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和莫辉埋着头狂奔,根本不管身后的督查最多只是追了他们不到一百米。两个人就像疯了似的,从一条巷子钻进另外一条巷子,反正最后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方。

“哎呀妈呀……”定锤最后实在跑不动了,靠在墙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巷子口,见没有人追来之后,顺着墙就溜到了地上,喘着粗气的点上了一根烟:“可是累死我了。”

旁边的莫辉也并不轻松,他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呼哧带着喘,满头满脸的汗水。

“抽烟?”定锤掏出一根已经皱巴巴的烟递上前:“当年没想过现在有一天被人追得跟跳狗似的吧。”

莫辉没接他的烟,只是看了定锤一眼:“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没关系啊,老子调侃你还调侃不得?”定锤抱着膝盖:“不过能看到这这熊样,真是让我爽爆了。”

“你欠我两巴掌。”莫辉阴森森的看了定锤一眼:“我迟早要让你还回来。”

“来嘛,你动手可别怪我把你往死里打啊。”定锤毫不在意的把脸凑到莫辉的面前:“来打就是了嘛。”

莫辉冷哼一声,提起包袱里的东西转身就走,整个离开的过程连看都没看定锤一眼。

不过看着他萧索的背影,其实定锤突然觉得他真的是挺可怜的,好端端一个公子哥落到了今天这田地,这放谁身上都是挺糟心的一件事。要换成是定锤,这天差地别的日子估计早就把他给逼成了一条蛇精病。

等差不多恢复了体力,定锤扔掉烟头缓缓站起身,紧接着也跟着朝外走去。不过走到一半时他突然站住了,拍了拍脑袋:“好像忘了点什么……”

可是想了半天,他愣是没记起来自己到底忘了什么,于是他就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快快乐乐的打了车回到了学院门口,再一边抽着小烟一边哼着小曲儿往大树方向走去。

要去大树,就必须经过那个雕像群。虽然那种怪怪的感觉还是存在,但定锤好歹也在这住了这么长时间了,该习惯的可都是习惯了,看着那尊阴测测的巨大雕像甚至还有心思去调侃:“傻大个,晚上好。”

对着他的话说出口,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再次袭来,但是定锤现在那叫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朝雕像轻佻的吹了两声口哨:“看你奶奶个腿叻。”

而就在这时,他的前方突然一道黑影略过,接着重重的降落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并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借着朦胧的月光定锤依稀感觉是个人,而且这个人特别高大,给人的感觉是一头巨熊挡在路上。

定锤紧紧皱着眉头,右手缓缓变成一把刺刀,小心翼翼的戒备了起来,而那人却从始至终巍然不动。

“谁啊?”定锤伸过脑袋喊了一嗓子:“妈的,不说话我动手了啊!”

随着定锤的喊话声,那个人缓缓的扭过了头,而且他的头扭动的姿势特别诡异,人类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角度的扭曲,而透过森林里茫茫的雾霭,定锤明显发现他的眼睛里透着透亮的红光。

而当他看到这束红光的同时,定锤从上到下都紧张了起来,因为这个款式跟自己梦里出现的那一款实在太相似了,而且红光看上去更加可怕一点。

“操你奶奶的!”

定锤不由分说的冲了上去,始终坚定贯彻不宣而战的优良传统,照着那家伙的视线死角就戳了过去。

可没想到对面那家伙的反应速度大大超过了他的速度,在定锤还没有近身之前,那人就已经转过了身,重重的打在了定锤的胸口。那可是砂锅大的拳头啊,看上去比定锤的脑袋都大,而且那家伙还有一股怪力,这让定锤毫无悬念的被甩了出去,万幸的是似乎定锤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甚至都没有明显的疼痛感。

当他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攻击的时候,那个怪人突然高高跃起准备对定锤泰山压顶……定锤见状发现自己想躲的话似乎是没什么希望了,所以他呼啦一下让自己的的右手化为一面金属盾牌,试图硬抗着那家伙一炮,可刚没等他把盾竖起来呢,那跳到半空的哥们突然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四肢不规律的抽搐了起来。

“啊耶?”定锤顶着盾凑上去近距离观察就跟发羊癫疯似的怪人。

这一凑上去之后他才发现,这个怪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个全金属的家伙,就跟机器人似的,而且也不像定锤之前那副铠甲,反倒像一个实心的铁疙瘩,做工粗糙到爆,身上的铆钉铆得就跟黑心作坊加工出来的破烂似的。

定锤小心翼翼的围着它绕了几圈,用脚丫子踹了踹这个大铁疙瘩,什么都还没干呢,铁疙瘩红色的双眼就渐渐熄灭了下去再也没有动上一动。

他见状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开始肢解铁疙瘩,试图想看看里头到底装着个什么玩意。不过还没等他把那铁疙瘩的解剖完毕,又一道黑影突然窜了出来,并硬生生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不要拆它啊……啊啊啊啊!”

定锤一怔,低头发现居然是火腿肠这厮,它一边含含糊糊的喊着,一边奋力的用嘴叼着定锤的袖子阻止他继续解剖铁疙瘩。

“这玩意是你造的?”定锤把火腿肠拎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它:“然后你让它揍我?”

“揍的就是你,你打死我啊?”火腿肠张牙舞爪,可无奈手脚就是短,愣的挠不到定锤的脸:“你打我啊打我啊!”

定锤二话不说,把外套一脱接着把火腿肠包在里头,只露出一个猫头,然后开始抛上抛下,弄得火腿肠的惨叫声直直划破夜空。

“还来不来?”定锤作势要玩出点新花样:“再嘴硬我可就玩托马斯回旋了啊!”

火腿肠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定锤:“救命……”

“看你那怂样,没本事还老是嘴贱。”定锤把火腿肠从衣服里拿出来:“还敢不敢了?给我老实说!”

火腿肠一言不发,冲上去就挠了定锤一头一脸,接着窜到定锤抓不到的地方,晕乎乎的骂道:“畜生!”

“哎哟呵……”定锤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子:“胆儿肥了啊!”

可就在他刚想提脚去逮火腿肠的时候,地上那铁疙瘩的双眼突然又变成了红色,接着用仅剩的一只手猛的抓住定锤,作势就要往地上轮。

别看它是个铁疙瘩,但是这玩意的力量着实大的惊人,被它轮一下恐怕定锤这一层皮肯定是没了,所以定锤毫不犹豫,一刀削掉了铁疙瘩的胳膊,然后手刃直插眉心。

这一次,在一阵电弧爆鸣之后,铁疙瘩算是彻底的报废了,而火腿肠在旁边则是哀怨的喊了一声:“我的少年……”

“**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不然我红烧了你。”定锤眉头一拧,眼珠子一瞪:“给我过来!”

火腿肠义愤填膺的冲上来对着定锤就是一通骂,而定锤刚想伸手去逮它的时候,它突然跃上了树梢:“来啊来啊,红烧我啊!”

“贱人……”定锤对这家伙也算是无奈了,都说驴子要顺毛捋,没想到还有得他妈顺毛捋的猫。

“行了,下来给我说一下这是什么玩意。”

“这是用你身上的精神符文具象化制作出来的硅基生命。”火腿肠眼里满是惋惜那一地零碎:“我的一号……”

“给我说清楚一点!”定锤试图捡起地上刚才被他拆下的铁胳膊,但是发现那玩意实在太重了,自己想拿起来相当费劲:“你一只猫怎么弄得弄这么大的玩意?”

“我找叶帮忙的。”火腿肠的胡子翘了翘并舔了舔嘴唇:“这具硅基生命我称为魔像,它的名字是奔跑的少年1号,好可惜……初始数据被你弄没了。”

“你有病。”定锤踢了踢脚下的废品:“真的。”

“不能这么说。”火腿肠冷不丁的窜到了定锤的脖子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会让你大跌眼镜的,我现在正在干一件伟大的事业,一旦成功了,什么超级战士那都是些渣渣。”

定锤对这些既不懂又不感兴趣:“科学家都有病。”

“等等!”火腿肠叫住了定锤回家的脚步:“晚上白菲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明天开始你要开始实战演示了,实战演示可是叫掠夺训练,你好自为之哈。”

“来就来呗,怕什么。”定锤拍了拍自己的右手:“老子有它还怕什么?”

“不知者无畏哈。”火腿肠叹了口气:“你知道你这段时间得罪了多少人么?而且你知道有多少白菲的仰慕者要弄死你么?”

“好头颅谁来砍,操。”定锤不咸不淡的撂下一句话,接着转身就走:“管他是什么呢,总不能要老子命吧。”

----------

明天就开始出差了,这三天会略更的少一点,因为是存稿嘛,我礼拜一回来,到时候给大家一点惊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