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虽然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清楚,但一时之间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定锤坐在椅子上看着一如既往没有表情的蝴蝶,捏着下巴久久不语。

“你都盯着她看了一个钟头了,看出点什么花儿没?”火腿肠拎着盒牛奶边喝边走:“你是在想让她给你生个儿子还是女儿?”

定锤侧目,顿了片刻:“我在想藤为什么会大发善心把蝴蝶还给我。”

“还用说?被吓着了呗。”火腿肠的把空的牛奶罐子吸得吱吱响:“你都要毁人家首都了,人家用一个小姑娘还一座城难道有问题?”

“没那么简单。”

回答她的并不是定锤,却是久久没有说话的蝴蝶,声音依旧没有波澜,表情更是一张千年死人脸。

“被召回之后,我被特意改造成了他们的同类,每天的都要和他们一起做同步训练。也就是说他们打算让我来填补他们小队的席位空缺。”蝴蝶抬起眼睛:“但是他们并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他们,所以他们制造了大量的复制品,试图从复制品中找到我的替代物,只不过他们现阶段的复制工艺还很粗糙,所以他们的复制品都必须要复制我的思维方式和精神力波段,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控制我的复制品的原因。”

蝴蝶说话虽然没有任何语调和情绪,可思路清晰,语句通顺,非常有条理。甚至连定锤这样文化程度不高的人都能听得很真切。

“一个小组缺少了任何一个人,就不能发挥出他们最强的能力。”蝴蝶继续说道:“所以。他肯把我还给你,就说明他还有别的目的。藤,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区区一座城市百万人还不能让他放在眼里。”

蝴蝶的话让定锤和火腿肠面面相觑,蝴蝶从不骗人,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所以她说藤肯定不是因为突然大发善心那就肯定不是因为这样。

“那他是图个啥?”火腿肠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走了老半天才突然直起腰大喊一声:“我知道了!”

定锤立刻追问道:“你知道什么?”

“他肯定是个同性恋,他看上你了!”

“给我说人话。”定锤侧过脸:“你是我见过最无聊的人。”

“我实在是想不到,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合理,没有一个逻辑让我去破解。神仙都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火腿肠无奈的摊开手:“不过我们科学家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我认为他是个看上你的同性恋。”

无论她是人还是猫,这狗改不了吃屎的跑火车始终不变,所以定锤懒得搭理她,继续发呆试图参悟藤的本意。

“到底要干什么呢?”

而正在这时。莫辉慢慢的推门而入。把一张请柬扔在定锤的面前:“按照正常流程。今天中午将会有一次宴会,晚上还要误会和晚宴。你准备一下。”

“谁请我?”

“当然是第三区的头头了,还能有谁?”莫辉摊开手:“昨天的事就跟没发生过一样。外头的路基本上都被修好了,绿化带也都恢复了,这效率还真是高。”

定锤默默的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废话,掀开自己的衬衫,指着肚子上几乎把自己场子切断的伤口问道:“现在谁给我个解释,我这伤口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切的哈。”火腿肠摊开手,然后拿出了小的录影器:“就怕你个傻逼不信,我特意把你切腹的录像给录下来了,好好玩。”

切腹!录像!好好玩……

定锤当场就错乱了,他完全不能理解火腿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神经病,居然在定锤试图自杀的时候她录像……而且还能在事后说出好好玩这三个字。

“你他妈是哪有毛病?”

定锤嘟囔了一声,探过身子按下了播放键,然后静静的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着自己切腹的录像,而火腿肠居然也顺势坐在了定锤的旁边,跟他一起吃起了零食看这血淋漓的录像。

“谁要跟我说你们两个不是天生一对,我一刀就砍死他。”莫辉摇摇头,打开门走了出去,在门口的时候还喊了一嗓子:“别忘了今天的事。”

而定锤没有回应,只是盯着录像一动不动,而在录像上,他双眼紧闭,手提着日之轮跪在地上,用很庄重的表情配上了一套奇怪的手势麻利的切开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把肠子掏了出来,接着放在双手上托着。

“肠子原来是青色的啊。”定锤吧唧着嘴:“里头会有蛔虫么?”

“我哪知道。”火腿肠头也不回:“不过你发现你没流血么?”

“发现了,不但没流血,而且他妈的一点都不疼。”定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我这是怎么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录像么?”

“不知道啊。”

火腿肠冷冷一笑,在播放器上按了一个键,接着画面风格突然转变成了一片惨白,而透过这惨白,定锤吃惊的发现他的身后居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同样是光头的人,而正是他在用双手控制着定锤的行动,让他做出这么荒唐而可怕的事情。

“这孙子是谁?”定锤指着屏幕:“这什么个意思?”

“你自己仔细看。”

定锤仔细看去,他身后的那个人虽然只是个朦胧的虚影,但依稀能看到他身上穿着的礼服和他腰上的佩刀以及……那锃亮的大光头。

“这谁?我他妈的……”定锤一怔:“这他妈是我啊!”

“不是。”火腿肠神秘一笑:“这是我们敬爱的开国大总统。”

定锤一愣:“怎么个意思?怎么突然又出来他了?”

火腿肠表情严肃的站起身,关上了录影机,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定锤,眼神看不出情绪,不过倒是能看得人发毛。

“这他妈是英灵护体啊!”火腿肠突然狂躁的大喊了起来:“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是用你的鲜血来抵消这次使用苍穹之末的代价,疼痛由他帮你承担!而且他是以英灵模式出现的,不是幽魂模式啊!也就是说,他正式把日之轮传承给你了你知道吗?日之轮拥有他全部的灵魂能量!”

“灵魂能量是什么?”

“就是他死后,精神力附着在一件物品上,使得这件物品拥有超过其本身能力的特殊能力,灵魂能量越强大,物品也就越强大。你也看到了,你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超级战士基本上都用冷兵器,这就是为了保留灵魂能量。远比热武器更强悍的武器。”

定锤吧唧吧唧嘴:“等等……你好歹得照顾我的智商,简单给我解释一下。”

“开国大总统是唯一一个没有分级的战士,因为他手上最少有一百个sss级战士的命,全世界几乎一半的神级战士都折在他手里了。你可以想象,当时谁敢给这么一个人去评级?而且还因为他的原因,一直到现在sss级战士都不允许直接出现在国家争端上。就是害怕突然蹦出第二个光头恶魔把他们全给灭回去。”火腿肠看着定锤的眼睛:“现在,你被第一代光头恶魔给英灵护体了,这代表日之轮的意志已经接纳你了,虽然它一直排斥精神灵体,但它接纳你!现在的日之轮……”

火腿肠神秘兮兮的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定锤作势就要往外拔日之轮,却被火腿肠用力的按住了手:“你有病是么?”

“怎么个意思啊?”说着,定锤还指着自己的伤口:“这个呢?”

“就当剖腹产了。”火腿肠耸耸肩:“用纱布包包就好,日之轮切开的伤口不会感染的,放心。不用几天就愈合了。”

虽然对日之轮的变化感觉到很好奇,但既然火腿肠这么紧张,那么还是别拔出来的好,不然到时候出什么问题,恐怕自己又要挨揍了。

“英灵护体。”火腿肠眉飞色舞:“英灵护体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英灵护体,可惜不是他本人,如果是他本人的话,或者你就能轻松对抗苍穹之末了。”

“他这么牛逼?”定锤眨巴着眼睛,满脸好奇:“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啊。”

这时,一旁的蝴蝶突然搭腔:“不,她说的是真的。第七区的开国总统是一个奇迹,传说他甚至能够逆转时空,你可以想象一个控制时间的人根本人力所能抗衡的。他以一人之力对抗十七国的联军,一夜之间他毫发无伤但那几百万的军队却灰飞烟灭。”

“传说都是吹牛逼的。”定锤对这些点嗤之以鼻:“反正我不信就对了。”

说完,他站起身脱下衣服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然后随手从**撕下一块床单裹在自己的伤口上,然后再穿上黑色的绸缎衬衫和一身极具性格的黑色刺绣礼服,看上去又拉风又帅气。

“今天大概会是第七区和第三区联盟的日子吧。”定锤嘴角露出苦笑:“如果这盘我赌输了,呵呵……千古骂名啊。”(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