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细节都有一个独创设计,每个环节都精心打造。”

定锤用钢铁的手臂锤了捶自己的胸口:“心血打造,诚意作品。”

白菲充满好奇的左右打量着定锤的盔甲,很显然她对这套盔甲的评价也非常高,在询问了定锤的设计原理之后,她显得异常兴奋,眼睛里亮晶晶的:“果然天才的子嗣都是天才,这样绝妙的点子太神奇了,把危险品转化成了直接的战斗力,那它的能量转化耗损是多少?”

这个问题太过专业,定锤哪知道什么玩意是转化耗损呢,但定锤到底是个激灵娃,他灵机一动,眼珠子一转:“我们没时间了,现在要开始执行计划了。”

铠甲内部的锁扣在一阵清脆的机械转动声之后缓缓对开,定锤从里头走了出来,往藤椅上一坐:“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把事情办完!”

白菲低头想了想,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你千万小心。”

“放心吧,我刀枪不入呢。”

而叶子似乎有什么心事,但是她并没表露出来,只是仰头看着定锤:“无论怎么样都不要拼命,答应我好吗?”

定锤坏坏的一笑:“我这人吧,冲锋陷阵不行,贪生怕死一流。有危险我比谁都跑得快,放心吧。安啦。”

而白菲思考一阵之后,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个看上去怪怪的蓝宝石挂在了定锤的身上。

“你这是干啥?定情信物么?”

“瞎说。”白菲撇撇嘴:“这是一个传感器,可以让你直接接收到我的信号,我也能用精神力遥感到你的方位,当我给你发出危险信号的时候,你就马上回来!”

定锤拿起蓝宝石在嘴边用力亲了一下,然后挑逗似的看了白菲一眼:“这是女神的护身符是么?”

白菲苦笑着摇摇头:“都这时候你还能开玩笑。”

定锤呵呵一笑:“要不你亲我一下吧,亲我一下比较有力量。”

可还没等白菲尴尬呢,火腿肠飞起就是一爪子挠在定锤的鼻子上,并大声咆哮:“给我动作快一点!”

定锤哎哟一声,捂着鼻子悻悻的回到铠甲里,并随着铠甲的闭合幽怨的说道:“真是的,急什么急嘛。”

而当盔甲完全闭合之后,白菲却突然站了起来,在定锤冰冷的面罩上轻轻点了一下,微红着脸说:“满意了吧?”

“满意……太满意了……”突如其来的激动让定锤连话都不会说了:“哎哟,我要拍下来发**上。”

“快滚!不然天亮了!”火腿肠气得在旁边直挠定锤的腿:“快一点!”

定锤无奈之下只能让能量接通启动装甲接着像一阵风似的激射而出,只留下了屋子里的一片狼藉。

这一次因为不用顾忌火腿肠,所以定锤的速度一路攀升,一直达到了接近一千一百公里每小时时,定锤再也提不动速了,无论怎么样加大精神力的投入都无法再寸进。

“不要太快……会失速的。”定锤的耳边……不,分明就是脑海里直接响起了白菲的声音:“保持在八百公里巡航速度,不要试图突破音障。”

定锤不知道怎么跟白菲交流,而且他也不知道音障是个啥玩意,所以只能像一颗流星似的横跨天际一路向西。

在白菲的指引下,定锤来到了莫辉所在的庄园的外围并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条小河中。

不得不说这盔甲的设计真是绝了,即使在水下定锤都没感觉到呼吸困难,手臂上的埃德曼金属跟这副盔甲契合的非常好,并且给他一种温润的感觉。

“你应该隐蔽好了,现在是凌晨的两点四十分。我给你交代一下,你要记清楚。因为进入庄园之后精神力传感就会被屏蔽掉,一切都要你自己见机行事。”

“莫辉在四层疗养,而你进去就代表已经被发现了。那么你的战斗以最快时间结束,超过十分钟的话,莫宁的私人武装就会赶来。如果发现没有办法暗杀的话,就迅速脱身,甚至可以抛弃铠甲。”白菲深呼吸了一口:“我有点担心你,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希望你能成功。对了,如果见到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人,一定转身就跑。切记,他是莫辉的哥哥,今年刚转为A++级的战士,你不是对手。”

定锤听完之后默默的把白菲对他说的话记在了心中,他仰头看着这座看似已经睡着的庄园,精致而安逸。

”有钱人就是他妈的舒服。”

接着从水里一跃而起,接着像一个跳蚤似的直冲向莫辉所在的四楼。

而就在他即将冲入四楼唯一窗户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和空气突然撞击出了耀眼的火花,极快的速度之下,整个包裹在四楼窗口外的精神力护盾轰然碎裂。但定锤也并没有捞着好处,他同样被撞了个七晕八素并重重的栽向了地面,眼睛里全是金光闪闪。

当定锤脸带这盔甲重重的掉落在地面之后,四周的黑暗中突然涌出了数十个衣着统一的男子,他们的手中都凝聚着大小不一的能量团,并在定锤还没有站起来之前把手中的能量团都抛向了他。

就像是放炮仗似的,各种不同属性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定锤在盔甲里就像不断被闷拳击中似的,差一点就昏厥了过去。

而不知不觉中他突然觉得压力顿减,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的面前居然出现了一层金黄色**状的薄膜,而就是这一层看似只有几毫米的薄膜几乎把所有的爆炸全部挡在了外面。

“**!”

定锤连点三十二个赞,然后缓缓站起了身。不过在站起来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被阴了……

周围最少站了二十个人,因为爆炸而出现的烟尘缓缓消退,定锤的铠甲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而这些人的手中又一次出现了刚才那种大小不一的能量团。

不过定锤可是**混混出生,他自然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等对方准备好了家伙再动手,于是他驱动着盔甲一个箭步就突了上去,并弓下身子狠狠撞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在那个人被重重撞飞并眼看着活不下去了之后,定锤转手捏住了另外一个人的脖子接着把那人高高举起。

可就在他顶着剧烈的能量冲击要把手中的人摔在地上的时候。他身后突然跳出一个人,根本无视那些狂躁的能量爆炸跳了出来,双手闪烁着滋滋啦啦的电光。甚至在他跳出来的那一刻,周围所有能够导电的物体上都和他产生了共鸣,拉出了兹兹直响的电弧。

接着定锤感觉身子一沉,然后盔甲的动力系统全部短路,差不多上千斤的重量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自行操控,笨重的倒向了地面。而当他在仰头看着天时,他看到了白菲说的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出现在他的正上方。

他的脸上带着嘲笑,表情因为他的刀疤而显得异常狰狞。他走进了定锤,伸出手指在定锤的面罩上弹了弹:“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胆敢穿着这种愚蠢的外置装甲来偷袭我父亲,现在让我来看看你是谁吧。”

定锤的冷汗一下子就起来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这钢铁侠居然就在这个人的面前被活活秒杀,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甚至于说……如果没有火腿肠精密的绝缘设计,恐怕定锤现在都已经被高压电给弄成了烤鸭了吧。

正当那个人的手带着电光即将按在定锤的脸上,定锤也一边骂着火腿肠一边闭目等被捉时候。

一声悠长的“叮~~~~”在他耳边陡然响起,接着内置传感器里头极柔和的女声再度出现:“内置能量超负荷,请释放!请释放!警告,请释放!”

话音刚落,定锤的荷尔蒙顿时激发了他全部的活力,他非常快速的抬起手释放出了一个圆弧状的护盾外加一个极强烈的冲击能量。

而就在护盾张开的同时,刀疤脸像是被大力推了一把似的从定锤身上跌落了下去,并急忙在空中稳定住了身形,接着急速跳跃到另外一头,堪堪躲过了定锤炽热发红的光束。

而在这光的路径上,好几个低级一点的超级战士外带一堵墙都在一瞬间化成了飞灰,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喔。”定锤瞪大眼睛舔了舔嘴唇并快速的站了起来:“火腿肠,我爱你。”

不过在说完之后,他并不等待,只是高高的跃上天空跟刀疤脸保持平视,并朝着他勾勾手指。

刀疤低头看了一下地上被光束烧灼出来的痕迹,自顾自的笑了笑:“新型的装置吗?我倒是低估了你呢。”

定锤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大声的说道:“傻鸟,知道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吗?”

“好,好一个知识就是力量!”

话音刚落,刀疤就像是瞬间移动似的突然出现在定锤的身后,接着双手上的电弧开始高频颤动了起来,并以掌为刀劈在了定锤的脖子上。

霎时间火花飞溅了起来,伴随着强烈的摩擦声,似乎在下一秒就要把定锤的脑袋切下来似的。

定锤急忙回身攻击,可当他的肘子挥舞过去的时候,刀疤却又一次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虽然没有作战经验,但是他的本能感觉还是不错的,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跟那个以快速反应为长项的家伙在天上对殴绝对不是什么好办法,这个时候他宁可在地面上单挑反而对自己比较有利。

“警告,一股对你可能造成伤害的能量正在接近。”感应器里发出的警告在定锤落地的一瞬间响彻在他的耳边。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定锤根本来不及反应随行顺势躺倒。而就在他躺倒的同一时间,一把像匕首似的电光划破黑夜,甚至连定锤刚才所在位置的空气都被切成了两段,并因为短暂的真空而在这片区域造成了强烈的罡风。

真的好厉害……定锤突然觉得自己脖子上凉飕飕的,估计不是靠着身上的铠甲恐怕自己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什么扯淡的神之右手……压根没有用。

定锤从地上起来,嘴里碎碎念着:“妈蛋,看不到打毛啊。”

“启动热感成像。”

随着机械音的节奏,定锤面甲上的眼睛部分突然变成了白色,而定锤能看到的东西也从常规视野变成了一种黑白高对比度世界,而在这之中定锤发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正站在他十一点方向且缓慢的向他移动着。

“嘿嘿,傻**。”定锤默念了一句,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静静等待着刀疤接近到他的可触碰范围。

就像钓鱼一样,在鱼漂下去的一瞬间就要出手。所以当刀疤在接近定锤一定范围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定锤当即则断,一拳打向了那个方向并准确的命中目标。

在被定锤命中之后,刀疤也从黑夜中现出了身形,连续几个后空翻之后站稳了脚跟并揉着胸口笑着对定锤说:“你是哪个组织派来的?为什么要暗杀我父亲?”

定锤压根没准备回答他,这他妈反正都被阴了,过来暗杀他爹和暗杀他弟弟有毛的区别啊。所以他并没有任何回应,反而突然加速冲向了刀疤的方向。

而刀疤似乎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表情愈发的充满杀气和狰狞,身上的能量似乎被一次性的解放了,手中出现了一把纯能量形成的闪电长枪并投向了定锤冲锋的路径之上。

闪电长枪的速度之快、攻势之猛,完全超出了定锤的预计,虽然盔甲是由他精神力所控制,反映速度可以说是相当之快,可毕竟他本身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身体本能的反应速度根本无法和刀疤这类专业的战士相提并论,所以当他准备闪避的瞬间,闪电长枪已经正中他胸口。

“警告!警告!二级护盾被突破!连通器被损坏!”

在听到警告声之后,定锤突然觉得自己左边的手臂不听指挥了。沉沉的吊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反应。

“你以为真的靠一个破旧的动能盔就能打赢一个真正的超级战士吗?”刀疤一只手背在身后:“我只是在好奇,是哪个组织能把已经淘汰的动能盔改造得这么强力。”

“是你爹!”

定锤怒骂一声,然后高高弹起一脚踹向刀疤,可是他浑身都都被一层透明的粒子薄膜紧紧围绕,定锤的一记重脚根本无法接近他的身体。

“我大概玩够了。”刀疤呵呵一笑,眼睛突然睁大:“所以,我也不再想知道你是谁了。”

说完,刀疤双手各自凝聚出了两束闪电长枪,向后一跃重重的向定锤刺了过去,而这两束比之前击倒定锤的那一束更大更明亮。

“警告警告警告!”

盔甲里的警报声响成了一片,而内部的光线也已经变成了闪烁的亮红色。甚至定锤本身都滋生出了一种死亡的预感。因为这个时候盔甲的行动已经减慢到不可能再闪避掉到刀疤攻击的程度了,而且谁都知道,如果让两束直接命中,定锤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刺眼的光弧越来越近,定锤脑子里都已经开始回忆生平了,而他此刻最想念的居然不是白菲、不是叶子、不是包子而是那只呲牙咧嘴的怪猫——火腿肠。

“真是打不过呢。”定锤叹了口气,他思维转换的很快,现在他非常后悔没有听白菲的话,看到这个刀疤转身就走。而现在……他想走却已然没有了机会。

当那两道光弧到达定锤面前时,他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自己的眼睛,本以为一切都这么结束了,虽然颇有些对不起白菲,但是其实他知道,自己对不起的人还有很多,其中最对不起的人大概就是火腿肠了。

“肠肠,看来你得当一辈子的猫了。”定锤突然笑了出声,然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静静的等待死亡。

可等了很久,期望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诧异的拿开了手,却发现那两束弧光居然悬停在他身前不到一米的位置,而操纵电光的刀疤满脸通红,似乎在使着吃奶的劲儿。

定锤也惊呆了,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接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突然之间被烧得通红,甚至连外头的埃德曼金属都有融化的迹象,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也许连火腿肠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诧异间,突然定锤前方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半透明的大手,带着一股推土机的气质直奔着刀疤而去。

刀疤想躲避,可他怎么都无法挪动半步,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大手拍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趋势不见一路横扫,路径上一切障碍物顷刻间化为了碎片,无论是房子还是看似坚硬的石头。

随着这一击的出现,定锤身上的盔甲居然开始出现了龟裂,并迅速蔓延至全身,然后就想是风化的石头一般开始偏偏剥落。

而与此同时,定锤的右手就好像要与自己分离似的,甚至于这种疼痛在一瞬间就弥漫到了全身,定锤虽然极力咬牙坚持,可剧烈的烧灼感却让他难以清醒,只能半跪在地上用力的捶打着地面,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吼。

不过很快,定锤的右手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引力,拉着他不知去向何方,甚至在助跑一阵之后就跟风筝一样飘上了天空……

而在他离开现场之后,废墟之中满身是血的刀疤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呕出两口血之后颓然跪倒在地,身上的皮肤像定锤的盔甲一样开始龟裂,鲜血从里面汨汨流出,左手折断,显然是身受重伤。

不多一会,陆陆续续有人从其他地方赶来,其中一个老人慢慢走到刀疤面前:“死不了?”

“是……是……是的……父亲。”刀疤右手撑着地面,一边说着嘴里还喷着血:“你们来……来的太晚了……”

“废物。”老头似乎根本不在乎刀疤的伤,只是扭头跟身边的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帅气男青年说道:“就是那个组织的人要暗杀我?”

“大概是咯。”罗杰耸耸肩:“而且也是他们伤了你的小儿子。”

老头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拽起刀疤,然后顺着他身上每一道伤口抚摸了一圈,那些伤口在他的抚摸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老头,我的情报也只有这么多。”罗杰对这个看上去德高望重的老头丝毫不尊重:“钱就打到我账号上去吧,别想耍赖,不然你有麻烦。”

老头点点头:“知道了,这件事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罗杰大大咧咧的摆摆手:“我走了啊,莫宁老爷。”

罗杰说完转身离开,并在经过院门的时候停了一停,然后朝着定锤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接着吹起了口哨满脸悠闲的转身离开。

而留在原地的莫宁看着外伤已经恢复但仍然虚弱的刀疤,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你太轻敌了。”

“父亲……我……”刀疤低下头:“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突然之间他就……”

“我知道。”莫宁背着手:“但是我也教育过你,在面对任何敌人都必须使尽全力,你的A+是怎么来的你自己清楚。你的弟弟变成了废人,你成了家族的希望,如果你不能在三十岁之前成为真正的A+,那么我的遗产你什么都得不到。”

说完,莫宁冷冷的看着天空:“来人。”

旁边一个全身黑袍的人默默的走上前,半跪在他的脚下:“请吩咐。”

“把莫辉逐出家门,然后给我查查全世界哪个组织有能力生产这种先进的动能铠!”

“这……少爷他……”

“逐出家门!莫家不要废物。”

“是的,家主。”

---------------

大长章,我的最爱哟。至于大家喜欢不喜欢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我一直都爱这么干,虽然章节数会很少,但是……哎,没办法。我只能努力最到我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