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很诧异,因为他很坦诚的把这些年的经历全部告诉了自己的女儿和老婆,但她们却没有任何的诧异,反而通盘接受更是表示深切理解。

这样的情况让缪满头雾水,但是却又找不出哪里有问题,甚至于全程只能摆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定锤看到他的样子之后,悄悄的冲他女儿眨了一下眼,而女孩也同样狡黠的回应了定锤。

“我的工作就到这了。”定锤整理着衣服:“给你一个礼拜的假期,下个礼拜一到市政厅去复命。”

说完,他拽着正蹲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饼干的火腿肠就走出了门外,并转身对送他们出门的缪小妹小声的说道:“不许跟任何人说。只能说你爸爸只是失踪而没有死。”

“嗯嗯!知道了!”小姑娘满脸涨红:“谢谢你。”

“谢谢我有什么用?谢谢我们伟大的市长大人。”

“一定的!”小丫头一听到市长,眼睛里顿时冒出了精光:“我有机会一定要亲自谢他!他可是大英雄。”

“哪里哪里,呵呵呵呵呵……”定锤满脸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傻笑:“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啦。”

火腿肠白眼一翻,抬脚就踩在定锤的脚趾上,然后怒喝道:“几点了!你不要工作了是吧?快点!”

定锤无奈的朝丫头摊开手:“领导骂人了,我先走。”

坐上车之后,火腿肠迫不及待的追问起了定锤:“肯定是你搞鬼了!说!你到底干了什么?”

定锤特别装逼的一笑,慢悠悠的说道:“明明是你们把这个世界想的太复杂了。”

火腿肠这次出奇的没有质疑,反倒安静的坐回了位置:“也对,就你的智商肯定也想不出什么了。”

定锤出奇的没有和火腿肠对喷,反而慢慢发动汽车:“明天你留下,不要去。”

“为什么!”火腿肠顿时狂躁:“你凭什么不让我去?”

“我会让人看住你。”定锤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沉重:“谁都能去,就你不能去。”

“给我个理由,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懒得说了,你就是不能去。”定锤的声音第一次如此严肃:“这是命令。”

火腿肠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定锤的表情,她冷哼一声之后就不再搭理定锤,一个人把头侧到一边,鼓着嘴生闷气。

在平时,当火腿肠出现这样的表情时,定锤一定会第一时间像条癞皮狗似的凑上来把她哄笑。可这一次定锤却没有这么做,只是默默的把车停好,自顾自的下车,然后钻进房间里就没有再出来,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上火腿肠一眼。

这一下可把火腿肠惹怒了,她站在定锤的屋子外头大声喊道:“不去就不去,老娘要是再管你一下,我就不是人!你以后也别找我了,给我滚!”

可无论火腿肠怎么喊,定锤始终没有露头。最后火腿肠的喊叫声甚至召来了保卫……

但是保卫又能怎么样,这一片的安保人员谁不认识这个祖宗啊,虽说定锤是吉尔伽美什的龙头,可这姑奶奶显然是定锤的领导,这下她在那发脾气,谁上去劝谁就是不长眼,更别说暴力驱散了。

所以虽然旁边围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卫,但谁都不敢上前阻挠火腿肠发脾气,最后不得以他们召唤来了内务部的最终BOSS——叶。

叶子过来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开始安抚火腿肠,并连拖带拽把她拖回了自己家,接着亲手给她熬了一碗姜汤。

“你说他气人不气人?”火腿肠坐在沙发上捶着桌子:“他现在居然跟我装!还命令我!”

“好了。”叶子把浓浓的姜汤放在火腿肠的面前,轻轻摸着她光滑亮丽的长发:“也许他有自己的想法呢。”

“那他不能说?就他厉害就他能干?我就是累赘?”

叶子笑着摇头,一如初见时的恬淡沉稳:“男人的世界是我们不能随便涉足的禁区,你如果强硬的想插入进去,那最后受伤的会是你自己。”

火腿肠根本没有听进去叶子的话,情绪波动反而越来越大,而就在这时,外头的敲门声响起,叶子应了一声,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定锤的秘书,她先是抱歉的朝叶子一笑,接着很公式化的说道:“市长先生请您做好准备,明天一早启程去第三区。”

“一共多少人?”

“包括您在内,随行人员一共三位,莫部长、格先生、包子和您。”

“果然是原始的五人组。”叶子笑着问道:“他还说什么没有?”

“说让您安排好……火腿肠。”秘书并不知道火腿肠就在这,所以她在面对叶子这个最和善的高级领导的时候也没了那么多拘束:“叶部长,我觉得火部长的性格真的有点问题,她都没有考虑市长现在的处境,今天早上的时候我给市长送了三份文件,每一份都很可怕,他没跟任何人说。”

叶子的眼睛转悠一圈,嘻嘻一笑:“文件上说什么?”

秘书左右看了看:“第一份是第三区的兵力布置,第二份是第三区改造人进化程度,第三份是第三区现阶段武器配置目录。我偷偷听见他和缪先生的话,缪先生说如果现在第三区发动全面战争的话,三天内无论用什么手段,吉尔伽美什都会沦陷。”

叶子的表情一变:“不是说三个月吗?”

“那是缪先生不想制造恐慌,因为第三区现在有一百二十万B级别以上的超级战士和……”秘书苦笑着:“八百万的普通超级战士,而常规军备的数量也远超我们,就算是有武器代差,可我们根本没办法抵御那么强大的武力。”

说完,她长出了一口气:“叶部长,您好好劝劝她吧,让她别再跟市长闹了,市长现在都吃不下东西了,今天一天只喝了一点水。”

叶子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送走秘书,叶子坐在火腿肠的面前,握住她的双手:“听见了没有?”

火腿肠低着头,抿嘴不言语,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但是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在滴溜溜的转着。

“鬼丫头,又在想什么奇怪招吧。”叶子伸手捏了捏火腿肠下巴:“让他自己处理吧,相信他,他行的。”

火腿肠苦笑着,轻轻抿了一口姜汤:“可是我担心他……”

“我知道你担心他,他也知道你担心他,所有人都知道你担心他。所以他才会这么大的压力。”叶子走到火腿肠的身后:“你急迫的想要他知道你关心他,但是却用一种自己以为好的方式来强迫他,这本身对他对你都是一种伤害。叶子姐可是知道你喜欢他哦。”

“谁喜欢他了!那个烂人!”火腿肠撅起嘴,愤愤不平的哼道:“混蛋!”

“是吗?”叶子就像一只狐狸:“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白菲。”

“不可以!”火腿肠一把抱住叶子的腰:“不许说!”

“你看看,口是心非。”叶子弹了一下火腿肠的脑壳:“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人比你们两个更有默契了,既然这么有默契,你还信不过他么?”

“我信是信……可是……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啊,他那么蠢,傻狗一条。”火腿肠语气里的无奈溢于言表:“没有我帮他,他早就死掉了。”

叶子没说话,只是顺着毛摸着火腿肠:“试着换位思考一下,你知道他现在干的事是为谁么?”

“谁?”火腿肠一愣:“不会是我吧?”

“就是你。”叶子叹了口气:“他没跟人说,但是我知道,他不止一次说他欠你一个完整的身体,他要让你变回普通的姑娘。”

火腿肠一怔:“可是……叶子姐,你喜欢他吗?我……其实我不担心白菲,我害怕的是你。”

“我?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叶子指着自己的胸口:“我告诉你个秘密好吗?”

“?”

叶子靠在躺椅上,看着天花板,小声说道:“我其实已经死了很久很久,那年那场灾难让我的小队只有红莲一个人活了下来,而我其实也已经死了。”

“什么!”火腿肠一蹦三尺高:“什么意思?”

“我其实是诅咒教派第一个复活的超级战士。”叶子捂着嘴,眼神中翻起了恐惧:“但是因为我的能力是控制生命,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控制我,所以我才能成功的逃出来。但是因为我要用我的灵魂之力来压制他们对我的控制,所以我失去了攻击能力。当然,我从那时候起就不再是个人了。”

火腿肠被这劲爆的内幕给惊呆了,她这才知道叶子一直不老的秘密,而且她那强大的精神力之下却不能使用攻击技能的秘密也迎刃而解。

“定锤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亲人,是弟弟。爱情对我来说太遥远了,因为我不能看到我的爱人慢慢的老去,最后化为尘土。”叶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而亲人就不一样,亲人的意义就是我可以一直跟在你们的身后,然后尽我所能保护你们,然后当我发现你们越来越强大的时候,我目送你们越走越远。也许有一天我停在原地不再前进,然后消失在你们的视线里,那时候我也可以从容的说上一句,一路顺风。”

火腿肠顿时如遭雷击,然后一把抱住了叶子,自己却哭得像个泪人儿。

“你的情绪波动太大了,试着控制自己。”叶子带着哭腔拍打着火腿肠的后背:“你是个好姑娘,没有人比你更好,定锤知道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们的默契无人超越,加油,你可以的相信定锤也可以的。”

“嗯……”火腿肠就像个无助的小姑娘,多年以来都再没有流下的眼泪今天却像是决堤之海。

-

是不是觉得慢了?

因为我开始整理新书大纲了,嗯,就是这样。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