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城市的市长……

这是定锤曾经想也不敢想的,在曾经的日子里,他最渴望的就是买彩票中个两亿,然后买量豪华车每个礼拜五下午往大学门口一戳,接上几个漂亮班花去小别墅里玩**派对。

虽然这座城市与其说是城市更不如说是一个小村,而且还是特别穷特别闭塞的小村,可这份责任对于定锤来说却是相当沉重。

就在刚才,缪给送来了一份清单,这份清单足足厚达十八页共一千一百四十大项,三千一百三十五小项,而定锤手头上能完成的仅仅只有六项,其余的不是缺钱就是少人。

这让定锤这个市长脑袋都憋大了,要钱也要不着钱,要人也没有人,虽然现在汉默那帮人暂时加入了这里,可算上老弱妇孺也就只有两百来人,还有一小半是没有接受过教育的纯文盲,除了这里有一定的地理和环境优势之外,定锤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而且这还不算,团队里唯一的统计学高手莫辉还因为死了爹现在根本就处于一个狂暴姿态,如果不是让蝴蝶控制住他,恐怕现在他都该回去拿斧子跟人拼命了,这让本来就一筹莫展的定锤是又无奈又无力。

“来来来,我来给你普及一下地区发展指数是怎么算的。”缪拿着一叠资料:“首先需要充沛的原料,这一条满足。但是其次需要一个可以吞吐大量流动人口的城市,这……很困难。第三呢,则是有大量的受过基础教育的初级劳动者从事生产加工。第四就是拥有一定的物流集散能力,可以形成贸易网络,我们除了第一条,其他都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定锤把手里的东西随便一扔:“一条条的完成要多久?”

“如果不考虑资金问题,需要五十到七十年,如果考虑资金和管理那么更长。”

“老子没时间。”定锤眉头一皱:“我没啥文化,所以我不管是考试还是考验,第一个想法就他娘的是作弊。”

说着,定锤站起身看着缪:“什么发展指数的,老子听不懂。今天之内给我拿出一个作弊计划书,以最快的速度先让人多起来!”

“这个怎么作弊?”缪苦着脸:“你别闹好吗?”

“闹?我闹个屁,老子就三年,你看着办!还想不想衣锦还乡去看你闺女媳妇了?”

这句话显然戳了缪的死穴,他脸色连变三变,默默的点点头:“我会去想办法。”

定锤嗯了一声,背着手朝正在劳动的汉默身边走了过去,并下作的捏了捏她的屁股:“跟我过来。”

汉默似乎是已经习惯被定锤捏屁股了,弄得就跟普通打招呼的方式似的,根本不被她介意,乖乖的跟着定锤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你们族里一共多少人。”定锤靠在一颗大石头上左右看了看:“你们那谁有烟?”

汉默看着他轻轻摇头:“没有烟,我们族里一共有五百人左右。”

“今天你回去。”定锤双手抱臂:“把所有人都弄来。”

“为什么?”当涉及这种问题的时候,汉默本能的选择了警惕:“我给你当人质就好了。”

“少废话,哪轮到你选了。”定锤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现在就动身,明天太阳下山前没回来的话,你懂的。”

汉默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们,咬了咬嘴唇:“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听到她的话,定锤却突然不说话了,看着汉默亚麻色的眼睛吧唧了两下嘴,然后转身就走:“我很忙的,没那么多为什么。”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汉默却不傻,她当然意识到了机会,当了近十年的游牧民族,这种四处被人驱赶捕捉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而且还因为这样直接导致了族人的生育率极为低下,而这一次有一个人能承诺保护整个族群,而且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俨然是主体族群,这种事情傻子才不干呢。

所以她二话没说,骑上唯一没有损坏的摩托车扬长而去,而定锤看着她离开之后,转过身坐在旗杆子底下对火腿肠说:“你说这人是奇怪不奇怪,老子居然成市长了。”

“你算个屁市长,顶多算个包工头。”火腿肠的找茬本领一如既往:“我估计大总统就是把你放这放几年,然后直接把你调回去的。”

“我可没几年的时间。对了,你那个智能系统搞定了?”

“早呢,出问题了。植物跟机械的结合不如人类和机械,所以我和白菲在等着叶子回执资料,一百多斤的资料,等她整理出来了也几个月了。”火腿肠叹了口气:“现在就靠白菲在那边做基础测试了,其实她也不太想过来。而且不是我说,人家又不喜欢你,你老贴人家冷屁股干什么?”

定锤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仰头叹了口气:“所以我在这证明自己不是,别的不说,总不能老让人家给我遮风避雨啊,太丢人了。”

“哟哟哟,怎么感觉还长大了一点呢?”火腿肠语气十分奇怪:“我都不敢认你了。”

定锤垂下眼睛看了看火腿肠:“走,我带你去洗澡。”

一听洗澡,火腿肠立刻就要跑,可没跑两步却被定锤给拽住了尾巴开始往后拖,地上留下了两道无奈的刹车线:“放开我!你这是公报私仇,快点放开我!”

不过任由它怎么叫唤,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的,最终被定锤拎着扔到了湖水里,然后开始像洗抹布似的给它洗起了澡澡,期间惨叫声连绵不断。

“定锤,过来一下!”

正在定锤折磨火腿肠的时候,缪突然来到了他们身边,轻轻拍了拍一身是水的定锤,然后怪怪的看着他:“也就是你敢这样欺负这家伙。”

“它就他妈是欠欺负。”定锤把火腿肠从水里捞起来然后把瑟瑟发抖的火腿肠包在自己衣服里:“什么事?”

“我有个规划,我们可以骗预算。”缪眉飞色舞的说道:“过来,我悄悄跟你说。”

来到僻静处,缪展开一张地图,指着离这里大概两百公里的一座城市:“从这骗钱,然后……”

说完,他展开另外一副地图,在上面离这不远的一座山:“这里有个流放区,里头大概有一千个犯人,我们挑选可以用的出来,但是要小心,这里不乏有穷凶极恶的坏人。”

定锤一撇嘴:“到了爷这,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穷凶极恶算个屁!叔叔有的是招折腾他们。”

缪一听,拍了拍手:“这样,明天你带上任命公文和权利文书,我们去那座城市一趟,接着中间去一趟流放区,晚上之前回来。”

“那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定锤点点头:“过去之后要干点啥?”

“到时候我会交代你的。”缪的眼神充满的神采,俨然是个老混蛋的样子:“这种事我太得心应手了。”

等到了晚上,定锤和老酒馆把自己关在房间了一直聊到了深夜,屋子里时而传出激烈的夹杂着污言秽语的争吵声,时而爆发出激烈的笑声,在夜晚幽静的山谷中悠扬飘荡。

只不过除了火腿肠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一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家伙在里头到底说了什么,更不知道作为“市长”的定锤在里头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只不过他们都知道,这两个家伙肯定是要干或者已经干了什么坏事。

“对了,老头。”定锤站在门口的对红光满面的老酒鬼说道:“这个市的名字肯定不能用了,换一个。”

“这太简单了,用你的右手命名。”缪看了一眼定锤的右手:“它是有名字的,叫吉尔伽美什。”

“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定锤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是那个手套喔?”

“嗯,它只是一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名叫狮子。”缪摊开手:“是一把剑。吉尔伽美什右手为攻左手为盾,具有斩杀神的力量。”

“别闹,科技制品而已啦。”定锤挥挥手:“别说的那么玄乎?”

“你真的认为它是单纯的人工制品吗?”缪微微一笑:“不过现在也不是你知道的时候,等到了适当的时机你自然会知道。”

“嘁,一破手套还装腔作势,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定锤一脸不在乎的关上了门,不过在他关了门之后却仔细端详起自己的手来,并小声说:“既然你这么牛逼,那以后就靠你了。”

话音落,手套突然完整的出现在了定锤的右手上,华光一闪,但是接着又慢慢的隐没在了他的皮肤之中,根本找不出任何痕迹。

“看来你丫是答应了哦。”定锤嘿嘿一笑:“那我就去睡觉了喔。”

---

马上还要一章哈,不要急嘛……虽然收藏只有三千人,但我觉得大家能一如既往的喜欢我,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呢。四月一日上架之后呢,请大家务必花个一瓶可乐钱订阅一下哈,因为编辑大爷说了,如果上架之后成绩还行的话,会补强推……补哦!~~~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