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确实是逮住了小乞丐,可把小乞丐抓进房间里之后,他却发愁了。

火腿肠会说话这件事,其实并不能被人接受,一旦事情败露出去,火腿肠被抓过去研究那是必然。而以这厮的尿性,它不把定锤供出来那才叫有鬼呢,到时候定锤别说回家了,说不定连天日都再也见不到了,一想到自己被拉过去解剖的惨状,他就浑身发麻。

可事实上,让他去揍个小孩,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可让他真去把这小乞丐做成包子,他却犯难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床沿上抽烟,看着小乞丐乐呵呵的满屋子逮火腿肠。

“喂!你想出办法没有?”火腿肠肥胖的身体实在是经不起这么折腾,连滚带爬的从床底下钻出来逃向柜子里底的缝隙时,它气喘吁吁的问道:“我快撑不住了。”

定锤低头看了它一眼,弹了弹烟灰:“你再跑一会,我想想办法。”

“喂!别想了!”火腿肠都快哭了:“我不想被他抓住,他身上好脏!”

“脏啊……嗯……”定锤摸了摸下巴,一拍大腿,大喝一声:“停下!”

小乞丐应声而停,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定锤,嘴里发出“咿”的声音,丝毫不害怕定锤的凶相。

“你!”定锤指着卫生间:“先滚去洗澡!”

“洗澡?”小乞丐歪着脑袋,一脸纯良的看着定锤,用破碎的语句咿咿呀呀说道:“洗?”

定锤看到他的傻样,哎哟了一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站起身开始比划着洗澡冲凉的样子:“洗澡!就是用水把你身上的脏东西洗掉,不然我把你做包子!”

“包子!包子!”小乞丐一听到包子,顿时手舞足蹈了起来,然后指着自己的肚子:“饿!”

火腿肠好不容易捞到了一会儿自在,喘着大气蹦到了定锤旁边,认真的对他说:“他的智商可能有问题。”

定锤摇摇头:“绝对没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他的眼睛。”定锤指着小乞丐的眼睛:“智商有问题的人,眼睛绝对没这么亮,这是我在社会上久经历练总结出来的经验。”

而小乞丐站在那边,一边喊着饿,一边模仿者刚才定锤教给他的洗澡动作。看样子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在学习。

不多一会,定锤再次出声:“赶紧去洗澡!”

小乞丐看了看定锤,扭头又看了看卫生间,接着十分听话的走了进去,可刚走进去没多久,里头就传来了一阵乒乓乱响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娘个逼啊!”

定锤骂了声娘,从**站了起来,窜到了卫生间门口,果然发现那小乞丐一脸茫然的站在卫生间里,地上全是漱口杯摔碎的碎片还有一面镜子也被摔得粉碎。

“你是有多蠢!”定锤叉着腰骂道:“连这么点事都干不好吗?”

“蠢?”小乞丐歪着脑袋笑嘻嘻的看着他,并且重复着他的话:“蠢……蠢……”

“操……别对着老子喊蠢!”定锤真的是被这家伙给挫败了:“快点洗澡,洗干净了老子再把你给做成包子。”

“洗……”小乞丐仰起头盯着他,眼神里全是不解:“洗!”

定锤深深的吸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就是老子前世讨债的祖宗!”

说完,定锤先是让他别动,然后帮他把地上的玻璃碴子收拾干净,接着帮他打开了水龙头,最后调试好了水温,并用手一指:“脱衣服!”

“脱?”

“操!”定锤就知道这家伙不懂,然后撩起袖子,忍着小乞丐衣服散发出来的臭味,接着把他的上衣给脱了下来。接着赶紧把那身臭烘烘的衣服扔到了垃圾桶里,接着指着小乞丐的裤子说:“自己脱裤子!”

不得不说,定锤的眼力价还真是没的说,这个小乞丐绝对不是个白痴,只要定锤教过他一遍的事,他立刻就能自己完成的很好。

不过当他把裤子完全脱下之后……定锤整个人都呆立当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小乞丐笑嘻嘻的抓着他的衣角边晃荡边喊“脱”的时候,定锤才高喊道:“火腿肠!快来啊!”

“噔噔噔……”一阵**之后,火腿肠连蹦带跳还在地上摔了一跤的蹭进了卫生间,而当它看到小乞丐之后,也愣了。

“是个女孩啊!”火腿肠再一次让自己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是个女孩啊啊啊啊啊啊!”

定锤一脚踹开了火腿肠:“叫你奶奶个腿啊!安静点!”

没错,这个小乞丐就是个女孩!为什么是女孩呢?因为她没有小鸡鸡啊!

这下定锤转眼就要崩溃了,拎着火腿肠就走了出去,可刚走到门口,小乞丐光着屁股就追了出来,眼睛里满是疑问:“洗?”

定锤真的是要哭了,硬着头皮把她给推进了厕所,苦笑道:“老子人生第一次给女人洗澡啊,一世英名就这么没了。”

“还是个小姑娘,都没发育,你怕个屁。”火腿肠蹲在洗脸池上不屑的说:“你还真是没用。”

“小姑娘不是女孩啊!你奶奶的。”定锤把小乞丐推进淋浴下头,一边帮她洗澡一边说道:“你说我是造了什么孽啊!”

“关键问题,你怎么打算处理她。我觉得她不太可能泄露我们的秘密。”火腿肠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所以你想个办法处理。”

“猫!猫!”小乞丐依旧笑嘻嘻的指着火腿肠:“会说话!”

“好吧。”火腿肠用爪子搭在自己的脸上:“她会泄密。”

好不容易帮这家伙洗完澡,定锤一身湿漉漉的走了出来,而那小乞丐也换上了一件属于定锤的宽大衣衫,下头啥都没穿,但光这一件衣服就已经遮到了膝盖,也就无所谓穿不穿裤子了。

还别说,这小乞丐洗干净之后,这一看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瓜子脸大眼睛薄嘴皮子,睫毛弯弯鼻子翘,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像白菲那样的真女神,只不过她实在是太二了,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个生命的奇迹。

“饿……”小乞丐坐在**双手抱着定锤的胳膊摇晃着,嘴里不住的喊饿,脸上全是渴求的表情。

定锤无奈的抄起一袋包子递给小乞丐,然后转过身:“吃完,我给你找条裤子,然后你该去哪就去哪把。”

“去哪?”小乞丐傻乎乎的重复着定锤的话:“去哪去哪……”

“我怎么知道去哪,反正别在这。”定锤都有一种想要挠墙的冲动了:“别跟着我,你去哪都行!”

他说的沉重,可一转头却发现这家伙不但已经把包子吃光了,更是钻进了属于他的被窝,只露一双眼睛在外头,看着定锤笑眯眯的,像只小小猫。

“这还甩不掉了是么?”

定锤皱着眉头刚要发脾气,而火腿肠突然蹦了上来,严肃的对他说:“看她手臂!”

“什么?”定锤顺着火腿肠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一朵小花啊,怎么了?”

“你知道这朵花代表什么吗?”

“废话么,你要装逼就赶紧装,装完了告诉我。”

火腿肠十分严肃的说:“你觉得一个乞丐有这么精良的纹身,这合乎常理吗?”

“当然不合理……等等!你是说……”定锤眼珠子一转:“她是哪个大富人家跑出来的千金小姐?那我们不就能用她换赏金了?那多少钱我们说的算呗?”

“教条主义的惩戒!”

火腿肠大喊一声,飞跃起来就想挠定锤,可他刚刚蹦起来,一只细嫩的小手就直接把他从半空抓了下来,然后硬生生的把他一起塞进了被窝,接着小乞丐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道:“猫猫,睡觉觉!”

火腿肠在被窝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费劲的伸出脑袋对定锤说:“虽然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有一条很显然的是她肯定不是乞丐。至于赎金的话,我劝你不要有太多的想法,因为你要是犯罪的话,很可能会连累我。”

“我都没嫌弃你这会说话的猫连累我,你还嫌弃我连累你啊?”定锤啐了火腿肠一口:“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们悄悄的把她送走怎么样?”

“行,你说怎么送?”

火腿肠想了想,眼珠子溜溜的转了几圈:“我们去找楼下那家伙!他有车!”

定锤一愣,疯狂的摇头:“我死都不想跟那家伙聊天,他不但邋遢,还是个变态,看他眼神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办?真把她做成包子吗?”

“包子包子!”小乞丐显然已经睡熟了,但是一听到包子这两个字他甚至在睡梦中都会伸出手臂挥舞。

“好吧……”定锤摊开手,满脸的无奈:“就去找楼下那个变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