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早起,在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摆出各种猥琐的造型,想象自己是托尼·斯塔克。

其实说起来也挺像的,除了肤色不一样之外,胸口一样有一个莹莹发光的盘子,一样都有自己的盔甲,而且一样贱……

“贾维斯,帮我穿衣服。”

定锤嘴里刚说完,然后他接着换了音色用机器人的语调说着:“是的,主人。”,接着自己就这么**呼呼的往挂在墙上的衣服里头钻,自以为很帅……

不过他穿完衣服之后,他却不得不可怜巴巴的又把衣服脱下来,因为衣服挂在墙上,他垫着脚传完之后很自然的就被卡在了那里,相当蛋疼。

“火腿肠!”定锤穿好衣服之后,气急败坏的喊道:“过来!快点!”

不多一会,火腿肠嗖嗖的钻了过来,蹲在他的面前,仰着脑袋看着他:“没事别那么丧心病狂的喊,我还以为你要猝死呢。”

定锤用湿漉漉的脚在火腿肠身上蹭了两下:“去,开发一个系统。”

“系统?”火腿肠一怔:“那是什么?”

接下来,定锤这个蛋疼加无聊到极点的人居然用了整整三个钟头把钢铁侠里头那个超级人工智能描述给了火腿肠。

本来正常人都不会对这玩意感兴趣,但火腿肠显然也不是什么正常人,甚至它在听到一半的时候还把白菲和叶子都召集了过来,让定锤这个没文化的家伙给这三个高智商高学历的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课程。

“那怎么才能让它具备自我判断能力呢?计算机里一切的运算基础都是二进制的,任何计算机都只能是个复杂的是非题计算器,根本不可能去自主判断啊。”白菲虽然对这玩意也相当感兴趣,可对实际的问题她倒也没疏忽:“而且这样的系统看起来更像一个生命体,可制造一个有智慧的生物,没有人能办到。智慧生物都是因为意外而诞生的。”

“不!”叶子眼睛亮了起来:“我们无法制作一个新的智慧系统,但是我们有大树!大树是一个强大而且具有自主判断能力的高级生命体,它的智商不会低于人类的平均值!”

火腿肠的尾巴一下子翘得老高,兴致盎然的围上了叶子,接着两个人一只猫针对这个智能系统的开发问题陷入了激烈的争论。

而这些专业的东西,定锤显然是插不进话了,所以只能自己出去溜达,而且甚至于他离开这里的时候都没有人搭理他,除了包子……

因为包子也听不懂,但是她之所以能坐在旁边听上三个小时,只是单纯喜欢听定锤说话罢了。

所以当定锤出门的时候,包子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乖巧的牵着定锤的手走在已经春风拂面的树林小道上。

不过定锤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这三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让他从发现自己跟钢铁侠很相似的兴奋中冷静了过来。可当冷静之后,一大堆的问题就接踵而至,这些事即使定锤再没心没肺都不可能再当做没事发生了。

“包子,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你怎么办。”定锤捏着包子的手,说这些话的时候,着实有些酸涩,因为自己最多最多还能存在三年,三年……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那可就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而在这三年的时间过完之后,他无论如何都要离开。不是离开这个世界就是离开这个“世界”,其他人都好说,无论是叶子、火腿肠还是白菲都是成年人,完全能够适应这种分离,可包子呢?

当初把包子捡回家之后、第一次遗弃她但不成功之后,定锤就已经没有打算再遗弃包子了,而且以包子对定锤的依恋程度,她也绝对不可能接受定锤离他而去。

“跟你走。”包子根本不明白这个离开的深层含义:“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看着包子斩钉截铁的样子,定锤耸耸肩却没再说什么,虽然这个小姑娘让定锤打心眼儿里心疼,但是总有一天是要分别的吧。虽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酸涩,可……有些事情没的选呢,不过定锤觉得还是等包子再大一点再告诉她,这样起码能去理解。

“包子……你怎么了?”包子仰着头看着刚才还很二很开心的定锤现在却显得低落异常:“是不是我惹你不高兴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定锤闻言露出笑脸,揉着包子的脑袋瓜子:“傻姑娘,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了,我没事的,就是有点憋气。”

“那我给你揉揉!”包子一听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立刻高兴的伸出手帮定锤揉起了胸口:“好点了没有呀?”

“好了好了,全好了。”定锤伸手捏了几下包子的脸蛋:“你以后要加油训练哦!”

“嗯!”包子重重的点头:“那包子你也要加油!”

“没问题。”定锤低头看了一眼包子已经初见雏形的倾国容颜,呵呵一乐:“你以后肯定比白菲还漂亮。”

“那是当然!”包子撅起嘴:“她哪里好了。”

两个人说着话,慢慢走到了生活区,此时刚过午饭的点,加上又是休息日,周围那些不是超级学员的普通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走在路上,看上去十分热闹,跟叶子居住的那片静谧的森林比起来,简直恍若隔世。

定锤来这其实是想质问穆杉的,这次的训练,定锤根本就没有听穆杉提到过哪怕只字片语,这种行为简直不可忍,要不是自己可能打不过他,定锤绝对会提着刀子冲上去跟穆杉玩命。

来到教员的宿舍之后,定锤敲开了穆杉的大门,可打开门的却是一个带着风尘味的女人,她看到定锤之后先是一惊,然后慢慢低下了头往后缩了一步,声音细弱蚊蝇:“你……你找谁?”

定锤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也是愣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不是那个……小红?”

“啊……你……你认错人了。”她低着头躲避着定锤的视线,并大声喊道:“杉,有人找你,我先回去了。”

“不是说好等下一起出去逛街买衣服吗?你怎么先回去了?”穆杉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对了,电影票我都买好呀。”

“那……那晚点吧……我有点事。”

说完,小红从定锤身边低着头快速的夺门而出,而定锤则一直扭头看着她离开之后才走进了屋子,大喇喇的往穆杉的沙发上一坐毫不客气的拆开了一袋显然是为姑娘准备的零食吃了两口就往包子手里一塞。

很快,穆杉提着裤子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坐没坐相的定锤时他明显呆滞了几秒,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才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是啊,我来这耽误你跟一只鸡逛街吃饭买衣服看电影了。”定锤的语气很冲:“见着我没死,是不是挺失落啊?”

穆杉皱起眉头:“你怎么这么说话?”

定锤一听,一只手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然后站起身一把拽住了穆杉的领子:“知道我差点死了吗?”

穆杉一顿,脑子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是任由定锤拽着他的领子,一动不动。整个房间只有包子吃零食时的咔嚓声。

“你为什么会死掉?”

看见穆杉的表情并不像明知故问,这下反倒是定锤犯难了,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穆杉:“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可**是超级战士啊!”定锤双手继续收紧:“别给我装傻充愣,老子当你是朋友,**把老子往死里玩?”

“等等……”穆杉似乎也彻底蒙圈了:“你先松手,慢慢说!”

看着他的样子,定锤决定先放他一马,松手之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接着把过去之后的事情和盘托出,虽然中间少不得一些关于自己多么勇猛、多么牛逼的添油加醋,不过总的来说剧情还是没有偏离。

“居然有这种事?”穆杉听完脸色苍白:“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定锤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他冷笑着:“连蝴蝶都知道,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你不是超级战士么?”

穆杉低着头,然后豁然站起来走到窗口之后回头看了定锤一眼,沉沉说道:“等我回来给你解释。”

话音未落,穆杉突然腾空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朝远方飞去,一眨眼就消失不见,剩下定锤一头雾水。

“这是闹哪出?”

包子在旁边吧唧着嘴,仰着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突然神秘兮兮的对定锤说:“包子包子,楼上有人在看着我们!”

定锤一怔,接着本能的把右手……定锤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没有变成他希望的东西,但上头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又进化?”

还没等他去感受右手的变化,然后就感觉右手在指引着自己,接着第一股属于自己的精神力散发了出来,并在一瞬间笼罩了整件屋子,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比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鼻子闻都要真切,就好像屋子里所有的东西,无论是灰尘亦或是空气都成为了定锤的一部分,有一种唾手可及的感觉。

而在这种超敏锐的触觉下,定锤果断的感觉了一种被窥探的感觉,可当他刚准备顺着这种感觉用精神力去触摸的时候,那种怪异的感觉顿时消失,似乎就只剩下了一层淡淡的空气。

“走了走了。”包子点着头,扬着小拳头:“他要敢下来,我就打爆他的头!”

定锤本来皱着的眉头被包子这么一句话给逗乐了,她昨天晚上被吓成那熊样了,现在再说这话就显得特别蠢,不过这蠢放在包子身上,那也只能是蠢萌蠢萌的。

得到新能力的定锤并不觉的多高兴,但这时刻被人监视的感觉却让他十分难受,他坐回位置之后,并不敢收回自己的精神力,就这么一直撑在那里默默的等着穆杉回来。

而真等到穆杉返回的时候,定锤这厮早就因为精神力透支而睡倒在了沙发上,要是中途有人想干掉他的话,估计他现在都能变成一锅红烧肉了。倒是包子一直坐在那吃吃,把一桌子穆杉原本准备给小红买的零食吃了个七七八八。

对于这些穆杉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只是走到定锤身边把他轻轻摇醒:“我去问清楚了。”

“啊?”定锤迷迷糊糊的:“问啥?”

“对不起,这是我这个班主任的失职,预科班是可以不用进行考核的。”穆杉的头深深低了下去:“我不敢想象如果出了事,我应该怎么办。”

看着穆杉的样子,定锤反倒傻了,语气也软了下来:“行了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训练是常规战士班的训练,而我以为会对你们有所提高,所以强行要报上去的,所以……都怪我。”穆杉的眼圈通红,头深深的埋了下去:“对不起……对不起……”

“我操……一大男人哭鸡毛。”定锤叹了口气:“你不是超级战士么?连这个都不懂?”

“我……”穆杉愧疚的看着定锤:“我……我是直接选拔上去的,和白菲一样是不需要上战场的。而且我的朋友很少,也很少和人交流,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算了。”定锤叹了口气,发现自己也拿这个没啥**用的男人没办法,这种动不动就哭鼻子的男人,指望他去了解什么金戈铁马,这他妈太不现实了:“不过麻烦你好歹把大家都知道的事告诉我们行么?我是说还有下次的话。”

穆杉单手捏着额头,鼻涕泡都哭出来了,简直已经不能看了。定锤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还有,我要退出学院。爷爷不干了。”

“不可以……”穆杉百忙之中还抽空回答了定锤的话:“私自退出算叛国。”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穆杉连忙把眼泪鼻涕擦掉,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的对定锤说:“我去开开门。”

“要不要这个也汇报……”定锤摇摇头:“去吧。”

而穆杉开门之后,发现外头站着几个穿着风衣的人,他们朝穆杉出示了一下证件:“仲裁委员会。”

穆杉一愣:“怎么了?”

“没有你的事。”其中一个人从门缝里看了定锤一眼,然后对穆杉说:“先让我们进去。”

面对仲裁委员会的时候,穆杉显得十分紧张,所以他们说什么穆杉只能照做。当他把门打开之后,外头的三个人走了进来,看了定锤和包子一眼,接着就不搭理他们了,继续对穆杉说:“我希望你能把你们班上的孙定锤叫来,我们需要他协助调查。”

定锤一听,顿时一身白毛汗,但是他仍然淡定的捏了捏包子的手,示意她不要出声。而穆杉也不是笨蛋,瞄了定锤一眼之后问道:“有什么事么?”

“有人向委员会举报说他涉嫌在考核中作弊。”

“那你们为什么找我?”

“因为他所居住的地方是委员会的禁区。”一个穿白色风衣的人回答道:“但是具体事项不方便透露,请你让他过来。”

定锤一听,夹着屁股站起身笑着对穆杉说:“杉,我们就先回去了。”

穆杉点点头:“回去吧,晚上别玩太晚啊。”

可定锤还没走两步,白风衣突然伸出手拦住了定锤:“你留步,在嫌疑人来之前,谁也不许离开这间屋子。”

定锤笑眯眯的问道:“你们办事,我听见了多不好啊。”

白风衣听他这么说,回头看了看同伴,而他的同伴都点了点头,然后他挥手示意定锤可以离开。

定锤尽全力保持着心跳的平稳,带着包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并轻轻的打开了门:“走了啊,你们聊。”,可就在这时,又有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为首的一个人一拍定锤的肩膀:

“孙定锤,请留步。”

定锤转过身,发现居然是安保部的部长,那个叫库的家伙,似乎跟白菲关系不错的那个。而他身后带着两个人,站在那堵着定锤:“我是来协助仲裁员工作的,没想到还真的能遇见你。”

他的话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他们转过头看着孙定锤:“你就是?”

“没错。”库吹了声口哨:“老熟人了,对吧。”

定锤咬了咬牙:“你们要找我干什么?”

“协助调查,作弊是重罪。”仲裁员很客气的说着很可怕的话:“带走。”

“等等。”孙定锤用力按住要动手的包子,并蹲下身子对包子说道:“回去,找白菲和叶子姐,别冲动。”

定锤知道这仲裁委员会可是不好惹的,这玩意就好比是国安,被国安带走可不是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不过幸好……国安也是警察,跟警察打交道定锤可是高手呢。

把包子赶走了之后,定锤站起身,谄媚的笑道:“政府,咱们可以走了,放心我不跑,不用铐我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