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周,定锤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玩命的训练、玩命的学习,理论课下课之后都会拽着蝴蝶给自己补习,训练课上则像一条疯狗。虽然字写得很难看,但笔记仍然写满了一本本子。虽然明知道自己的体力很差,但仍然把汗水洒在了各种不同环境的训练场里,沙漠、沼泽、平原、草地、山地、丘陵都留下了定锤昏厥在地的身影。

而到了晚上,他更是玩命的在那适应和驯化自己的右手,甚至连吃饭都开始试着用自己的手变成筷子来熟练微操。

看着明显消瘦了一圈的定锤,其实无论是火腿肠还是叶子其实都明白这家伙是为了什么,也许有摸叶子胸的成分在里头,但是更多的是一种为争口气而活的匹夫思维在作祟。

“人打我一巴掌,我一定回踹一脚。”定锤在回答白菲问他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努力时说:“要是我踹不过他,我一整晚都他妈别想睡了。”

其实定锤不是天才,一个礼拜的时间他甚至还把得罪的人数扩大了一倍,白菲明明让他低调一点,可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几乎整个学院都知道预科班有一个人能挡住A级战士正面攻击的废物。

这个说法看似有些矛盾,但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如果是正面突防,定锤在面对任何人时都毫无压力,可真正的战斗哪里有跟人玩正面角力的人呢。他的反应速度慢得让人发指,而越是高级的战士越是相似,哪怕他们契合属性并不一样,但他们都有同样的敏捷、同样的力量和同样的战斗思维,这些东西都是定锤并不具备的。所以这么一个人,在真正的战斗中那简直就是个炮灰,所以他的炫耀在别人的眼里就成为了可笑的代名词。

当然,别人的嘲笑并不能阻止定锤得罪人的脚步,但凡有人嘲笑他,让他给听见了,他势必会冲上去跟人扭打一番。所以最后他成了学院里有名的疯狗,低级战士不敢招惹他,高级战士不屑欺负他,甚至于学院都连下三道圣旨逼着定锤的班主任也就是穆杉好好管管这只疯狗,再打架学院不但要处理他更要处理穆杉这个班主任。

“眼镜兄啊。”定锤递给穆杉一支烟,坐在大树外头的台阶上:“你说你,这多大点事啊,哪需要你亲自来。”

穆杉现在已经被定锤调教得能抽上两口了:“锤哥,你就别惹事了,我被最后通牒了。”

“我就是特看不爽这帮孙子每天在我面前人五人六儿的样。”定锤一拳打在地面上,水泥的地面顿时凹下去一块:“不是我说,你们这风气要改改,这狗眼看人低的,他妈的。”

穆杉呼了口烟出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给我滚啊,老子可不喜欢你。我可是坚挺的白菲追求者,不行还有个叶子,你给我靠边站,啥时候我坐了十年牢出来你再跟我说这话。”定锤一口烟喷出来,喷了穆杉一脸。

“不不不,你别误会啊。”穆杉连连摆手:“我是说我们的身世都很像,但是我就没有你的勇气,上学的时候总是被人欺负。”

“一看你这怂包的脸就知道你老被人欺负。”定锤拍了拍穆杉:“你啥等级?不行以后咱俩专门晚上出来,打他们一头一脸。”

“A级啊,班主任都是A级。”

定锤一听,差点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真是没想过这个长着一张软蛋脸的小眼镜儿居然还是个A级战士,这特么……A级的多猛定锤可是亲眼看过的,可是这个小眼镜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猛士嘛。

“你是A?别闹了,你A罩杯差不多。”

穆杉神秘兮兮的笑了笑,环顾四周之后凑到定锤耳边小声说道:“我其实是A+,我没敢往上报,因为比师兄们等级高的话,会被穿小鞋的。”

话音刚落,定锤突然觉得一阵轻柔的风把自己托了起来,并在天空上爽爽的飞了一圈才落回原地。

等下来之后他瞪着眼睛看着穆杉:“我操,你真假。”

穆杉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今天放假,准备去哪玩?”

“这个嘛……”定锤上下打量着穆杉:“昨天刚发了补贴对吧?这么着,明天叔叔带你去喝花酒!”

“花酒?”穆杉一脸迷茫:“那是什么?”

“你多大?”

“二十七了……”

“妈的比我大三岁呢,你连喝花酒都不知道?”定锤叹了口气:“唱歌,喝酒,搂妹子。”

穆杉一听就连连摆手:“我在宿舍看电视就好了,我不去那种地方。”

“走啦,这一年我都憋坏了,今天好不容易白菲出差、叶子带着包子去买衣服顺便还把火腿肠给带走了。我今天可算是解放了,我请客,走着!”

“别……别……”穆杉奋力抵抗……

两个小时之后,在学院的外头,穆杉和定锤坐在一家KTV的沙发上勾着肩膀唱着五音不全的歌,两个人都是面色潮红。而他们的身边都搂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小妹,对面还坐着那个嗜酒如命的缪,他更他妈猛,搂着俩姑娘。

“来来,我们来玩个游戏。”一曲唱罢,定锤大手一挥:“谁输谁喝酒,喝不下的给老子脱衣服!”

“来就来,谁怕谁!”醉醺醺的穆杉大咧咧的一抹鼻子,牵着身边那个浓妆艳抹的妹子来到定锤对面,甚至还把正在一杯一杯倒酒的缪给拽了过来:“来来来,一起玩!”

定锤看到他的样子,偷偷摸摸的对旁边的小妹低声说道:“等会灌醉他,便宜你了。”

“锤哥哥好坏哦……”小妹骚气的笑道:“人家不是那样的人啦。”

定锤哈哈一笑用手捏了捏她露出来一半的胸部:“小**还装纯,叔叔这趟就是带他出来转大人的,你看着办啊,处男大补。”

那小妹咯咯的一通笑,再看向穆杉的眼睛都亮了许多。当然,其实定锤自己都他妈是个处儿,虽然一直在这种地方泡着,可他对这种花枝招展的女人其实一点儿好感没有,摸摸也就算了,看到这种**毛就让他想起当年赶他出家门的后妈,如果不是那个婊子,定锤今天说不定已经考上了大学正搂着女朋友在星巴克里头聊乔布斯呢,哪至于在这活的提心吊胆。

几巡酒下来,穆杉明显已经快要不省人事了,但是嘴里还嚷嚷着:“别拦我!我还要喝!”

定锤见差不多了,冲着旁边的俩小妹一使眼神,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房卡:“609,自己上去。”

说完,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千块往桌上一放,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滚蛋。而在小妹拿了钱然后搀着穆杉上去之后,定锤哈哈一笑,双脚往茶几上一放,扔了一根烟给缪:“你去不去?”

缪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钱递给两个姑娘,并捏了捏他们的屁股:“你们也回去吧。”

一下子,房间里只剩下缪和定锤两个人。定锤抽了口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缪。

而缪呵呵一笑:“我就知道你目的不纯,想知道叶子的事吗?”

“姜还是老的辣。”定锤皱着眉头给缪倒了一杯酒:“你猜对了,奖你一杯酒。”

缪靠在沙发上:“告诉你也没问题,不过你要让叶知道的话,我的老命不保。”

“放心吧,我绝对不卖队友。”

“叶是孤儿,莲也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他们其实一共有五个兄弟姐妹,被人称为奇迹五人组。”

“听上去如此**么?”

“就是这么**,当年我是他们的班主任。”缪有些颓废的喝了一口酒:“A级,他们五个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学生,叶、莲、蘼、榛、藤。我记得很清楚,蘼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叶是最聪明的女孩而榛是最可爱的。莲呢,怎么说应该就算是最勤奋的,而藤是最天才的。”

“说重点,你这么凑字数骗酒喝可不对。”定锤给缪倒了一杯酒:“很多故事我得慢慢去听,先讲重点。”

缪没说什么,只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你想知道什么?”

“两个。你到底有没有失去能力和叶子为什么会和莲闹翻。”

“你觉得我失去没失去能力?”缪眯着眼睛笑着,撩开胸口的衣服,露出一个碗口大的疤痕:“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翻脸么,因为一次任务出现了险情,莲为了驰援叶,放弃了救助其他三个人,全军覆没。很简单吧?而叶一直在自责,从哪以后叶的攻击能力就彻底消失了,在超级战士里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专业术语叫精神断层。”

定锤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莲是故意害死藤的。”

缪一愣:“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是**。”定锤不屑的骂了一句:“因为莲的天赋应该并不出众,但是他又喜欢叶子,而叶子喜欢的是藤,也就是她的弟弟。所以莲为了叶子,肯定是干了什么让藤去送死,顺便让其他两个妹妹陪了葬。这基本没跑了,叶子说他弟弟是病死的。可如果是病死的,叶子的眼神里就不会出现愤恨。”

说完,他补充一句:“如果我是莲,我也会把藤弄死。一个比老子帅、比老子强,还抢老子姑娘的人,活着是没意义的。”

“你很聪明。”

“你知道为什么叶子对我那么好,我还始终在追求白菲么?”定锤苦笑了一声:“老子不是替代品哎,你懂么?她把我当成藤了,可这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你就在学院里这么招摇?拉仇恨?”缪歪着头看着定锤:“你行,你大概是我见过的人里最会布局的了。”

“不不不,这不是布局。这是要告诉叶子,老子不是她那个蠢的像猪一样的藤,而且老子更不是他的替代品。”定锤仰着头,眼睛里隐约有泪水:“老子从小就被人抛弃,我不允许这种事再发生,所以我选白菲,即使失败了也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