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的定锤,只是一个新兴小城市的市长。甚至连白菲订婚这种大事他都没资格接受邀请,那时他在别人眼里就只是一个空有一身蛮力但是没有什么权利的棋子。

而现在,棋子变成了棋手,他不但代表着三分之一的第七区更是整个第七区最高决策者之一。再加上他是唯一被第三区认可的代理人,这样的权势放在哪都足够被人跪下迎接,至于这第二区……

说句不好听的,当初仲裁委想要和第二区以和亲的方式联合在一起,其实就是想借助他们那边的势力和资源来稳定第七区的局势。而现在,第二区这种刚刚迈进地区性强国的三流国家,别说放在整个第七区了,哪怕光是一个吉尔伽美什都完全有能力轻松的爆掉他们。

“我……这么说吧。”王子殿下低垂着脑袋,显得有气无力:“我的内阁大臣们计算了一下,如果战争爆发,我们在面对第三区时,只能撑过四十分钟。这还是他们的虚荣作祟,根据数据实际分析的话,我们最多能够承受二十分钟的攻击,在之后除了沦陷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定锤坐在椅子后头,吃着手里的早点,静静的听着王子殿下说着自己的情况,每到听到关键点的时候都会抬头看他一眼。

“其实我很讨厌你,我跟白菲认识了很多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我强迫她的。但她既然有跟你走的意愿,我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王子殿下显得很坦然:“以我的身份,我不缺女人。所以我这次来找你。也就是为了和你解释清楚,我并不想这里头参杂什么私人恩怨。”

“我跟你没什么恩怨。”

定锤摊开手。双脚架在桌子上,轻吐出一口烟并透过烟雾看着王子殿下:“我还没太能够明白你的意思。”

王子殿下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扣了几下:“你应该也知道,哪怕是你或者是整个第七区对于第三区来说也只是个跳板,他们的野心很大,你们现在干的事无异于与虎谋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别问我明白不明白,先说说你的来意,具体一点。”

“我这次以商业洽谈的名义,绕了四十个国家来到这里,其实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大伊娃而来。”

定锤坐直了身子,眼神里充满了诧异,盯着王子殿下半晌才说道:“你哪来的勇气提出这种要求?”

“是的。这个要求放到任何人身上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请你仔细的考虑一下。”王子殿下摊开手,微微一笑:“谁都知道这种东西是国家重器,它甚至关乎到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但我个人的见解其实很简单,如果我手中拥有这种神器,我一定会在我可控的范围内扩散出去。”

这话虽然寥寥几句,但却让定锤突然明了了。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关于第三区突然开始进攻,现阶段他手里唯一能抵御第三区的武器只有大伊娃炸弹,现在有那个枫叶之国为止提供材料。大伊娃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量产的,而且因为几个核心设备的入手,大伊娃的当量也正在呈倍增长,可以说他现在有了和第三区玉石俱焚的勇气和底气,但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那自己真的就什么都没有剩下了,而第三区却还有重生的希望。

“我们的目的或许不一样。但我们却有某种共识对吗?”第二区的王子殿下慢慢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噗通一下单膝跪倒在了定锤的面前:“也许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我愿意以自己为人质,换得我的臣民一时安康。”

定锤垂着眼皮看着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喜欢嘲讽人的定锤这次却没有一丁点看不起这个第二区的王子,反而觉得在他面前自己的压力特别大。

“你先起来吧。”定锤叹了口气:“要你在这当人质也没什么用,我现在去召集开一个会,你去吃点东西转一圈等我消息。”

“我就在这等。”王子殿下咬了咬牙:“与其把赌注压在第三区身上,我更愿意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

“给我个理由?”

“因为我相信白菲的选择。”王子殿下抬起眼睛看着定锤:“我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定锤也没什么好废话,立刻召集了所有高层在地下会议室举行了至今为止真正意义上的全体高层会议,甚至连入春和罗杰都应邀参加这次会议。

而这次会议除了关于这种核心物品的军售之外,还有就是怎么应对即将来临的战争。当然,就军售这件事,差不多有一半人是坚决不同意的而另外一半人却是同意向外输出大伊娃。

两边都有各自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都非常充分。甚至于定锤团队的内部都因此产生了不同的声音,除了没有任何意见的包子之外,莫辉支持外售、罗杰反对、入春支持、叶子支持、火腿肠反对、格反对、汉默支持、白菲支持、缪反对,光是这么点人就已经出现了两个派别,而且互相无法说服。

“这件事是你的内务。”入春最后也没办法了,他摊开手对定锤说:“这场赌博你愿意不愿意赌,全看你的意思。”

定锤看着圆桌上的人,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久:“我觉得可以试试看。”

“可你试试看归试试看,万一被人逆向了呢?万一扔在你头上了呢?”

“我也担心过这个问题。”定锤一只手撑在脑袋上:“但既然是赌博,那就必须要有承受能力不是吗?”

这时,缪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我们可以卖给他们,而且卖给他们的是阉割版本。没有你的同意没有任何人可以启动的版本。”

“也就是说,他们那边只是给我们当仓库?”定锤眼睛一亮:“可是人家会那么傻?”

“你先搞清楚。他需求的是什么。”叶子点着头:“他真的是需求那些东西能爆的响吗?”

定锤一天之内第二次茅塞顿开,第二区真的是想要会爆的大伊娃?这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是大伊娃,不管会不会爆。只要自己这边不说出去,那么他们肯定不会自掘坟墓,所以……

想通这一点之后,当天下午就有一项面向全世界的通告发出,吉尔伽美什的军工产品正式变成流通商品,进入正常流通渠道,而且成立了一个专门的信用评级组织专门对各个国家的信用等级进行评估,吉尔伽美什军工产品的售卖必须经过这个信用等级系统。等级越高就越能买到相应的产品。

当然,这份通告出来的第一时间,第三区的特使就驾临吉尔伽美什,他没有问任何话,直接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定锤的办公室。

“你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特使瞪着眼睛看着定锤:“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定锤放下手里的结婚照模板图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谁?”

“我是第三区总统办公室负责人,我名……”

“我没问你叫什么。”定锤眉头一皱:“你知道我是谁么?”

“当然知道。”特使头一扬,牛逼哄哄的说道:“吉尔伽美什市长、第七区政务仲裁委主席、第七区常务理事长、第三区荣誉常务理事。”

“砰”的一声巨响。定锤一巴掌甩在桌子上,接着站起身大声吼道:“老子问你,老子要是一枪毙了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特使顿时一愣,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气势猛的降到低谷:“不……不能怎么样。”

定锤冷笑着招手:“来人,给我拉出去,用什么枪你们自己决定。”

办公室里的守卫得令,气势汹汹的走到特使身边。说话间就要去拽他的胳膊,而他却高叫着:“你这么做是蔑视第三区!”

“我蔑视?让藤来跟我说。”定锤冷笑道:“我给你个机会,让藤来,十分钟他不过来,我就把你的骨灰邮回第三区。”

特使脸色苍白,匆匆的走到一边,拿起电话说了一通,而接着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藤就出现在了定锤的办公室外头,他轻轻敲了敲门,在得到定锤的允许之后才带着微笑走了进来。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藤看都没看特使一眼,直接来到定锤对面坐下:“对了,你那个通告我看了,这个信用评级系统太棒了,我也觉得这么干很不错。软刀子割人才疼呢,让他们乖乖的听话比武力进攻他们更好。”

而定锤听完却只是扣了扣耳朵:“我现在不跟你谈这个,就谈你这个办公室主任,他刚才门也不敲冲进来就质问我,还说我蔑视第三区,这不知道的人恐怕就认为是你的态度了吧?”

藤的眉毛一拧,转过头看着特使,冷声问道:“是这样?”

“大……大总统……事情是这样的……我……”

还没等他说完,藤从怀里拿出一把造型十分好看的手枪,瞄也不瞄一下,回头就一枪把特使的头给爆掉了,然后帅气的把手枪放回怀里:“吉尔伽美什诚品,真的没话说,我本来很抵制用手枪的,但自从用了你送我这把枪,我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喜欢就好。”定锤无视地上的尸体,喝了一口奶茶:“这个评级系统我没提前告诉你,因为它今天下午才定好。”

“很好,我觉得比我想的周全很多。”藤点点头:“你打算怎么操作?”

定锤眯起眼睛:“你还是说说你的打算吧。”

藤吹了声口哨:“我觉得你可以试试把那些不入流的国家整合进系统里,然后用你的体系把他们的国家摧毁掉,让他们狗咬狗不是很好吗?”

“如你所愿。”定锤摸着下巴:“不过我跟你丑化说在前头,这东西也是试运行,我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变化。”

“这才有意思不是吗?”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