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边沙漏细细流淌,每一下都敲击在所有人的心上,每一双眼睛都集中在那里,就等着它流淌干净的那一瞬间。

“开始!”

沙漏终于流尽,在一声令下之后,四十个A级的高级战士和三个SSS级的超高级战士都异常同步的将一只手按在了身下的能量结晶上。

不需要任何粒子元素的协调,只需要单纯的、纯净的精神力来激活这些内部含有巨量能量平时用于发电的能量结晶,再接着用这些能量结晶里单纯统一的能量增幅其中某一个人的精神力并转嫁到定锤身上去与他身上的恶势力作斗争并把恶势力打压下去。

这个任务交给了……没错,蝴蝶。

因为这里所有人里就只有蝴蝶的精神力不带任何属性也不和任何元素有亲和,这样的人最适合来干这种事情,否则一不小心要是爆掉了……这里恐怕没几个人能全身而退。

在封印定锤身上的精神灵体时,周围的气氛说不出的压抑。因为即使是集合了这么多人的力量,想要压制这个蓝眼睛的定锤也十分费劲,而且越到后期它挣扎得越是强烈,甚至于正片区域都像是没有地心引力一样,连地基都开始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叶子的植物死死把这一块地方跟大地连在一起,恐怕他们真的得飞着下来才行。

在一堆人的努力之下,定锤身侧那蓝汪汪的光圈渐渐收缩了回去,周围的气压也缓缓收缩,而那股狂躁的精神力也慢慢萎靡。

而蝴蝶却突然开口,声音冷淡:“你们还有别的办法没有?如果没有,很危险。”

蝴蝶的话让全场为之一惊,而就在这时,定锤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目光涣散但是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了个逼的不滚,老子马上自杀!”

说完之后,他那只融合埃德曼金属的右手开始缓缓变形,变成了一把尖锐的刺刀,并依靠埃德曼金属对精神力的唯一认可性,定锤让自己的右手顶住了自己的喉咙,沙哑嘶吼道:“老子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就他妈怕有人讹老子。来嘛来嘛,爷爷让你爽!”

说完,刺刀已然深入了两三厘米,而那个精神灵体也已经开始极力的阻止定锤的行为。这种内在的搏斗和冲击,让定锤鼻子耳朵里都流出了鲜血,眼球也开始充血泛红,但他就是一口气顶在那头不下去,执意要弄死自己。

“定锤,别冲动!”

叶子想上前,但是定锤却费劲的吐了口唾沫:“让我来!”

当定锤看上去去意已决的时候,他身上那股莫名精神力却陡然收回了他的身体,接着蝴蝶眼睛一亮:“就是现在!”

说完,一股浩瀚如海的能量以蝴蝶的精神力为渠道,一股脑的注入了定锤的身体,接着他整个人就像触电似的开始抽搐。

而随着这种强力的能量压制开始显现出威力,定锤的身上的衣服渐渐融化,上半身从胸口开始出现了非常明显且精致的纹样,密密麻麻就像纹身似的布满他整个上半身,而胸口部分则是一只蓝色的眼睛在微微发亮。

“灵体烙印。”一只在旁观的莫辉突然笑了出来,笑得非常开心:“他废了。”

当能量耗尽之后,定锤缓缓落到了地上,叶子蹲下身子搀扶起他,并开始检查他的脉搏、心跳和呼吸,而旁边脸色苍白的蝴蝶却笑着说:“我没想到他身上还藏着这么强大而可怕的东西。”

“那又怎么样呢。”莫辉冷冷一笑,回头看了一眼白菲,一边向外走一边自顾自的说道:“他废了。”

“这么强大的精神灵体我一辈子第一次看见。”赫萝的身形显得更佝偻了,脸上的皱纹比往日愈加深邃:“真可惜,不然他可能是学院这三十年里出现的最强悍的人。”

学院长一句话没说,默默的转身离开,而在离开之前他突然回头说道:“不要报告军部。还有,大家都看着我。”

他说完,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而他微微一笑,一波精神冲击就甩了出去,接着四十个A级战士外带莫辉、白菲和蝴蝶都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在干完这些事之后,他看向旁边同级别的叶子和赫萝:“我去处理其他人。”

“清除它们的记忆之后,记得要给个合适的理由。”赫萝背着手,看了叶子一眼:“好好照顾他吧,如果可能的话,他仍然可以是一个优秀的超级战士。”

叶子点了点头,脱下身上的衣服给定锤穿上,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老头子,看出来点什么吗?”

“当然,埃德曼金属,那家伙的宝贝。”学院长走到一半,突然回过头:“不过以后怎么样,还是要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希望如此。今天那个精神灵体你知道是什么吗?”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学院长耸耸肩:“不过我想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这么多人的精神冲击,就算它是神都不可能承受的住,走吧,他们快醒了。”

在之后的四个钟头里,学院发布了一个通告,说因为四号训练场突发事故,导致多人受伤,所以学院决定对其改建,在一个月内任何人都不得允许使用四号训练场。

而这件事包括穆杉在内都没有任何一个人产生怀疑,他甚至还庆幸自己今天提前得到了通知并没有去四号训练场。只不过他同时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淤青和疼痛是什么地方弄来的……

当然,白菲他们也是一样,在他们醒来之后,他们就开始向上汇报训练场的情况,说刚才发生爆炸使许多人受伤昏迷,现在需要全面检查等等。

至于定锤,他被叶子拉回到了树屋之后就开始发高烧,持续高烧到四十一度。这可是让叶子好一通折腾,又是冷敷又是打针又是远程呼叫医疗战士,一套折腾下来,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

“突然来袭是么?”火腿肠一边笨手笨脚的从冰水盆子里捞毛巾给定锤敷在额头上,一边跟叶子交流着:“也就是说他意志力薄弱的时候,那个怪东西就会出现对吧。”

“嗯。”叶子只穿着一条热裤和一件背心坐在定锤身边吃着清水面条:“昨天它似乎被完全激活了,在蛰伏一天之后,选定在定锤意志最薄弱的时候出现,差一点就夺取了定锤的身体控制权。如果不是他最后以死相逼的话,恐怕我们谁也制服不了它。”

“他还能以死相逼?”火腿肠用毛茸茸的爪子在定锤的脸上挠了挠:“不可能啊,我看了资料,精神灵体一旦反扑几乎没有人能保持神智。”

说完,火腿肠突然反应了过来:“是不是你给他什么承诺!”

叶子一愣,脸色微红,咳嗽了两声:“什么承诺……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你明显在撒谎,这家伙的德行我最了解了。你肯定是给了他什么奇怪的承诺,不然他绝对不会有如此高的精神强度,甚至能对抗那么强大的精神灵体。”火腿肠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叶子:“你是不是说要陪他睡觉了?你好不知羞耻啊!”

“没有的事!”叶子的脸已经完全涨红了:“我只是给他加油打气而已……你不要乱说。”

“你看我像是乱说的人么?”火腿肠叹了口气:“算了,不管你了。不过你发现没有,他身上的图案。”

“嗯?怎么了?精神烙印啊,怎么了?”

“不不不,这不是普通的烙印。”

说着,火腿肠蹭蹭蹭的跑到屋里,叼出了一份图纸,然后轻轻展开。而叶子发现这图纸上的东西和定锤身上的图样虽然并不相同,可无论是风格也好还是细节相似程度也好都十分接近,乍一看上去几乎无法分辨。

“这是我父亲未完成的图纸。”

“这是什么的图纸?”

“古代科技,魔像。”火腿肠眼睛一眯:“我父亲大部分的发明都集中在四十岁之前,而他的后半生都致力于研究生命与核子能源。而在对生命的研究中,他有一个术语叫做……”

叶子也是很好奇,连忙追问道:“叫做什么?”

“硅基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