潺潺的溪水演奏着淡淡的天籁之音,泛起点点水花在金阳的印射下,一道绚烂的彩虹出现在须弥之境。(02345网 www.02345.com)    在小溪围绕而成的草地中央,有一株*十数人才能够环绕的巨树,一头小野猪,一只小兔,一头小鹿还有一个身着淡金色华袍的倩影成四个方向申请庄重的围坐在巨树周围。    犹如众星拱月一般的围坐在一身月牙白劲装正端坐在巨树顶端的逍遥四周,只见逍遥此时正一脸凝重和痛苦之色,双腿交叠盘膝端坐在巨树的树冠之上。    对这个龙青青曾经告诉过自己的须弥之塔,是惊龙大神专门为传承者创造出来的能够帮助传承者修炼的试炼之塔,逍遥心中充满了好奇的同时更多的是期待。    清晨,无意睡眠的逍遥一大早就从**爬起来,刚刚走出茅屋,就看见龙青青正面露微笑的站在巨树下看着自己。    心中微微诧异之后,逍遥缓步走到龙青青身边,本想说点什么,龙青青却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逍遥就转身朝边上走去。    看着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龙青青,一丝不安的预感浮现逍遥在逍遥心头,但是很快便被龙青青冷漠的变现所带来的心痛所掩盖。    快不追了上去,轻声问道:“青姨,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您生气的事情?”    龙青青缓缓摇了摇头,轻轻的帮助怀抱中的小兔理了理脊背,小兔“唧…”的吐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龙青青,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兔轻轻的说道:“逍遥,你准备好了吗?”    被龙青青突然的问题问的一愣,旋即意识到龙青青说得准备是什么意思,逍遥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回道:“恩!”    轻轻吐了一口气,龙青青在小兔耳边轻声动了动嘴唇,只见小兔人性化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看了一眼身边的逍遥,从龙青青怀里跳了下去朝不远处嬉闹的小野猪和小鹿跑去。    早已经习惯须弥之境中各种神奇的逍遥,自然不会觉得生活在这里的三只小动偶尔露出人性化的神色感到惊讶。    倒是龙青青今天的表现让逍遥颇为不解,纳闷的看着背对着只见得龙青青。    仿佛没有发现身后的逍遥正盯着自己,龙青青喃喃道:“逍遥,你已经得到了惊龙大神的传承,那么你应该知道你传承之后所要完成的使命了吧?”    下意识的嗯了一声,仍在苦恼龙青青态度的突然转变的逍遥没有发现听到他随意的回答,龙青青微微一颤的娇躯,轻吐了一口气,看着已经来到自己身边正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三只小动物。    龙青青转身神色凝重的看着逍遥,声音中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愤怒:“独孤逍遥,我郑重的告诉你,要是你不能完成惊龙大神赋予你的使命,那、那么我就算死都不会原谅你。”    感受到龙青青话中的愤怒,逍遥心中狂震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青姨对惊龙传承所赋予的使命看的比她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自己怎么能够这么随意对待呢?    相通龙青青为什么愤怒的原因,逍遥打了一个寒颤,神情凝重的看着龙青青歉声道:“对不起,青姨,您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完成惊龙师傅赋予我的使命。青姨…”    看着面前一脸忐忑看着自己的逍遥,龙青青微微摇头,转头看着身后的巨树说道:“逍遥,你坐到树冠上去吧!大家准备一下,接下来我们就要打开须弥之塔了。”    这最后一句是对着一直乖巧的围在自己身边的三只小动物所说的,轻嗯了一声,不愿意再惹龙青青生气的逍遥几个纵身边来到树冠上盘膝坐下。    随着逍遥动身,树下的一人三动物也开始了行动,小兔跑到巨树西面,一双细小的前腿合适,盘膝而坐,等坐定之后闭上它那犹如红宝石一样的双眼,三瓣嘴微微缓缓开合着。    小野猪和小鹿一南一北面对面席地而坐,看了一眼如同入定老僧一般的三只小动物,龙青青视线回到树冠上的逍遥。    用只有她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轻轻呢喃:“等待了千万年,逍遥,希望你不要让青姨失望啊。”看了看逍遥和须弥之境,龙青青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不过就很快被一股决绝所代替,龙青青双手合在胸前,宝相庄严的盘膝坐在巨树的东面。    随着龙青青盘膝而坐,一股庞大的力量猛的从巨树窜进逍遥的身体,在逍遥来不及做出反抗的时候冲进逍遥脑海,庞大力量已经束缚住了逍遥的灵魂,让逍遥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主持着仪式的龙青青看着树冠上已经失去意识的逍遥,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歉意,轻轻合上那双灵动的眼眸继续着这等待千年的仪式。    “兔主天,猪主地,鹿主玄,吾主黄,沉睡在天地之间的金之灵啊,以我四方界灵的生命为引,听从我的召唤吧!”    随着龙青青咒语的吟唱,从须弥之境中的岩石沙砾中,飘荡出点点淡金色的光华朝着巨树汇聚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一条由金之灵组成的金色光带缠绕了五分之一的巨树。龙青青再次吟唱:“寄身于天地万物的木之灵啊,听从我的召唤吧…”    须弥之境每一个角落中的花草树木同时泛起点点青色的光华,组成一道道悬浮在空中的青色光河,带着殷殷绿光激射向巨树。    随着巨树上点点绿色的光带渐渐实质化,巨树方圆百丈充盈着一股庞大的生命气息,等到一条围绕着巨树五分之一的绿色实质光带凝聚而成    龙青青再次吟唱起来:“游离于天地之间的水之灵啊,请听从我的召唤…”    “燃烧天地生命激情的火之灵啊,请听从我的召唤…”    “万物之母的土之灵啊,请听从那我的召唤吧…”    整整两个半小时之后,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黄色五种颜色组成的五条光带把整株巨树笼罩着。    束缚逍遥灵魂的神秘力量在五行之灵形成的那一刻突兀的消散,恢复意识的逍遥猛的睁开双眼,整个身体被五色的能量托着悬浮在五色的光幕之中。    透过光幕,逍遥正好看到龙青青进行着最后的仪式,仅仅持续了片刻的好奇之心,在看到龙青青身上的变化之后变得呆愣。    在五色光带将巨树包裹之后,龙青青缓缓站立而起,双手展开,浑身沐浴在五色的光华之中,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的错觉。    轻启朱唇,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回荡,“五行之灵啊,以燃烧吾之残灵为代价,解封吧…守护千年的等待…出现吧,须弥之塔…”    被五行光幕包裹的逍遥听不见龙青青在说些什么,但是敏锐的感知告诉他,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龙青青了。    想到这个可能,逍遥脸色变得煞白,想要出声却发现喉咙好像被什么扼住一般,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哀鸣。    似乎是印证逍遥的推测,随着“须弥之塔”四个字落下,龙青青身体缓缓飘起,小兔、小野猪和小鹿同时被无形的力量包裹着飘向龙青青。    一人三兽并排站在一起,从包裹着巨树的五行光幕上延伸出一只五色的巨手,带着庞大的能量风暴抓向龙青青。    没有想象中的狂暴场面,龙青青和三兽神态安详的在巨手中缓缓破碎,“青姨,不…”眼看着龙青青破碎成点点光华被巨手吸收,逍遥肝胆俱裂终于嘶吼出声。    龙青青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消失,感受到逍遥的悲意,龙青青眼中闪过一丝轻柔,有些惨白的对逍遥说道:“逍遥,不要悲伤,不要难过,不要痛苦,不要自责,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逍遥,你知道吗?这两年时间里面,你带给我很多的快乐…”    逍遥已经是泪流满面的朝着五行光幕轰击,“轰…”的一声逍遥被五行光幕直接掀翻,在五行光幕庞大的能量之下,逍遥根本不可能做任何事情。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逍遥内心充满内疚和自责,歇斯底里的吼着:    “青姨,都是不的错,都是我的错啊…要是我不出现?要是自己不接受该死的惊龙传承?要是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么青姨你就不会死,青姨…”    听着逍遥歇斯底里的怒骂,龙青青双眼微红两行清泪顺着那张倾国倾城,此刻已经煞白的脸颊滑落,颤声道:    “不…逍遥,不是你的错,你要记住,不管将来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你都要记住,紧紧把握住出现在面前的机会。不…不要忘记你答应过青姨,你…不…会…让…青…姨…失…望…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龙青青和三只小兽消失在五行巨手中,“不…”悲吼一声,逍遥呆呆的看着龙青青消散的方向。    吸收完龙青青四个的能量之后,五行巨手猛的回到五行光幕之中,“轰轰轰…”伴随着一阵阵惊天的巨响,须弥之境中山群坍塌,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壑以巨树为中心大地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    包裹在五行光幕中的巨树,想象被一股独大的力量提着一般,带着轰隆隆的轰鸣声越变越大越变越高,似乎有着一个庞然大物挣扎着要从地底爬出来…    而逍遥双眼无神的颓坐在光幕中,须弥之境的惊天巨变丝毫没有影响到包裹在五行光幕之中的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