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君子,虽然是白菲女神,但这个时候嘛,他觉得自己还是落跑的比较好,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闹出人命了,但这么大个事,如果没人来追本溯源那才是奇怪的事情了。

白菲的身体状况看上去还不错,而且她也执意让定锤赶紧滚蛋,所以定锤当时就放心了心理负担,屁颠屁颠的带着火腿肠和包子跑了路。

而在回去之后,定锤第一个任务就是打开电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没法掩盖,紧急新闻显然在做专题报道,接受采访的是个看上去就很不好相处的大叔,他表情凝重,对着电视机说:“区域安全委员会绝对会对这件事情调查到底,如果发现有人恶意行凶一定严惩不贷!”

他说话的时候,他四周的空气都扭曲了,就像是有人抽烟似的氤氤氲氲,显得相当有气势。

“这个人是区安委的副委员长,是上一代的精英战士,参加过不少战斗。”火腿肠像没事人似的蹦到定锤的腿上:“别看他人到中年,整个超级战士学院能战胜他的人都不到二十个。”

定锤低头看着正仰着头看着自己的火腿肠又好气又好笑:“**的好像没事人一样?”

火腿肠甩着尾巴蹦到了桌子上用爪子把包子最喜欢的弹弹球玩具拨来拨去:“我为什么有事?要抓也是抓你啊,谁会去管一只猫?”

“牛逼!”定锤重重的点点头,朝火腿肠伸出大拇指:“行,专业卖队友。”

而火腿肠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接着十分诡异的用脑袋蹭了蹭定锤手背:“我以后会给你的坟上送花的。”

“妈逼的!”定锤一把拎起火腿肠大声嚎道:“**这是玩我啊!”

火腿肠笑得全身发颤,这只大肥猫露出了一个完全不像是猫的表情:“那你怎么办?”

定锤冷哼一声,朝旁边正坐在床边玩魔方的包子喊了一声:“包子,晚上吃红烧猫肉!”

包子一听有吃,眼神立刻放亮,欢快的放下魔方拍着手围着定锤欢呼着:“哦哦,吃猫猫吃猫猫!”

看到包子那真会吃自己的眼神,火腿肠吓得脖子一缩:“喂!不能这么玩,她真的会把我扔到开水锅里去的!”

定锤吹了声口哨,捏住火腿肠的胡子:“反正我也快死了,无所谓了,到下头之后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火腿肠甩了甩头,用力的把定锤的手给甩了下去:“我说你会没事,你信不信?”

定锤扭头看了一眼火腿肠,有些沮丧的耸耸肩:“因为白菲帮我顶着?你没看电视么?人家说要一查到底。”

“查个屁,设施全毁,而且我的技术知道的人死的差不多了。”

听到火腿肠这么说,定锤突然想起什么了,一拍脑门:“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了,你说你爸是谁?”

“兰帕。全名兰帕拉莫,曾经世界上最天才的发明家和科学家,兰帕工业曾经是世界上最辉煌的工业帝国。我父亲发明了超级战士的波动增幅器,还有超级战士武器。毕生致力于超级战士研发。”火腿肠说话的时候昂首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是世界公认的传说级大师。”

“那你爸为什么会……会被超级战士追杀?”定锤的大脑明显不够用:“这应该放在哪都是个宝。”

“因为我爸是科学家,他对真理的追求永无止境,他能让超级战士变成神,也同样能让他们便会普通人。”

“哦……我知道了,就是矛与盾的关系。”

“矛与盾?”火腿肠的智商可是不低,瞬间就明白了定锤的意思,重重的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我爸晚年开始研发微观技术,可能你不明白,说白了就是一种空间与能量的转化关系,微观世界的能量体系,如果发展起来的话会出现超级可怕的武器,超越任何一个超级战士,甚至能毁灭世界,我爸好像叫它……”

“原子弹。”定锤耸耸肩:“氢弹、中子弹什么的。统称核弹。”

“你……”火腿肠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废你妈话,老子那个世界这玩意早普及了,人手一颗,夫妻吵架隔床扔原子弹,隔壁邻居闹纠纷都是互相扔氢弹的。”定锤漫无边际的吹起了牛逼:“有一次隔壁老王家那混混儿子把我惹了,我抄起三十颗原子弹就冲他家去了,吓得他跪在地上叫爸爸。”

“放屁!”火腿肠的毛都炸开了:“一听就吹牛!”

“操……你还不信!”

“别侮辱我的智商!那种武器的威力绝对不是个人能够拥有的,任何一个集权组织都会把这种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普及绝对不可能!”火腿肠在**跳来跳去:“不过你给我说说原子弹吧!”

“那个啊,我亲眼见过,有一次我在他们的试验场看过一次,非常漂亮,炸起来特别亮,而且没声音。”

“你离开多远看的?”

定锤摸着下巴佯装思索,想了一会儿之后,他一拍手:“怎么的不得有个一百多米啊,那玩意威力太大,离开太近了会被伤到的。”

“你放屁!”火腿肠飞起一爪子挠在定锤的脸上:“又在胡说!”

定锤挠了挠额头:“其实我也没见过……”

“这就对了嘛。”火腿肠抄起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定锤的手:“吹牛不是好孩子。那我继续说了。在开发这种武器的时候,我父亲发现了许多衍伸的技术,这些技术里面很多都可以用来遏制超级战士,像我们用的那种射线放大技术就是其中一种,比较简单,威力也比较小。但是你也看到的,如果偷袭的话,哪怕是像白菲那样的高级战士都没有反抗能力。”

定锤饶有深意的点点头:“为什么白菲会让我走,我觉得她应该知道了是我们干的好事……”

“不知道,她不是说要来找你吗?”火腿肠竖着尾巴在**转来转去:“那到时候问问她就是了。”

定锤长长的嗯了一声,走到窗口看了看外头:“好像还没人来抓我们哎?”

“是啊,不会有。”火腿肠欢快的蹦来蹦去:“白菲肯定说是意外,她是唯一的证人。”

说着,火腿肠四仰八叉的躺在**:“而且我觉得她看到那辆车的时候就已经对你起疑心了,那辆车是我老爹送给楼下那个怪叔叔的,他之所以能住在这里,都是我老爹的意思,不过他去世之后,怪叔叔就再也没开过那辆车了。”

“这样啊……那岂不是说你们很多仇人?”

“相当多!基本上每一个超级战士都是。”火腿肠重重的点头:“所以你要到处炫耀的话,会被暗杀。一个有准备的超级战士要杀你,你根本跑不掉。”

正说着话,大门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定锤和火腿肠不由自主的同时一哆嗦,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火腿肠用脑袋顶了顶定锤的屁股:“去开门!快去!”

“为啥是我……”

火腿肠举起它的猫爪子:“你觉得一个会开门的猫正常吗!”

定锤看了它一眼,仔细一想……发现也确实是这样,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鼓起勇气站了起来:“等一下如果是来抓我的……你跟包子就快点跑!知道不?”

“嗯……”火腿肠嘴上答应,但是却仍然窜上了定锤的肩头:“知道了。”

定锤叹了口气,慢慢的慢慢的靠近房门,接着拿着一把扫把站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拧开了一个缝……

透过缝隙,定锤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彪形大汉,反而是一个身上脏兮兮但仍然掩不住美丽面容的姑娘站在门后,她脸色有些难看,但却更平添一份柔弱的美丽……

“白……白……白白白……白……白菲……”定锤一下子结巴了,连忙扔下手里的扫把把门全部打开。

而他一开门,白菲果断的窜进了屋里,顺手关上了门,并用后背死死的顶住了门,接着伸手虚抓一下,屋子里的窗户全部自动关了起来,窗帘都被拉得严严实实。

“你……你要干什么?”定锤死死抓着自己的领口,然后一想……发现这不太对,接着索性闭上了眼:“来吧,我没问题……”

不过他闭上眼睛之后却久久没有感觉有人扑倒他,他微微睁开一只眼睛,发现白菲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身上,反而在翻箱倒柜的找起了什么东西。

“你……”

“别说话!”白菲一边撅着屁股找着东西一边对定锤说:“你是兰帕的子嗣对不对?他的资料呢!快给我!”

定锤和火腿肠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发现了严重的惊奇。接着在火腿肠的示意下,定锤上前一步问道:“什么资料?我不知道什么资料……”

“别装了!我在学校的一间废弃很久的资料库里看过一些违禁的资料,里头就有这种脑波扩大器的介绍!连反应都是一样的!你骗不了我!”白菲找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发现,转过头看着定锤:“把资料给我!”

定锤一怔,他扭头看了看火腿肠,吞了口唾沫:“我……我真的没资料……这……”

他眼珠子一转:“这都是我老爸口头传授给我的。”

“老爸……”白菲眨巴了两下眼睛,接着表情变得一阵狂喜:“你真的是兰帕的儿子???!!!”

“啊……”定锤支吾了一阵,然后回忆了一下火腿肠的叙述,接着点点头:“是的,我就是兰帕拉莫的儿子。”

“兰帕拉莫……看来你真的是了,没有人知道兰帕的真名,我也是从那些他封存的手稿介绍里才知道的。”白菲的表情瞬间变得欣喜若狂:“太棒了……太棒了!!!”

“什么意思?”定锤深呼吸一口气:“你……”

“我有今天的成就,就是靠兰帕的笔记。”白菲胡乱用手抹了一下脏兮兮的脸蛋:“也就是说,我算是兰帕的学生!”

定锤佯装镇定:“那然后呢?”

“我对他的围观量子研究非常感兴趣,我觉得这个世界肯定有我们的眼睛看不见、大脑感觉不到的力量存在,而且这力量大到惊人。”

定锤刚想说话,火腿肠突然挠了他脖子一下,鬼精灵的定锤眨巴了两下眼睛,咳嗽了两声:“我去上个厕所,那个谁……包子,给姐姐倒杯水。”

包子抬头看了定锤一眼又看了看白菲,哼了一声把脑袋拧到了另外一边……

“嘿,你这小东西……那白菲,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拉屎。”

白菲似乎沉浸在兴奋中,根本不在乎定锤说话粗俗,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然后目送定锤去拉屎……

走进厕所之后,火腿肠跳到了洗漱台上,仰头看着定锤:“她好像认定你是我了。”

“然后呢?”

“然后?你动动脑子。”火腿肠来回踱步:“你想回家,我想拿回身体。如果没有人帮忙的话,进程会慢很多,不如我们将计就计,看她也是个科学狂人,不如我们利用她。”

定锤迟疑了片刻,但是最终还是点点头,毕竟女神太远、回家太急,白菲这种女人对于定锤来说,那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而回家却是一种唾手可及的希望。

“你就顺着她的话说,然后顺着她的想法来。反正具体操作我来做。”火腿肠重重的点点头:“然后我们各取所需,你觉得呢?我亲爱的锤锤。”

“成交。”定锤用力一弹火腿肠的额头:“就这么办!”

在厕所里坐了大概一泡屎的功夫,定锤佯装着系着裤腰带走出厕所,然后走到正在翻阅一本笔记本的白菲面前。

“这里头说的时空论真的可行吗?”白菲朝定锤扬扬手上的笔记本:“世界的规则在于等价交换对吗?”

定锤哪懂这个啊……但是呢,他自己可不就是被置换出来的么,所以他顺着火腿肠的话说道:“就是这样的,两个平行空间如果需要兑换某种物品,则需要相应的消耗品,比如你想从一个不属于这个空间的空间弄出一个杯子,那么你就要给它一个差不多的东西,嗯……还要考虑耗损,比如你换来的是一百克的,那么你可能就要付出一百二十克,作为逸散耗损。”

好在定锤记性不错,这都是火腿肠给他解释的原话,所以他稍加改动告诉给白菲,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听到定锤如此专业的解释,白菲就此再也不相信他是那个卖包子的傻乎乎的年轻人,反而把他当成了一个掩盖很好的科学家,眼神简直炙热的喷出了火花。

“那这个实验条件是什么?如果从微观角度出发的分析结论和理论基础从哪里得来的?”

定锤心头一滞……这**毛问题他哪知道,许是火腿肠知道,但这时候他也不能靠火腿肠啊。要知道白菲这种科学狂热者,在知道他和火腿肠的关系之后,不把自己解剖研究成份才有鬼了呢……

所以定锤支吾了一阵:“我嘴笨,不过我可以直接给你做演示。”

“好啊好啊!”白菲一阵欣喜,但是接着就垂头丧气了起来:“可是……这技术是绝对禁止的,任何人进行研究都会被处罚。”

定锤看了看火腿肠,摆出一个自认为奸诈的表情:“你想办法让我进超级战士学院,再找一个没人能发现的地方就好了。”

“对!”白菲眼睛豁然一亮:“越危险就越安全,谁也不会知道在那里会有人研究禁止科技!”

定锤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你看什么时候可以?我的包子可能不能再卖了,我也要吃饭的。”

“我这就去办,但是不可能是很好的职位,早上跟你说过的一个巡逻的岗位可以吗?”白菲不自觉的开始对定锤客气了起来:“我的能力有限,请见谅。”

定锤心头像是被铁锤重击了一下,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的点点头:“可以。”

“那我就去办了。”

看着白菲托着疲惫的身体欢快的离开,定锤非常不是滋味,而蹲在窗口的火腿肠仰头看了看定锤的下巴:“怎么?难受啊?”

“嗯……”

“别想了,你这种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她呢,要离她远一点,不然你这水平,一下子就露馅了。”火腿肠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定锤的掌心:“不是你的就永远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的别舔我,恶心不恶心。”定锤甩了甩手:“滚滚滚,都是你害的。”

火腿肠倒是习惯了定锤的德行,咯咯笑着蹦到了地上:“去准备准备,要去超级战士学院工作咯,别太丢人了。”

“等你的身体回来了,咱能喝杯酒拜个把子么?”定锤突然顿住了:“恐怕不行……我走了你身体才能回来。”

火腿肠也是一愣,然后不无伤感的说:“是啊……不过我不喝酒的,你也不用太失望了,我们应该是没缘分见面的。”

定锤点点头然后回头指了指包子:“这个傻姑娘……”

“放心,你走了我能养活她。”

“妈了个逼的,不许占她便宜,不许搞她听见没?”

“搞个屁。”火腿肠白了定锤一眼,屁颠屁颠的不知道钻进了哪个角落。

定锤抠了抠鼻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