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好不好吃。”

“好吃好吃,还有吗?”

“有有,你要多少都有。”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莫辉差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他现在终于知道定锤这孙子在临走的时候还带着那么多的零食了,这家伙早预谋好了……

别人打生打死的时候,他坐在海边给一个萌萌的小姑娘喂食,这种怪异的扭曲感,让莫辉和小胖子格都有些接受不能。

要知道在考试开始之后,莫辉还筹划着怎么运用战术、怎么打交替、怎么掩护,可定锤手一挥来了一句“这事我解决”就勾着忧的肩膀走了出去,而才花了不到五分钟,原本意志坚定要全力以赴对付定锤的忧就直接把成绩表递给了定锤,让他自己填成绩……

这种不要脸是怎么炼成的?莫辉不知道,估计也不可能知道。只不过他知道这个姑娘可是考官里排的上名的难缠种子选手,个性怪异不说,能力还超强。

可就这么个人,在定锤手里就跟一只小猫咪似的,笑得咯咯直响,完全已经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忧。”

“嗯,在呢在呢。”忧舔了舔嘴唇上的果汁:“我吃饱了……”

“喜欢哥哥不?”定锤摸着忧的脑袋:“以后想吃包子就找我。”

“嗯!喜欢!忧喜欢包子也喜欢包子哥哥!”忧认真的点点头:“不过考试……如果被知道的话,会被骂的呢。”

“那你舍得打哥哥吗?”

忧深深的低下头:“不舍得啊,所以好头疼呢。”

“乖,那我们就不打了。而且你想想,哥哥怎么会到处乱说呢,肯定不会让忧挨骂的。”定锤伸出小拇指:“来,不信我们拉钩!”

在旁边一路旁观的莫辉捂着嘴巴:“哎呀……太恶心了。”

“滚!”定锤眉头一皱:“不帮忙别添乱!”

而忧也在旁边点着头问着定锤:“哥哥,那你让我打他一顿吧。”

“算了,他这么可怜,打死了以后就没人给我们扮小狗了。”定锤回头恶狠狠的瞪了莫辉一眼,咬着后槽牙说道:“是不是呀?”

莫辉心里咯噔一声,一股因委屈而爆发出来的酸涩顿时充斥胸口,他侧过脑袋,极不甘心的开口:“汪……”

“啊!哈哈!真的是小狗!”忧拍着手哈哈大笑:“真的是小狗……”

莫辉一听,顿时捂着脸向这远方奔跑而去。而忧却在后头捡起一根枯木扔了过去,直直砸在莫辉的脚边:“狗狗!捡回来捡回来!”

他一听,当场站定,胸中的怨气化为怒火,死死咬着牙:“不!”

“不捡就考试!”忧的手中出现精神力长枪:“现在开始考试!”

“快捡!”胖子格在旁边瞪着莫辉:“快点!”

包子也附和道:“快一点快一点!”

就连一贯保持中立的蝴蝶都冷着一张脸盯着莫辉:“不捡你会死。”

“活不了了……”莫辉哀嚎一声,一弯腰一低头把木棍拿在了手里,含着眼泪屁颠屁颠的跑了回去。

“扮狗狗扮的真好!”忧拍着手笑道:“看来我不能打你了,不然以后没有狗狗玩了。”

说完,她扭头看向胖子格,胖子何等机灵,立刻四脚着地在沙滩上打起了滚,嘴里汪汪叫着,一点都没有脸皮这个概念。

“真好!”定锤热泪盈眶:“太配合了……”

这一下可算轮到了莫辉报仇,他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然后谄媚的对忧笑着说道:“我们让狗狗握手翻跟头怎么样?”

话音刚落,胖子三下两下冲到了忧的身边,双手抱着忧的腰,在她身上又蹭又闻,神态和真狗并无二致。

“妈呀……我忘记这孙子是个恋童癖了。”定锤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了好了,让他俩玩去吧,真是什么人什么命。”

格现在可算是开心了,忧的情商太低,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前这孙子正在占便宜,甚至像对真的狗一样让他舔自己的手掌和嘴唇,场面简直不堪入目……

“我跟你们说。”定锤走到包子和蝴蝶身边:“以后他要敢这么对你们,格杀勿论。”

“明白。”蝴蝶点点头,冷冷的看了格一眼:“我会杀掉他的。”

而包子则厌恶的看着胖子摇头:“我才不会让狗舔我的脸呢,好恶心……”

“喂!”定锤捏住她的脸:“你搞错剧情了!”

他们这边闹的开心,但是其他地方可是叫火辣辣,因为现在的分组都是经过那些高手精心布局的,所以大部分导师并不能轻易的胜利,偶尔几个胜利的考官也不得不因为小队攻击强度而判定他们过关。

至于全场最热闹的地方……大概就算是罗杰的一对五PK赛了,而且这一对五,还是对上了整个考官队伍里最厉害的五位导师……

虽然罗杰头上被定锤砸出的坑还在汨汨冒血,可对付起以入春为首的五人组却仍然游刃有余,甚至隐约占了上风,而这还是因为他要一边用纱布捂住脑袋上的伤,单手作战的原因。

入春等五人好不容易用精神力牢笼困住了罗杰,但却被他一个精神引爆而炸开,接着精神元素攻击、意念攻击、实体攻击和精神冲击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泼洒。弄得除了入春之外的四个人基本上算是个焦头烂额,而且就算是入春也有些感觉吃力。

“你不解开限制吗?”罗杰在逼退一轮潮水般的进攻之后,他微笑看着入春:“能战胜红莲的人,恐怕不止这一点水平吧?”

入春同样带着微笑朝身边的人招招手:“你合格了。不过相对于孙定锤来说,你很招人讨厌。”

“因为我不需要招人喜欢,只有废物才会被人喜欢。”罗杰轻佻的朝入春勾勾手指:“来吧,用你最厉害的招数攻击我。”

“你通过了。”入春没说任何多余的话,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军帽转身离开:“如果愿意,回去之后到军部找我报到。”

“你不配。”罗杰刚想装酷,头上的剧痛就传来了,弄得他痛呼一声,蹲下身子用绷带绑上了伤口:“啊呀……疼死我了,阴沟翻船啊。”

“他是破法者。”入春眼睛带着笑意:“你知道的吧。”

“破法?一个废物也能被称为破法者?”罗杰冷笑,然后嘴里嘶嘶的吸着凉气,自言自语道:“下手也太狠了……”

而定锤此刻正趴在远处的草丛里瞄着这里的场景,然后嘴里啧啧称奇:“这家伙这么厉害啊?还是说入春很渣?”

“上校哥哥才不差呢。”忧皱着眉头:“他没有认真打。”

定锤摸了摸下巴:“不行,我得去把那家伙做掉,我隐约感觉这家伙会害死我。”

说完,他就地摸上石头,勾着腰鬼鬼祟祟的就钻了出去,可刚走没两步,突然一双大长腿就直直拦住在了他的路径上。

“你好像耍赖哦。”

“赖皮?”定锤仰起头看着笑容满面的入春,索性扔掉了石头,然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尘土:“不不不,这叫谋略。”

“好吧,那就谋略吧。”入春侧过头看着不远处正在偷偷摸摸准备闪人的忧,笑了笑:“你们过关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