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长得一样。”定锤坐在书屋里跟叶子汇报着情况:“一模一样,就是胸没这么大,头发是正常的颜色。我觉得她应该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子,嗯嗯,就是这样!”

“一模一样啊?”火腿肠在窗台上来回踱步:“那不一定是妹妹。”

定锤扭过头:“不是妹妹是什么?”

“女儿!”火腿肠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语气说:“是叶的女儿!”

“去去去,还女儿呢。”定锤摇摇头:“不像,那姑娘比包子都大点,她出生那会儿,叶子估计才十岁吧,怎么生?”

他们俩在讨论得热火朝天,旁边的叶子却一直皱着眉头做沉思状,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子姐,你不表态啊?”定锤眨巴着眼睛看着叶子:“一点都不好奇?”

“我敢肯定她不是我妹妹。”叶子微微笑着说道:“因为我曾经试图找过我的亲生父母,但是他们都在我四岁那年死在了边境的冲突中。你知道,我出生时候的特征太明显,是瞒不住的,所以我断定她不是我妹妹。”

“可是……”

“我也不知道。”叶子仰起头:“也许是巧合吧。我们不谈她了,说说去那个地方的感觉。”

“哎哟,别提了。”定锤撩开自己的西装:“你们看,这上头有啥。”

“一只猫!”火腿肠在旁边点着头说道:“好丑的猫。”

“屁,是只熊!是那个姑娘画的,她揍了我一顿,还在我新衣服上画画,妈蛋……”定锤长长叹了口气:“我他妈多悲惨。”

“她揍你?”火腿肠瞪大了眼睛窜上了定锤的肩膀:“怎么揍你?”

定锤站起身绕到了叶子的身后,一只手搭在叶子的肩膀上:“当时我是这样搭在她肩膀上的,然后她说了句什么来着……哦对!‘蝴蝶,开!’”

“蝴蝶?”叶子歪着头:“然后呢?”

定锤想了想,口沫横飞的说道:“后来她就跟放了个屁似的,周围的灰呼得一下就起来了,接着我就被压在了墙上,然后我也没功夫搭理她,右手差点暴走,连手套都压不住。”

叶子也是语塞,因为她也真的没有见过这样触发精神力的人,而且虽然意念系也能做到她那个程度,但是如果是意念系的话,绝对不会在定锤没有愤怒的情况下唤醒他的右手。

“你再多观察她一下吧,这个世界我不了解的事太多太多了。”

“对了,叶子姐,今天有人跟我说我那预科班很牛,他不是诓我吧?”定锤摸着脸:“今天一路上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他妈的!就感觉我他妈是进了智障康复中心。”

火腿肠不知道情况,但是叶子却是清楚的,但是她的慢性子让她顿了很长时间才回答定锤的问题:“我不敢确定,因为这种事因人而异,但是那个班确实只招收潜力股和体系不明的学员,一般这些人的年纪都偏小,大概你是个例外。”

定锤眨巴着眼睛:“那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确定是什么意思。”叶子捏了一下定锤的耳朵:“不过我想应该不算一件太坏的事情。”

定锤吧唧着嘴:“白菲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的职权还达不到能知道这种消息程度,这是每个考场主考官综合评定的接过,直接由校长亲自在当天上午选拔并统一分配。”叶子抿着嘴笑着:“不过你倒是也算好运了,都是孩子,不会有什么勾心斗角,可以让我们家的小定锤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里成长。”

其实被这么一说,定锤还真的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地方无非也就是让那帮**说说呗,毕竟在一群孩子里不会出现那个罗杰一样试图想破解自己秘密的人,也不会有什么莫辉、什么莱卡之类的装逼达人,就算是那个起手就揍人的小姑娘也都照样是小孩心性,虽然让定锤很心疼那件新衣服,可其实在衣服上画熊的行为其实蛮萌的……

晚上的时候,定锤接到了白菲的电话,问他和叶子愿意不愿意一起去参加莱卡举办的聚会,如果愿意的话,她就过去接他们和包子。

定锤其实当然知道白菲是想撮合自己和叶子,所以当白菲用希冀的语气在说话时,定锤心中其实难掩的失落。

“你等一下,我问问叶子。”

“你直接把电话给叶子吧。”白菲语气有些急了:“快点快点,今天是熟人大聚会呢,让叶子姐也来吧,叶子姐可是大姐大呢!”

其实叶子在旁边都听见了白菲的话,然后冲着定锤点点头:“告诉白菲,我们去了。”

定锤一愣,皱起了眉,小声说:“叶子姐,真去啊?你不是说……他们……”

叶子摆摆手:“叶子姐带你去见见世面哦。”

要是别人这么说,定锤肯定给喷回去了,可叶子姐……别说叶子姐说带他去见世面了,就算是叶子说带他去东莞大保健他都能默默的跟着一块去,在定锤的心目中,叶子姐的地位绝对崇高,如果说白菲是女神,那叶子姐绝对是定锤心中的圣母,不可忤逆啊……

不过定锤没衣服了,最后无奈的只能穿上了衣服上画着熊的小西装跟着叶子出了门。

“我不去!”火腿肠站在架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定锤:“我对没兴趣,我晚上要教包子制作压抑装备,她的精神力不稳定。”

正兴冲冲换衣服的包子一听火腿肠的话,当时就苦逼的站定了,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火腿肠。

“不许去!”火腿肠冲包子呲牙:“听见没有!”

包子不敢不听火腿肠的话,但是又想跟着定锤出去玩,一时之间顿时僵持在了那里。

“火腿肠,你跟包子较劲干啥?”定锤仰着头:“给我滚吧。”

“说了不行就不行,你想不想让包子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了?”火腿肠皱着眉头厉声道:“我要制造让她精神力恒定的设备,明天她就要开始训练了,你不想出什么事吧?”

定锤一摸头,哎哟一声:“哎……对哦。包子,对不起了。”

包子撅着嘴,低着头:“好吧……”

叶子在旁边笑道:“包子乖,叶子姐回来给你带吃的。”

虽然仍然是不高兴,但是有吃的东西倒是还有一些安慰,所以她也没再说什么话了,只能依着门口看着定锤远去,眼神哀怨。

“傻丫头。”火腿肠跳下来,蹦到包子的头上:“叶是带锤锤去可不是干什么好事呢。”

“嗯?”包子一脸迷茫,歪着头看着火腿肠:“啊?”

“等他回来的。”火腿肠叹了口气:“其实叶对定锤真的很好。”

“为什么好?”

“她为了定锤真的很用心很用心。”火腿肠露出了一个特别拟人的笑容:“好到让所有人的自愧不如。”

而火腿肠在教育包子的时候,定锤和叶子已经坐上了小电车在去学院门口的路上了,定锤靠在电车上看着外头的夜景:“说起来,叶子姐,半年了。我们第一次一起走出来哎,值得纪念。”

叶子穿着她标志性的翠绿色连衣裙配上她绿色的头发显得清新可爱,她坐在定锤对面拿着一本学外语的小册子在看着,听到定锤的话之后,她把额间的垂发撩到了而后,冲定锤甜甜的一笑。

“叶子姐笑起来真好看。”定锤口花花的说道:“第一眼看上去一点都不漂亮,但是越看越好看,谁娶了你当老婆,谁就算上辈子行善积德了。”

叶子仰起头看着星空,露出白皙的脖子,形态就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定锤,只要你还肯叫我叶子姐,我永远都会帮你的。”

“那叶子姐……万一这么下去,我爱上你了可怎么办啊。”定锤苦笑一声:“很容易出问题的。”

“那我就嫁给你好了,我不介意啊。”叶子笑颜如花般灿烂:“不过某人不是说要对白菲永不放弃吗?”

“喂喂……姐姐,你不要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啊!你怎么可以嫁给我这种垃圾,要是有垃圾勾搭你,我就解放右手干掉他!绝对不允许我的叶子姐嫁给一个垃圾。”定锤重重的点头:“至于白菲么……其实我有点想放弃了,太高,我怕摔着。”

“那就努力往上爬!姐姐一直在下面顶着你!”叶子伸手充满宠爱的刮了一下定锤的鼻子:“加油,从今天开始。”

定锤倒吸一口凉气:“叶子姐,其实你今天同意去那里,是想让我看看我跟那些人之间的差距,想让我被歧视一下然后好让我振作吧?”

叶子姐不置可否,只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放心!”定锤哼了一声,伸手也捏了捏叶子的鼻子:“老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欺负!等瞧好,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

快一个月了,我更新的也不少,算上今天20天,一天平均五千多字的更新,算是不少了吧,可是成绩大家也看到了,我挺无奈啊。兄弟们能不能给我点鼓励,让我看到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