图是猪,呶呶…老大,让我给他们一个教训吧。”图图稚嫩的带着怒火的声音在逍遥心中响起。    “图图,不要乱来啊…”图图的话惊起逍遥一阵恶寒,他可是深深的知道这个平时看上去胖嘟嘟的可爱图图,  就算是自己也只有被虐的份,要是真让图图出手逍遥毫不怀疑面前这几个人一定会惨兮兮的,所以逍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图图的请战。    “图图生气,呶呶…”图图赌气的把逍遥头发一阵猛扯,疼的逍遥一阵嘶哑咧嘴,赶忙对图图说道:“图图,不要再抓了,我马上帮你出气…”    听到逍遥这么说,图图才放过逍遥已经堪比鸟巢的头发,华剑怀里的艾米看到捣蛋的图图双眼贪婪的光芒更甚,腻声对华剑说道:“呜呜…那头猪好可爱,我要嘛…”    那甜美中带着妩媚的样子惹得周围一大片色狼闷流口水,感受着周围那些人盯着的女人是属于自己的,华剑心中一阵得意,  趾高气昂的对逍遥说道:“小子,快点吧把你的猪给本王子送过来…”没有理会华剑的话,逍遥一阵沉默后突兀的问道:“华贱?”    不待华剑说话,刚刚被逍遥戏弄的周明抢先道:“原来你不止白痴,还有健忘症,我们老大的大名就是华剑,华龙帝国王子殿下…”    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弄得周围一大群人头顶直冒问好,他们实在不明白逍遥在笑什么,轻咳一声,逍遥对华剑拱手道:“原来是华剑王子,久闻大名久闻大名啊。呵呵..;”    虽然逍遥突然的转变态度让华剑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听着逍遥的话华剑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得意,刚想说话却听见逍遥扭头对他身边一个看热闹的学员说道:“的确很贱,你说是吧?”    “哄哈哈哈…”,逍遥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刚刚好让在场的所有人能够清楚的听见他说什么,围观的人一楞之后发出一阵哄笑。    “哼…”华剑脸上的笑容一凝,冷哼一声松开环着艾米的手,右手一晃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重剑出现在手里,斜指逍遥冰冷的说道:“小子,本王子要制裁你。”    “嘭…”的一声,华剑拖着重剑猛的一蹬地面朝着逍遥冲去,巨剑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十几公分宽的剑痕,“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怒喝一声,华剑朝着逍遥一挥重剑。    眼见自己重剑即将要落在逍遥右肩上,华剑嘴角浮起一个冷笑,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逍遥的身体往左侧诡异的一个闪身避过华剑的重剑。    紧接着逍遥一个躬身屈膝,用力一蹬地面左肩撞向华剑的小腹,“找死…”华剑冷喝一声身形暴退,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在逍遥眼中闪过,追着暴退的华剑一拳朝着华剑胸口打去。    差异的神色一闪而过,华剑猛的把手中重剑一横挡在胸前,“哐…”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华剑被逍遥这一记猛拳砸的倒飞出去,嘭的一声摔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华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看着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逍遥。    陈明等一众华剑的小弟迅速冲上来把华剑围在中间,神色戒备的看着逍遥,逍遥队着他们摊了摊手,径直朝着听雨轩的方向走去。    “老大,我们…”陈明忐忑的看着华剑不安的问道。    “嗯…”闷哼一声,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冰冷的声音带着怨毒的说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