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哥,还认识我么?”

定锤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表情无悲无喜,而他面前的成哥显得有些噤若寒蝉,望着定锤的眼神有些惊恐。

成哥现在可算是大人物了,住在市里最豪华的别墅区里,开豪车、享受着奢靡的生活,生活中盛满了鲜花。

他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洗白了,在这里开办了自己的企业,还成功成为省里的明星企业家,经常出席各种颁奖和奠基,还出资建设了不少的学校,放在哪里都可以说是个社会名流。

“看来你是不认识了。”定锤手在沙发的扶手上敲击着:“我过来想让你还我点东西。”

成哥一激灵:“你要什么……什么我都给你!”

定锤点点头:“你欠我一条腿啊,成哥。”

别的东西定锤都可以不计较,但被打断的那条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算了的,当时的那种耻辱和绝望,定锤至今不敢回望。

“大神……饶了我吧……我给你钱……给你很多钱……”

火腿肠的虚影站在定锤旁边,语气中充满不屑和嘲弄:“要你的钱还真没意思,要不你去给我弄核弹的构造示意图,要不就赶紧送上一条腿。”

定锤一愣,诧异的扭过头:“你他妈怎么会这边的语言?”

“喂……语言是脑电波的一种载体,你的脑波跟我相连,我当然就知道了,为什么你能那么快学会那边的文字语言?你没想过?”

定锤一想,发现确实是这样……自己个挫人别说学另外一个世界的语言了,恐怕就是学英语他能把二十二个字母认全就不错了。而实际上他几乎只用了不到两个月就掌握了语言,一年时间就能通晓文字,他这智商都可以做到这一步,何况火腿肠乎……

而就在定锤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形一阵波动,就像是水波纹似的开始晃动。接着颜色渐渐变浅,身上也开始出现缓慢分解时的细小微粒。

“什么情况?”定锤看着自己的手:“不是还有几个小时么?”

“应该是有人启动了应急呼唤程序。我先回去等你!”随着这句话说完,火腿肠的影子慢慢消失在了定锤身边。而定锤则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分解,渐渐消失。

一旁的成哥看到定锤的样子,尿都快吓出来了,整个人就像死了一样,脸色惨白。

因为能量逸散,定锤慢慢的消失在了座位上,能看出来他的嘴在动,但是声音却是一点都没有。直到最后什么都没剩下。除了一张定锤和他老妈的合影。

在他离开之后。如获新生的成哥瘫软在地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人就像洗了个澡没有擦干净一样,从上湿到下。直到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那张照片。然后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大仙……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至于被人当成大仙的定锤本人,现在正躺在火腿肠核心实验室的椅子上,旁边站着缪和火腿肠两人。

“他什么时候能醒?”

“大概要两个小时,意识剥离之后需要处理整合,不然会成白痴的。”火腿肠抱着胳膊:“出什么事了?你这么着急。”

“第三区暴兵了。”缪苦笑道:“两千多万的兵力,这已经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火腿肠一听就炸毛了:“什么!他妈的这是要单挑全世界啊?”

“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的用意,但是我知道这不是不可能的。”缪颇有些无奈:“你要知道。这两千一百万的军力其中还包括相当一部分的超级战士,他们的复制人技术估计已经成熟了。”

“成熟了……”火腿肠叹了口气:“看来黑科技走起来还是快,你有什么想法?”

“按照他们的节奏,应该是克隆人的进攻,那我们根本没办法跟他们比拼人海战术。而且单纯的机械化部队估计拦不住他们的进攻。再加上我们的财力根本支撑不住军备竞赛,所以我觉得还是闷头攀科技比较好。”缪挠着头:“如果泰坦能有三艘以上,我们或许还有一战,但是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啊。”

火腿肠一抹鼻子:“三艘?我的打算是十艘!三个月内第一艘就能服役,接着今年内就能有五艘。”

“可是人家会给你时间么?”

这话说的火腿肠一愣,却无法再接话。她当然知道,如果时间足够,她肯定能相出办法,可关键问题就是现在时间根本来不及。

在现有的条件下,就算搭上吉尔伽美什的所有手段,最乐观也只能抵抗个一个月,然后呢?然后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黔驴技穷,然后默默的见证一个奇迹的陨落。

这没有争议,她不是神,定锤也不是神,整个吉尔伽美什乃至整个世界都没有神,人家酝酿千年的计划,怎么可能轻易被一两个人所挫败,这是想都能想到的。

“只能看他的意思了。”火腿肠莞尔一笑:“这是男人应该干的事。”

说完,她推开窗户,看着外头繁华的城市,带着笑容说道:“我讨厌战争,但是我也不害怕,反正我大概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又在胡扯。”

定锤慢慢的从**坐了起来,揉着突突发胀的太阳穴:“你明明好好活在这呢,该死的明明就是我。”

“挺快啊。”火腿肠扭头看着定锤笑着:“比我预想的要快。”

说完,火腿肠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根据你的记忆重新复刻的照片,希望你能喜欢。”

定锤接过自己老娘的照片,轻轻的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攥紧双手:“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说完之后就把火腿肠的手攥在手心之中:“相信我一次。”

“行了,别酸溜溜的了。”火腿肠甩开定锤的手:“心愿也了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定锤嘿嘿一乐:“还没废掉那家伙的腿呢。”

“那种档次的人真的重要么?”

“倒不是说重要,关键是不爽。”定锤伸着懒腰:“不过也无所谓啦,就这样吧,给他留个阴影。”

说完,他站起身对缪说:“准备一下,我要去第三区首都。”

火腿肠一怔:“你要去干什么?你知道如果他们再抓到你,会发生什么吗?”

“你是说苍穹之末?”定锤哈哈大笑:“他们敢!”

紧接着,定锤身后的虚影慢慢膨胀出来,慵懒的张开手,然后低头看着火腿肠一言不发。

“这家伙可不是好捏的柿子。”定锤回手指了指:“他们现在暂时还没那胆子去动他,缪准备一下,就我们两个去。”

“你还真是满不在意呢。”缪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这就走?”

“不行,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定锤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等办完了我们就走。“

而缪看着定锤看自己的眼神,突然感觉一阵阴风拂面,心中生出了诡异的预感,不知道是不祥还是不祥。

就在当天下午,整个第七区突然进入了战备状态,各种工厂的产能近乎达到了百分之七十,所有的产品都优先供给部队,并且还开始和其他不结盟国家的首脑进行了紧急会面,然后在第六区的占领区内,大量第七区士兵开始集结驻防。

第三区和第七区的动作造成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恐慌,许多小国纷纷开始寻找靠山,大国也开始寻求自保,紧张了气氛弥漫在这个星球之上。

而与此同时,定锤正穿着便服敲开了吉尔伽美什最最普通的一户人家的大门……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一个十四五少女总是让人感觉很鲜活,她的眉目间带着缪的影子,只不过神色充满了戒备和不安。

“我长得这么吓人?”

女孩轻轻点头,有点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用身子抵住大门:“今天我妈妈不在家,请有事明天再来好么?”

定锤摸了摸下巴:“嗯……我是政府的人,我们有一份关于你父亲的文件需要移交,如果你觉得合适,我们可以去一个人比较多的地方,不需要你母亲,只需要你帮我确定一下情况。”

女孩在听到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顿时放光,所以当定锤提出方案之后,她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就点头同意了。

“走吧,你带我去,去哪都行。”定锤扬了扬手里装着缪的资料的文件袋:“只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并且把这些文件核实一下就行了。”

天色大亮,而且定锤一本正经,加上这里人流密集,所以女孩没有想太多,直接穿上外套跟着定锤走了出去,并把他带到了一个熟悉的甜品店里。

“你平时喜欢来这里?”定锤心中暗暗叹息,因为这家店正是缪以个人名义投资的连锁餐厅的一部分,而她久未谋面的女儿居然是这里的熟客,这是何等戏剧化的剧情。

“这里的牛肉饭跟我父亲的手艺一样,我喜欢来这。”

“你的父亲。”定锤把文件递给女孩:“是个英雄。”

--- ----

上半夜电脑出了点问题,被我折腾的开不了机……装完系统之后开始码字,弄到现在都快三点了,妈蛋……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