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返率百分之九十以上?”

“是的,达纳基斯将军。”入春站得笔挺,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道:“这是有记载以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身穿将帅服的将军坐在桌子后头用鹰似的眼睛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幕僚们都被他的眼神逼得不敢抬头。

“今年的实力特别强?”将军的声音就像是用粗砂纸打磨过似的,非常低沉而且粗粝:“亦或是……作弊?”

入春干净利落的低下头,以示肯定:“但这并不在违规的行列,所以我只能把情况上报给您。”

“哦?那我倒要听听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将军饶有兴趣的看着入春:“不违规的作弊,我还真没有听过。”

入春没有隐瞒,把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给了他的长官,就像一偏干涩的记叙文,没有任何润色。但也正是这样的风格,达纳基斯将军很轻易的就从他的话里读出了重点。

“你是说有人组织这些人在一起?而且还用科学分组强弱搭配让他们全部通过?”达纳基斯将军显得有些意外:“这不可能,在这种环境下,人一定会陷入无尽的夺取和复仇中,怎么可能被整合?”

“因为他们保障了岛上所有人的基础需求,甚至还建立了基础的供求秩序,用很简单的方法维系了一个微型社会的稳定。”入春接着补充道:“而且这批学员中,我发现了一名破法者和一名准3S级战士。”

听到这句话,将军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你说什么!?”

“破法者,准SSS级战士。”入春重复了一遍:“全系。”

“把具体情况告诉我,越详细越好!”达纳基斯将军的语气显得非常急促:“这两种能力者为什么会同时出现?”

入春似乎并没有办法解释这个问题,所以他只能继续机械的解释道:“破法者还处于初级,但如果进行系统训练的话则会变成我们急缺的人才。而那个全系准3S战士在性格上有很大的问题,其他没有任何缺点,他在考官审核时以一敌五。”

将军听罢,坐回了座位,他双手放在下巴上,眼睛凝视着入春,受过伤的喉咙因为呼吸而发出呼哧呼哧的诡异声响。

“将军。”入春仰起头:“我想知道您的意见。”

“全系3S很稀有,但是还没到没他不行的地步。”将军深呼吸一口:“还有,在岛上建立秩序的人是谁?”

“破法者。”

“哦?”将军眉头一挑:“现在看起来,我倒对这个破法者有点兴趣了。”

“将军……”入春露出一个非常僵硬的笑容:“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破法者的脾气似并不比全系3S好上多少,他并不喜欢遵守规矩。”

“不不不。”将军连连摆手:“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少,没有想到可以在同一期里遇见两个稀有职业,你知道该怎么办吗?一个都不能少!”

入春重重的点头:“明白。”

而此刻定锤也满怀疲惫的回到学院,在经过那尊巨大雕像的时候,定锤仰头看着它,叹了口气说道:“爷爷又回来了,最近有想爷爷没有?”

这边正说着话,定锤突然发现旁边有一道黑影窜了过去,无论从速度、身形还是姿势,定锤一眼就给认了出来,这黑影可不就是——火腿肠。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招呼,那道黑影就已经熟练的窜上了他的肩膀,行动非常利索。

“脏死了。”火腿肠刚跳上去,转眼又给跳了下来,悻悻的甩着尾巴:“你身上都臭了!”

定锤闻了闻自己胳肢窝,发现确实有股怪味,但是他却毫无愧色的摊开手:“这叫纯爷们的气息,来来来,多闻闻对你身体发育有好处。”

火腿肠可不吃他这一套,一脸嫌弃的跑得老远,然后蹲坐在路上看着定锤:“我还以为你会死掉呢。”

定锤耸耸肩,痞气十足的吹了声口哨,然后自顾自的往前走着:“我懒得再说什么了,反正都不是什么事。”

可定锤刚走没两步,他突然感觉脑袋一沉,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玩命的拽他似的。这种情况在之前的三十天里不止一次出现,而好在每次都有蝴蝶在旁边帮他解围,而出现这种情况也就代表附着在他身上的那个怪物正在试图跟他交流。

“傻吊,我是不会搭理你的。”定锤突然站定,毫无预兆的骂了一声:“老子不想跟你聊天。”

定锤对蝴蝶的话深信不疑,绝对不可以去搭理那个怪物,现在它被超强的牢笼困住,而定锤就是掌握那把钥匙的人,别人都没有办法释放它,除了定锤。而如果一旦把它放出来,那么作为一个有智商的精神灵体,它肯定不会允许再被人封起来,要知道哪怕是兔子在绝望一击的时候都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更何况是一个需要那么多高手才能压制住的怪物。

“它又骚扰你了?”火腿肠瞪着迷茫的双眼窜到定锤旁边:“你是不是已经学会了怎么控制它?”

定锤晃了晃脑袋,深呼吸了一口,用力的点点头:“老子在那边可是学的不少东西!”

来到叶子家门口的时候,大树似乎感应到了定锤的到来,它轻轻舒展着枝桠跟定锤打着招呼。

“大树,好久不见。”

定锤冲大树打了声招呼,然后径直推开了门。可当他进去之后发现叶子并不在,屋里黑漆漆一片,没有熟悉的热牛奶和不穿胸罩的叶子姐。

“叶子呢?”

“跟白菲出去吃饭了。”火腿肠窜进屋:“赶紧洗澡去!”

它话还没说完,包子突然惊慌失措的从后头钻了进来并从后头抱住了定锤的腰,瑟瑟发抖。

“怎么了?”定锤反手抱住包子,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

包子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她仰起头颤颤巍巍的指着外头说道:“有人……有人!外头有人在偷偷看我们呢。”

“有人?”定锤眯着眼,看了看火腿肠:“走,去看看!”

说着,定锤的右手完全金属化并插在口袋里,带着包子和火腿肠走了出去:“那人在哪?”

包子小心翼翼拽着定锤的衣角,在他背后只露出半只眼睛伸手指向一个黑漆漆的草丛:“那里!”

定锤点上一根烟拉着包子走向那丛杂草,一边走一边喊着:“给老子滚出来!”

可是还没等他说完,草丛里一道寒光闪过,接着一柄匕首穿刺而来。速度非常之快,如果没有防备,基本上就被直直的戳到了脸上,不过幸好定锤早有准备,他本能的用手挡在那匕首的路径上。

“叮”

一声脆响之后,匕首应声而断,接着使匕首的人突然往后一闪,接着二话不说就跳上了不远处的一棵树,接着像闪电似的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定锤皱着眉头看着那个黑衣人消失的地方,看了一阵之后才弯腰捡起那把匕首:“有人要杀我?”

火腿肠也变得格外严肃:“看来已经有人开始注意你了。”

“等等,刚才那个家伙用的不是精神力!”定锤把手中的断成两截的匕首捏成碎片:“可是他怎么能够跑的比兔子还快?”

火腿肠默默的摇摇头,走到草丛里用它猫咪所特有的视觉和嗅觉观察了起来,可看了半天除了微弱的存在痕迹之外,它并没找到任何一点有价值的线索。

“善于隐藏踪迹,不使用精神力。这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专门刺杀超级战士的组织。”

定锤回过头,发现白菲和叶子正朝他们走过来,距离大概在五米左右,白菲手中提着购物袋,而叶子则警惕的看着周围。

“啊……”定锤突然眉开眼笑,张开双手:“女神,我活着回来了!来抱一下。”

白菲皱着鼻子推开了脏兮兮的定锤,而叶子则落落大方跟定锤抱在了一起,不过么……跟叶子拥抱有个缺点,就是定锤的手很难在叶子身后交叉在一起。

抱也抱了,定锤满意的放开叶子,然后摊开手给白菲他们看手中的匕首:“差点,就差那么一点。”

白菲点点头:“不用找了,根本找不到的。仲裁委员会为了铲除他们都搭进去十几个超级战士了。这些人基本上是没办法被追踪的,而且用的都是最基础的攻击模式,任何人都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防备。”

“那我睡觉的时候不是死定了?”

“你不同。”白菲耸耸肩,看了一眼叶子:“大树可是二十四小时警戒的,而且你那个精神灵体也不会允许你被别人杀害。”

话虽是这么说,可定锤总觉得相当不自在,这种随时都可能被做掉的感觉让他打心眼里如坐针毡。

“那怎么办?我总是得出门的!”定锤眼睛来回游移着:“总不能天天防备着吧,而且哪个王八蛋连我这种瘪三都不放过!”

话刚说完,他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用力的甩了自己一巴掌:“妈的!肯定是罗杰!”

“不,罗杰根本不需要用这么麻烦的手段。”白菲面色严肃:“先回去,我有事跟你说。”

看她的语气和神态,定锤自然是一头雾水。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他自然跟着走了进去,而一走进去白菲马上双手平展,看上去就像要跟定锤拥抱似的。

定锤一愣,乐呵呵的就打算抱了过去,可刚走上去一步,他却感觉自己被精神护盾反向给控制住了。

接着白菲表情严肃的说道:“不要挣扎,不要击破。”

定锤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倒是也听从了白菲的建议,站在那一动不动,生怕自己又出现什么问题。

“火腿肠已经告诉我了,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什么兰帕的子嗣。”白菲上下打量着定锤:“但是这都没有影响,我们还是朋友。而我之所以把你固定住,是要排除你身上的隐性危险。”

说完,白菲走上前,手指在定锤的身上戳了戳,然后他的衣服应声而落,接着白菲把精神力集中在指尖,按在了定锤的胸口。

“你干什么啊?”

“别说话!”

白菲一头是汗,但是随着她的发力,定锤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精神符文亮了起来。接着白菲扭头问叶子:“就是这样吧?”

叶子点点头:“没错。”

“好的!”

“喂,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干啥?”

白菲没有功夫说话,所以回答他的是叶子,叶子走到白菲的身后看着定锤:“在你走后的这段时间,我们和火腿肠深度解读了你身上的符文,这种符文是一种生命符文,也就是说……你现在成了一颗种子,你的身体是这种子的养料,它正在把你改造成硅基生命!”

“啥?”

“硅基生命!”叶子加重了语气:“当你浑身上下布满这种符文的时候,它就会切断你的大脑和身体之间的联系,接着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改变你的身体构造,你会变成一个更适合它本体的一种生命体,而那时你身体里的精神灵体将不再被压抑,从而变成一个没有人能制服的怪物……可能用怪物不合适,只是你的身体你不再被你控制,但是你的大脑仍然清醒。”

这时,火腿肠也窜了过来:“父亲的笔记里说过,想要把自己变成硅基生命需要一系列复杂的变化,但一旦完成转换,那么你将无敌。”

“无敌不好么?”

“可是你不再是你,你会和它调换位置。”叶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你再想夺回身体也没有用了,因为身体已经不在是原来的身体了,会自主排斥。”

定锤一愣:“为什么会选择我?”

“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人大脑构造跟你可能有细微不同。”说着,叶子手指着太阳穴,用纯精神力构造出一个大脑的三维模型:“这是我的大脑,里面和你唯一的不同是中心处有一个类似核的东西,而你没有。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精神灵体一旦成为了你大脑的核心,就能完整转化,而之所以你会被这个精神灵体找上门,是因为它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排开其他所有的精神灵体!”

“可……不是说有契约战士吗?”

“契约战士是共用一个核心,而你没有!你懂吗?”火腿肠在定锤面前来回晃悠:“你肯定已经被什么人或者什么组织盯上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今天来刺杀你的人应该是几个组织里略弱小的那一方请来或者派来的,因为你的特殊性,很可能直接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

定锤低头看着身上发亮的符文:“那我应该怎么办?”

“找出真相!”白菲突然出声:“然后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你来到这个世界应该不是一场意外!”

火腿肠在旁边点着头:“不管是不是意外,你的时间从现在开始倒计时。”

定锤一怔:“多久?”

“三年。”

白菲盯着定锤,然后从叶子手上拿下一个巴掌大的圆盘,圆盘微微发亮,盘沿上有许多粘稠丝状的东西。

“这个是火腿肠那重新制作的时空置换机的核心部件,它蕴含巨大的能量和稳定性,能压制住你身体的变化。当它能量耗尽的时候,你也将变为另外一种生物。这个时间是三年,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在三年内完成。”

“可我没感觉有什么问题……而且到时候再换一片就是了。”

白菲看着定锤的眼睛,一言不发托起圆盘就按在了定锤的胸口。然后拿些丝状触手就像有生命一样,迅速与定锤的血肉融合在了一起。腐蚀、愈合、再腐蚀、再愈合,可定锤却浑然无感觉。

“真的没问题吗?”白菲看着定锤的迷茫的眼睛:“你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这就是变化之一。如果不加装这个,你在三个月内肯定会完全硅基化!到时谁也拦不住!”

“也就是说我必须回去?那这玩意掉了怎么办?”定锤看了看屋子里的人:“我……我不想回去了。”

“它?不会掉。”火腿肠咬了咬牙:“它是人工制造出来的已经稳定的硅基生命,父亲居然早已经成功制造过硅基生命,只是它不具备智能,而现在它已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

定锤一怔:“然后呢?”

“因为它同样是个生命体,所以本能会趋势它抵御那个正在侵蚀你的怪物,而在这之后的三年,我们必须要把该做的都做掉。”

他正想继续发问,却见自己胸口突然白光耀眼,而他全身的符文却发出了红紫色的暗光,接着强大的能量灌注入他的脑中,剧烈的刺激让他再也无法支撑,直挺挺的倒向了地面。

“等他起来再说!叶子,你说有多少人盯上他了?”白菲皱着眉问道:“他能不能应付?”

叶子眉头紧锁:“我知道的,只有两个,而都是在这次训练之后开始行动的!”

“为什么?”白菲一脸不解:“为什么会针对他?”

叶子轻轻闭上眼睛:“因为他的潜力……近乎无限,一旦控制可以颠覆整个世界。”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