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现在感觉有些无奈,他坐在一间教室里,呆呆的看着屋里的电灯,周围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同学”,这些人正在互相询问对方的情况,像任何一所学校的开学第一天一样,每个人都显得特别兴奋。

只不过……给定锤的感觉有些奇怪,并不是他不合群也不是因为他心情不好,而是因为……他身边的这帮同学看上去都好他娘的年轻啊!最大的最多估计就十四岁,最小的比包子还要年幼许多啊!

这他妈是个什么情况,他完全搞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似乎是被扔在了一个预科班上了!预科班啊!别人都去的是正常班级,甚至连包子都榜上有名而且还不是预科班。

“叔叔,你是我们老师吗?”坐在定锤前头的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小姑娘扭过头看着定锤,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可爱:“叔叔?叔叔?”

定锤扭过头默默的看着她,眼神里尽是无奈,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在胸口洋溢,一想到这一年的时间都要在这群孩子身边度过,定锤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

“叔叔是你同学。”定锤裂开嘴笑着,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笑容肯定特别难看,毕竟自己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些家伙……

在得知定锤是自己同学之后,小妹子一下就傻了,她张大了嘴啊了一声,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定锤。

“叔叔,可你看上去好老啊。”小妹子歪着脑袋看着定锤,然后拍了拍她同桌的小男生:“平,你快来看啊,这个叔叔是我们同学呢!”

她的声音可不小,周围正闲着无聊的小孩呼呼啦啦的就围了上来,开始对着定锤七嘴八舌的问起了各种问题,根本不顾他人情绪的问题都蹦了出来,什么“叔叔,你是不是智障啊?”“叔叔,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叔叔,你肯定是来泡我们老师的吧?”等等等等。

各种奇葩的言论让定锤是欲仙欲死,所以用力的一拍桌子:“我是校长派来监督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的!你们要是敢逃学,我就上报,你们就等死吧!”

可定锤的表演几乎在一瞬间就被这帮小兔崽子给戳穿了,毫不留情面的戳穿,然后他只能一脸暗淡的站起身走到门口,静静的抽烟。

这对付大人的话,定锤还有点能耐,可在这帮小兔崽子面前,定锤真的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除了逃开他们之外,别无他法。

烟抽刚抽到一半,就见一个大概十四五岁的小妹拎着一个包,跟她擦肩而过,脸上的表情很臭,就跟全世界都欠她钱似的,反正根本不符合她稚嫩的长相,相当老成。而在和定锤擦肩而过的时候,小妹只是用眼角瞟了他一眼,然后就缓缓的走进了教室。不过就是这一瞟,定锤吓坏了……因为这妹子给人一种聂小倩的感觉,走路是飘着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说,还感觉带着一股青烟。更关键的是,这姑娘长得跟叶子是一个模子里刻下来的,除了头发颜色不一样和胸部大小不一样,其他地方怎么看都是叶子啊!

“哎,等等。”定锤快速的扭过头,一只手按在了那小妹的肩膀上:“你给我等会!”

小妹子低着头,定锤从后头不能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却依稀听到她小声念叨了一句:“蝴蝶,开!”

话音刚落,定锤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却以这姑娘为中心,四周的灰尘骤然腾起,接着定锤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他整个人都被掀飞了出去,并被这股力量顶在了墙上,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那个小妹子扭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接着施施然的走了进去,而屋子里那些小萝卜头都趴在窗口张望着,看到这里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阵欢呼。

当小妹走进屋之后,定锤慢慢的从墙上滑了下来,不过他下来之后并不是上去找茬,而是用左手死死按住自己的右手。因为在刚才那次攻击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又要狂躁了,这根不服输的胳膊一直在传达一种信息给定锤,就是“弄死她”!但是定锤显然不能任由胳膊兄乱来,毕竟这长得跟叶子一样的姑娘是个什么来头,总归是要弄明白的!

用身体压了很久很久,那股狂躁的感觉才算是消退,于是定锤灰溜溜的回到了教室里,看着正在幸灾乐祸的小兔崽子们一瞪眼:“笑个屁笑,都不许笑!”

说完,他默默的低着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可这一抬头却发现刚才那小叶子居然就坐在他旁边唯一的一个空座上,用一把小刀在桌子的中间划了一道痕迹,并冷冷淡淡的说:“超过了,就揍你。”

定锤一愣……然后一种淡淡的哀伤弥漫心尖,甚至连鼻头上都涌出了一股难以消散的酸涩。

这是什么?!这他妈是小学生才会玩的三八线啊!定锤没上过几天学,所以在学校并没有这种体验,可这转眼二十多岁了,他居然有机会体验这种感觉了。真他妈的……操蛋!

定锤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一看这妹子的表情神态就知道她不会是什么好相处的小姑娘,现在去问他,不碰一脑门灰才奇怪了呢。所以只能默默的玩着前头那个小姑娘的头发,满眼都是泪。

不多一会,外头走进来一个人,跟定锤差不多年纪,大概一米八的个子,大长腿,细皮嫩肉的,长得不孬但是戴着一副傻乎乎的黑框眼镜,怎么看都是一副老实相。

他走进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小朋友堆里很扎眼的定锤,他愣了愣,然后尴尬的笑着说:“学生家长请先离开好吗?”

家长……定锤如遭雷击,死死咬着牙,连说话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我不是家长!”

“不是家长……”站在台上看上去像是老师的年轻人用食指撑了一下眼镜:“你……你就是孙定锤吧?”

说着,他好像忍不住似的笑了出来,但是很快就强行憋住了笑,正了正脸色,咳嗽了两声说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定锤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深切的感觉自己今天穿成这样来绝对是一个错误,早知道穿条大裤衩子装弱智还爽了点。而现在走又走不了,入学日谁都不能离开,因为在入学典礼上校长已经宣布了,一旦入学就代表已经成为国家的储备人才了,私自离开相当于叛国会由仲裁委员会出面解决,所以不想惹麻烦的定锤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穆杉,你们可以叫我穆老师。下面请小朋友们……噗嗤……”穆杉在说道这一句的时候,扫了定锤一眼,然后忍不住的笑喷了出去……

在经过大概一个小时的煎熬之后,定锤总算是熬出来了,在穆杉宣布今天只是熟悉环境,明天才正式上课之后,他闷着头就开始往外钻。

可走到门口时,穆杉却伸手拦住了他:“跟我过来一下吧。”

定锤呵呵笑了笑,刚想说没空,但是看着穆杉一脸诚恳的样子,再想到自己反正都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丢人呢,所以索性双手插兜跟着穆杉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花园旁,默默的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

“我知道你有点接受不了为什么别人都分派了好班级而你却在预科班。”穆杉朝定锤善意的一笑:“我告诉你,你千万要坚持下去。”

定锤一怔:“什么个意思?让我跟这帮小屁孩在一起,还让我坚持下去?”

“是的,坚持下去!”穆杉郑重的点点头:“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你知道我们整个第七区出过几个SSS级的超级战士吗?”

“几个?”

“十一个。”穆杉呵呵一笑:“除了其中有四个是浑然天成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像你一样出身于预科班。包括学院的现任校长,我虽然还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把你放在这代表你是个非常有潜力的人。”

这么一听,定锤倒是愣了:“什么意思?”

“因为去别的班级,他们接收的是杀人的技术,而在这里,你接收的是系统的知识。你知道什么是预科班吗?”

“什么?”定锤倒是来了兴致继续听下去,所以顺手掏了根烟给穆杉,不过却被他推了回来。

穆杉清了清嗓子:“预科班只是那些人的说法。而它的全名是特种超级战士预先培训班,里头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说着,穆杉再次推了推眼镜:“没错,就是天才!这里每一个都是天才,只是他们年纪很小,等他们成名之后,大家也都忘记了他们是从这里出去的了。”

定锤眨巴着眼睛:“真的?”

穆杉呵呵一笑:“回去看看你准入证上的钢印和其他超级战士的钢印有什么区别,然后问问知道的人吧。也许大部分的人不了解,但是我仍然希望你能认真的去适应,适应跟孩子一起学习也适应别人的嘲笑。我刚才笑并不是因为你的年龄,而是你旁边的丫头在你的衣服上画了只小熊。”

定锤听到这,低头看了看自己左边的衣服,发现上头当真有一只小熊啊!!!

顿时,他勃然大怒:“操!老子的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