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聚会差不多有一百人,而参与定锤和冷钥打赌的人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这三十多个人站在那呆若木鸡,定锤冷冷的抱着胳膊站在桌子边上。

冷钥早就因为没脸见人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剩下的那帮家伙,一个个只能在那面面相觑。不但如此,刚才的激烈盛况还几乎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这里头好事儿的人可算是不少,这七嘴八舌之下,场面可以说是异常尴尬。

“不如……算了吧?”曼丽窜到定锤的旁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袖子:“赢了就行。”

要是别人,赢就赢了,奚落两句也就过去了。可定锤是个什么人?这家伙一贯的作风就是无理搅三分,得理不饶人。刚才憋着的一口气,现在怎么都断然没有轻言放弃一说。

所以,听到曼丽的话之后,定锤笑了笑,似是自顾自的说但又像是对着那些输家说,声音不大,但是基本上全场都听见了:“那这样,你去挑七个人出来,这七个不用喝了。”

这其实是给白菲留后路,毕竟那里头还有几个白菲的闺蜜呢,如果连这些家伙都得罪了,那白菲以后肯定特别难做人,至于其他人嘛,那就不是定锤考虑范围之内的了,谁让这帮家伙欺负叶子,特别是刚才跟曼丽呛声的那女人,开始嘲笑叶子的人里,她声音是最大的。

曼丽把自己的朋友挑出来之后,那叫好一通奚落,就像一只打了胜仗的公鸡似的,十分开心。

而剩下的人么,仍然没动静。定锤倒是不急,轻轻的把杯子里所有的烟头全部挑了出来放到一边,然后捏着下巴说道:“各位帅哥辣妹,有句话叫愿赌服输嘛,你们可都是高材生对吧,这点事不至于赖账吧,要不这样吧。你们让冷钥来喝了,你们就没事了。”

这些家伙在学校里多多少少都算是名人,不是学霸就是富二代或者在某方面特别突出的超级战士,可以说他们如果要弄死定锤那绝对是轻松的,可这场合实在不适合打死他,所以只能在那大眼瞪小眼。

“我就是喜欢看他们这副看我不爽又打不死我的表情。”定锤扭头对曼丽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呵呵一乐转过去继续说道:“好了好了,我开个玩笑,大家不用在意了。”

说着,定锤把桌上的秘制小饮料全部倒在了地上,只留下一杯,并递给后头的曼丽:“你看着办。”

曼丽一怔,仰头看着定锤,一脸不明真相。定锤看着这个圆圆脸但是笨笨的姑娘也是只能黯然叹气,冲她撇了撇嘴,指向了刚才和她争吵的那个女人。

这一下曼丽可算是恍然大悟了,拿着杯子二话不说的走了上去,趁着谁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抄起手连杯子带里头的特饮劈头盖脸就浇了上去,浇完还冷哼一声,返回了定锤身边,朝定锤竖起了大拇指:“舒服!”

定锤一拍脸,暗自叫了一声:“完了。”

果然,没过两秒钟,被头到脚淋了一身恶臭**的女人发出高亢的尖叫,窜上来就要和曼丽玩命,身上的精神波动陡然蒸腾而起,周围的杯子、盘子甚至是桌子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够了!”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接着看到一个衣着十分讲究拿着酒杯的男子从暗处慢慢走上来:“忘记规矩了吗?”

他的年纪看上去也就跟定锤差不多,但是他说话时候的气度和威严那个范儿绝对是定锤想学都学不出来的。他走过来之后,一只手指在了那个陷入崩溃边缘的女人的肩膀上,接着她身上所有粘粘黏黏散发着古怪臭味的**就像是被吸铁石吸住的铁钉一样迅速的朝外涌去,片刻间她身上就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根本看不见丝毫的污渍。

“这是谁?”

“是学院学生会的上任会长。”曼丽对这个家伙似乎有些忌惮,所以不动声色的躲到了定锤的身后:“据说有A级,具体的我不知道。”

而定锤身后不远处的罗杰也注意到了这个人,然后用不屑的口气说道:“一个戴着虚伪面具的垃圾。”

倒是定锤在得知基本信息之后,反倒主动的迎上了那个人,可刚想说话,那家伙却抬眼看了定锤一下,然后直接越过了他,走向了白菲,并与正要过来查看定锤情况的白菲亲切的聊起了天。

定锤看着他的背影,皱着眉头在那咬牙切齿,而曼丽这时小声的说道:“他一直在追求白菲,你有麻烦了。”

定锤站在那,他清楚的看到了刚才那家伙的眼神,眼神里那种**裸的不屑和无视,就像是一头强壮的熊在看一只已经上了岸垂死挣扎的大马哈鱼。说实话,哪怕是让他十分厌恶的罗杰都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这让定锤在第一时间对这家伙产生了强烈的敌意。

而至于那些打赌输掉的人,他们见定锤没在难为,也就灰溜溜的撤到了一边,不过一直坚定不移站在冷钥身边还跟曼丽发生口角并被泼了一身粪的娅倒是再也找不到踪影了。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当场尿了裤裆一个被泼了一身屎一样的东西,特别是在这种比较高级的聚会上,这简直是不能容忍的耻辱,不走……不走留在这当笑话么?

所以经过了这一场小风波,现场的人倒是都认识了定锤这个衣服上画着小猫的诡异男青年,基本上只要是参与了刚才那场赌的人在定锤跟他们举杯示意的时候都会有所表示,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只是不是再选择性无视。

“叶子姐,我表现好不好啊?”定锤一边斜着眼睛看着白菲,一边跟在旁边喝着红茶的叶子邀功:“是不是觉得我帅爆了?”

叶子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你呀,足够激灵,可刚来就给自己树敌,这可不是好事。这里可就是半个官场呢,这些人里以后一半会成战士一半可是会成为政客呢。”

“皇上还管得着叫花子啊?真是,我这档次还用不着政客管,只要他们别给我成公安局长就行。”

而叶子看着定锤的表情,并顺着他的眼神看向了白菲那边,接着笑着说道:“在看白菲吗?她在这种场合里是很忙的。”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学院里大大小小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其中包括曾经砸了定锤包子铺的那个莱卡。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那个气场可是没的说,一个个人模狗样、不可一世,见这人也都是轻描淡写的点头示意。有的端着一杯酒坐在角落耍酷、有的跟自己认为同等地位的人交谈甚欢,反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别说定锤了,就算是曼丽这样的人都进不去那样的圈子里。

“他们都去勾搭男人了,我只能来找你玩了。”曼丽似乎已经把定锤当成了朋友,她端着一个盘子走到定锤身边:“你跟叶子也是熟人?”

“我跟叶子?”看了看身边的叶子:“叶子是我的靠山呢。”

“曼丽,你以后少跟这个家伙瞎胡闹,他不怕得罪人,你要是得罪了人就不好办了。”叶子似乎跟曼丽也是老相识:“别老像个孩子。”

“哎,这话怎么说呢。我这性格就是这样,我可忍不下去欺负人的。”曼丽翻了个白眼,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大不了让我家老头子给摆平呗。”

“你家老头很牛咯?”定锤眯着眼睛:“千金大小姐?”

“不是啦,我爸是仲裁委员会的委员之一,菲菲的直属上级。”曼丽呵呵一笑:“不算什么大官啦,不过一般人都要给点面子的。”

“果然哪个世界都要拼爹啊,爹牛逼什么都好办。”

曼丽嘁了一声:“你这就错了,要是老爸有用的话,我就不会过来找你玩了,肯定跟菲菲一样忙得不可开交,这些人啊只认能力不认人的。清高的很哟,不然叶子也不会被他们排挤了。”

正说着话,一个人突然硬生生的插入了定锤的三人小圈子,手中拿着一杯奶昔,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帅气逼人。

“你来干什么?我揍你信不信。”定锤看清来人之后,扬了扬拳头:“给老子滚。”

罗杰推了推眼镜:“对了,你知道吗?莫辉三天前清醒了,现在正在做康复训练,记忆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定锤听到莫辉这个名字,一下子还没能反应过来,但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啊,只是告诉你一声。你跟他不是老熟人吗?”罗杰笑得很阴险:“你不去看望他一下?”

说完,罗杰施施然的离开了。而旁边的曼丽则问道:“哎?你也认识莫辉那个家伙啊?他说话挺逗的,不过可惜昏迷了半年多了,听说是精神力突然出现了爆炸,我爸说他基本上没有可能再次成为超级战士了。”

不过定锤并没有心思去听曼丽的话,他现在脑子乱成一锅粥了,因为如果莫辉死掉了或者永远变成植物人的话,他自可高枕无忧。可一旦他恢复了过来,那么他肯定能记住当时那件事发生时的一些事情,比如当时定锤一些诡异的举动。

冷钥那种傻缺总归是少数,大部分人的智商都不会太低,如果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么一说,再加上他家的势力,定锤想不被查,那几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定锤在此刻也突然之间乱了方寸,他从始至终根本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根本没有预备方案一说。

不过还有一件事让他很是诧异,从刚才那个罗杰过来说的一番话来看,他显然是知道莫辉到底是因为什么才成这样,那么疑问就出现了……这个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这种事定锤不敢说、白菲不会说,那么是火腿肠?它怎么可能自寻死路。

既然当时几个当事人都不会说,那么这个叫罗杰的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

“定锤?怎么了?”叶子看到定锤的脸色并不好看,她眉头皱了皱:“发生什么事了?”

定锤凑到叶子耳边小声的说:“我觉得我之前干的那件事可能要被曝光了。”

叶子听完,脸上顿时没了血色,仰起脸看着定锤:“什么?”

“很麻烦。”定锤死死咬着牙:“关键是还有第三方知道了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