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已经被鲜花覆盖的市政大厅,定锤站在门口扶着门久久不肯进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子。

“走啊你,干什么呢?还得给你处理伤口呢。”火腿肠拽着定锤的胳膊把他往里扯:“你在这干个屁呢!”

她见定锤不回答,把脸凑到定锤面前这么一看,当时就崩了,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指着定锤笑了起来:“你个渣呀……你哭个屁啊……笑死老子了!”

定锤倔强的抿着嘴,十分孩子气的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抽着鼻子:“我开心……”

“你开心个屁!”火腿肠愣了一下,虽然语气还带着揶揄,但是表情却恢复了平静:“有什么好开心的?”

定锤指着不远处正喷着喷泉充满花香的宅子,声音略带哽咽:“那……”

看到这家伙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火腿肠居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她挠挠头,然后绕着定锤走了两圈,却仍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十二岁被赶出家门,吃垃圾要饭勉强活到十五岁。十五岁开始跟人在外头小偷小摸、十七岁跟老大、十九岁砍人,两年一个台阶。外人看来我风光,其实说到底也只是别人的一条狗。白天收了保护费,晚上抱着钱在夜总会门口站到一两点把钱给老大,他随手甩给我两千块,然后搂着那些看都不看我一眼的姑娘走上汽车,而我只能去吃一碗拉面,剩下的钱要留着给我手下的那些弟兄。”定锤再次抹了一把眼泪:“我没学历、没本事、没长相、没背景甚至连个家都没有。看上去一大堆狐朋狗友,其实真到用的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松开手,慢慢的往院子里走去,带着火腿肠来到了喷泉旁边的长凳上坐下:“我记得有一年大雪天,白天为了给老大顶包,我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老大为了面子把我拉出来,然后就像一条狗一样被扔在了我的出租屋外头,我爬进屋里,身上剩下不到三十块钱,连去医院的钱都没有,我在**整整躺了三天,因为实在熬不下去了才打了报警电话。你知道警察见我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他说要不是他身上那套衣服,我这种死上三千个他都不会眨眼。”

“风光哦?牛气哦?每天带着小弟穿堂过室哦?说到底在人家眼里都只是一条狗,还是一条癞痢狗,没人愿意沾着。甚至连夜总会的小姐都看不上我这种人。”

“可我怎么办?还是那句话,我什么都没有,除了继续干这行,我还能干什么?我做梦都想当个英雄,可到底还是个痞子混混。自己都瞧不上自己的垃圾啊。累,当然累,而且累的还不值。有时候我想回去一刀把我爸给砍了,要不是因为他,我可能不会落到那步田地,我从小学习就特别好,老师都说我是个考大学的好苗子,我也可能会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呢。”定锤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得意:“我这段时间经常会想,如果有机会回去问问我爸当时到底怎么想的,就算什么都不干,其实心里也会舒服一点。”

定锤的情绪很稳定,刚才的泪流满面也许只是情绪突然波动而已,而在他说他过去的故事时,一直都是带着笑容。

“你真的想回去看看?”

“别闹,弄得你好像能办到一样。”

“要让你整个人回去,我真办不到,代价太大。但是让你回去看看,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火腿肠挺起胸:“你得相信我和整个兰帕工业的能力。”

定锤转过头,看着火腿肠:“什么意思?”

火腿肠挽住定锤的手:“是这样的,现在的设备已经复制了,但是缺少核心放大器,所以实体是没有办法传送的,但精神不一样啊,我可以复制你的思维模式,然后投影到你的世界,等你的精神力回执之后,我再把你原有的记忆剔除,再把新的东西整合回去。就这么简单。”

定锤一愣:“真的?”

火腿肠点点头:“我是第一个试验者,效果非常好!不过我还没试过投影到另外一个世界的。”

“没事,那哥们就给你当试验品了!”定锤显得情绪十分亢奋:“那……我还能回来么?”

“你想不回来都不行,你只有四十个小时,因为电池就只能支持四十个小时。啊哈哈哈哈哈。”火腿肠叉着腰,笑得像个傻X:“这个电池么,是用世界**能量复刻出来的,所以只能支持四十个小时,然后要花大概一个月来补充,就是这样。”

“我一个月能回去一次?”

“想都别想,再来一次双份能量,现在我们没有核聚变,电压不够。差不多就可以了,兄弟,别太贪心。”

定锤点点头,然后双手扶住火腿肠的肩膀,脸凑到她的面前,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而火腿肠愣了愣,然后居然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白嫩的脸颊上飞起了两道红霞。

“兄弟,我……好疼……”

定锤的表情突然扭曲了起来,而火腿肠一看,发现他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居然再次崩裂,大量的鲜血已经把定锤的腰部以下全部染红。

火腿肠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她连忙扶住定锤,接着破口大骂:“妈的,让你别他妈乱动!你他妈装什么疯!装什么疯!”

连拖带拽把定锤带到地下室之后,火腿肠很快就把定锤的衣服剪开,接着麻利的给定锤拆除伤口上的缝合线,而一边拆的时候一边唠叨着:“你说你,这么大的人吧,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受了伤还这么浪,你真是不得死啊。”

因为没有麻药,定锤疼得呲牙咧嘴:“求女神给我上麻药……快他妈死了……”

火腿肠一怔,也不顾双手上沾满鲜血,啪的一声拍在脑门上:“我忘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说完,火腿肠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针和麻醉药,拔下定锤的裤子就戳进了他屁股里……

“妈妈呀……”定锤不住的用拳头打着台子:“死了死了……要死了……”

不过很快,一波一波的倦意袭来,让他根本无法抵御,嘟囔两句话之后,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而这时,火腿肠看了看上方,然后拉下了一个头盔戴在定锤的头上:“大树,开始备份数据。”

“数据备份开始,请稍候。完成时间剩余三十七分钟。”

“脑容量真小。”火腿肠俯下身子吻了定锤的额头一下:“一看就是蠢狗。”

说完,她哼着歌就开始给定锤做起了手术,表情看上去异常欢快。

而当定锤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完全改变,依稀是他当年喜欢穿的那些带着零碎的痞子装。

“注意,注意。”

定锤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叶子……不,应该是大树的声音:“能量剩余百分之九十三,预计停留时间为四十四小时二十七分钟。因为你身上携带着一个可传送的能量节点,它可以使你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性状特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用你的能力。”

“啥?”定锤愣了愣,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发现除了属于那个怪物留下的符文之外,其他东西居然都还在,包括埃德曼金属。

“我会退出连接以节省能量,四十四小时后,你将自动退出连接。”

定锤带着笑容长长的哦了一声:“这么高科技啊!”

再次回到熟悉的世界,定锤知道自己这并不是本体,但其实也并没有好抱怨的了,毕竟能回来看看,其实也是不错的。

“看上去挺陌生啊。”定锤摸着头:“一晃四五年没回来了。”

他走在公路上,来回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风景和路上会喷黑烟的汽车,摇头道:“空气是真他妈差……跟那边差远了。”

看了看左右无人,定锤深呼吸一口接着猛得上跳。这一纵,足足三百米高,接着陡然一窜,浮光一闪已是百里之外。

“高手就是高手嘛。”定锤落在一栋高层楼房的边沿上,张开双臂:“老子回来看看你们这帮畜生了!”

说完,他纵身一跃,从高楼顶上高高跃下。而他这跳下的身影被下头不少人看见了,他们齐声发出惊呼,然后快步的朝他落下的方向走去,可过去之后却是发现没有任何血溅当场的痕迹。

而在这些人眼带迷茫的时候,定锤在角落伸过头去看了看他们,然后笑了笑,接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笔挺的西装转身离开。

走在熟悉的城市但陌生的街道上,定锤突然有一种古怪的错觉,这个他曾经一度渴望回来的地方居然让他感觉如此疏远,街上那些以前习以为常的人都显得光怪陆离,反而吉尔伽美什才是那个让他熟悉的地方。

“看来人果然是都是贱的。”定锤自嘲一笑:“没事没事,也就四十多个小时。”

当然,这四十多个小时的时间,他第一个任务自然是要回到老家去,毕竟要找他那个窝囊的老爹了结一段过去的心结,即使他想到他老爹那张嘴脸就觉得恶心,可……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事始终要面对。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