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暗,整个吉尔伽美什的上空都被绚烂的烟花所铺满,几乎整个吉尔伽美什每家每户都买了数量不等的烟火,甚至形成了一股攀比风潮,谁买的少买的便宜,那么就代表这户人家不行、平时工作不努力,甚至可能会在朋友圈里受到嘲讽。

所以为了这份脸面,整个吉尔伽美什从入夜开始就烟花不断,让夜晚变得比白天更璀璨。

至于旅客,他们可算是大饱眼福,这样盛况空前的烟花大会,别说是第七区的第一次,放在全世界来说都没有更加盛大的了。

那些工厂、农场里上班的普通老百姓因为特别的带薪假期,几乎都涌上了街头,原本宽阔的马路顿时被人流覆盖,路边的小吃店更是加班加点忙个不停,甚至除了收钱找钱之外,连答话的时间都腾不出来。

手头上有钱,老百姓从来不吝啬用这些钱来改善生活,今天虽然说是吉尔伽美什的市庆,但看上去更像是大工地广大群众的狂欢,广场上有喜闻乐见的表演,公园里有免费的电影,路边的饮用水也是一毛钱都不要,路的两边甚至有政府的干事员挂着红袖套在免费派发各种小玩意。

市中心最高的吉尔伽美什国际贸易中心在上周才刚刚建成,但这高达四百米的摩天大楼立刻就成为了整个第七区的地标性建筑,今天它楼顶的观光平台也免费向公众开放,而这里也成为了年轻人求婚的胜地。

当然。很不巧……定锤好死不死的就戳在这个地方,孤孤单单的坐在角落里看着烟火和情侣的热吻……

“我他妈带汽油来了就烧死你妈的。”定锤抹了一把鼻子:“真是操蛋。”

通讯器里不断传来白菲的呼叫声,让定锤赶紧回到万国博览会的开幕现场……现在离八点开幕只剩下了一个钟头,加上化妆,时间寥寥无几。

“化鸡毛妆。”定锤不屑的吐了口烟:“我就这德行,化得再好看也抓瞎。”

说完,他环顾四周,奇怪的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气质这么好……为什么就没个姑娘来搭讪我呢。”

白菲哎哟道:“帮帮忙,我筹划了这么久。你不要这么玩世不恭啊。等结束了我搭讪你好不好?乖!”

“那多没劲。”定锤嘁了一声:“没事,开幕的时候我肯定到。”

说完,他切断了通信器,双手舒服的向后平展着。在凌空四百米的地方扶着栏杆向后倒着。倒悬着的感觉看城市里的灯光。这种感觉漂亮爆了。

“喂!很危险的。”一只手突然拽住定锤的领带,用力的把他往回扯:“快回来!”

定锤冷不丁被拽了个踉跄,等缓过神之后却发现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正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你怎么回事?这里离地四百多米。你还没成年吗?你半个身子都在外面,这里人这么多,如果碰着蹭着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定锤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圈,发现这姑娘穿着的居然是工作人员的制服……本来还兴致满满打算等搭讪的定锤顿时萎靡了下去。

“唉……”定锤低下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而那姑娘显然会错了意,她以为定锤碰到了什么烦心事,接着她居然大大方方的往定锤身边一坐,柔声问道:“你是不是想自杀?”

“昂?”定锤莫名的抬起头:“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你在这坐了好久了,一个劲的在自言自语,还满脸悲伤。所以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你了,你很危险哦。”那姑娘认真的点着头,觉得自己的分析百分之百正确:“是不是和女朋友分手了?”

定锤一头雾水的揉着脑袋:“这……”

“其实没什么的,我去年被男朋友甩掉之后,也特别绝望,想跳楼。”那姑娘叹了口气:“后来一气之下就跑到这里来找工作了,开始是去夜总会的,打算让自己彻底堕落,可人家那边说我没有文凭……不录用我,我就只能到这来当导游了,不过我发现这里也不错的,至少我在这认识了我现在的男朋友,所以你也不用灰心。”

“那个……”定锤揉着脑袋:“我觉得……”

正要说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突然闹腾了起来,那妹子连忙站起身观望了几眼,然后按住定锤的肩膀:“你在这等我!等我回来!千万不要想不开!”

说完,她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嘴里的哨子吹得哔哔响,还大叫道:“你们不许打架!不许打架!再打架我就要报巡查所了!”

定锤看着她的执勤方式就觉得蛋疼,在这地方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这一动手那就是热血上头,热血上头的时候别说巡查所和警察,就算是皇帝御驾亲征都可能拦不住他们。

那姑娘走进人群开始拉架,但没多久就被推搡的倒在了地上,不过她拍拍身上的尘土又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我要求你们马上停下!”

话还没落地,定锤突然从后头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真没经验。”

说完,定锤分开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那俩在地上翻滚的年轻人一手一个给拎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把他们撞在了一起,接着就跟扔破抹布似的把他俩扔到了地上。

“打架都不会,叔叔教你们做人。”说完,定锤拽着已经被撞得迷迷糊糊的两个人的脚踝,倒提着来到了瞭望台的边缘,二话不说就把他们给拽出了护栏。

毫无防护的倒吊在四百多米高的地方,这种惊心动魄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那俩孩子瞬间就吓尿了。哪还顾得上打架,光惨叫就已经足够扣人心弦了,周围的人更是发出一阵阵的惊叹。

最后俩人在极度的恐慌中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而定锤见状之后,就像拎着两条咸鱼一样把他俩给拎了回来,让地上一放。看着他俩相拥而泣的样子,定锤满意的笑了……

“你……”开始那个一直在劝着定锤的小导游瞪着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你是谁?”

周围的人也用很炙热的眼神看着定锤,而定锤叹了口气,走到露台的边上,极装逼极耍帅的淡淡一笑:“就叫我红领巾吧。”

说完。他纵身一跃。接着背后展开一对蓝色的苍穹之翼,转瞬便拖着一道亮丽的蓝光扶摇而上,直冲天际。

“孙市长!是孙市长!”人群中有人大喊了一声:“真的是孙市长,我看过人物列传!所以的超级战士里只有他是蓝色的!”

这一下。人群沸腾了。而那个刚才一直劝着定锤的小导游惊喜交加。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了自己的偶像……不,应该是超级偶像,而且偶像还如此的平易近人。这种感觉实在是让她疯狂。

而这时,已经飞出老远的定锤扭头看了一眼之后,得意的笑了笑,对通讯器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呃啊……”

乐极生悲的定锤一头撞在了漂浮空中的广告气球,接着里头的氢气顿时泄露,在加上碰撞时的摩擦产生的静电……定锤顿时在空中化作了一团火焰。

而这一团火焰却也成为了整个夜空最亮、最高、最大也最好看的一朵璀璨昙花……

当定锤歪歪扭扭出现在开幕式的来宾休息室时,白菲正叉着腰在里头瞪着他,但是看到狼狈得像条落水狗似的定锤,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定锤现在的样子那是相当的惨,浑身的衣服被烧得缩成一团,到处都是破洞,头发都被烧掉了一大块,就像狗啃的似的,脸上手上都黑漆漆的,就跟偷了煤渣似的。

“怎么搞成这样。”白菲的语气急转直下,连忙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衣服:“来不及化妆了,你赶紧洗澡换衣服,开幕式要开始了。”

旁边的火腿肠一脸嘲笑的表情:“帅酷的感觉怎么样啊?红领巾哥哥。”

定锤干巴巴的呵呵一笑:“叶子呢?”

“你不在,她当然要坐镇,外头观礼席上全是亲王、王储、总理、总统的,那么多一把手二把手,连咱们临时大总统入春水江都早来了,你个东道主弄成这样,你要脸?”火腿肠冷笑道:“你这次装过头了啊。”

“妈的,意外好不好,别逼我揍你!”

“你来噻,有种来打我。”火腿肠拍了拍胸脯:“眨一下眉头就是你孙子。”

“哎呀,这个时候了,你们就别闹了。”白菲急得直跺脚:“求求你们了,别搞砸了,这可是我这辈子亲自策划的最重要的活动。”

定锤撇撇嘴,拿着衣服走进了卫生间,而火腿肠却叫住了他:“你那破头发!赶紧滚进去洗澡,你洗澡我给你剪头发!”

说完,她二话不说,拽着定锤就钻进了卫生间。而当定锤出来的时候,他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已经被火腿肠弄成了一个秃瓢……

“妈的,我就跟你说了,不会理发就别他妈乱搞,有用褪毛器剃头的吗?”定锤的样子十分逗,光秃秃的脑袋配上他的头型,看上去哪里还像个市长,简直就是个山大王。

白菲也被吓的一愣,傻呆呆的看着定锤光头,而火腿肠似乎知道自己干了错事,这次没有接话,只是斜眼看着天,吹着口哨推门而出……

“算了。”定锤哭笑不得的朝白菲摊开手:“跟她计较得气死。”

白菲默默的点点头,表情看上去想笑又不敢笑。定锤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笑吧,想笑就笑,憋个屁……”

不过还别说,女神就算是毫无形象的大笑也仍然是女神,笑颜如花的样子连定锤都不由得看得出神。

好不容易笑够了的白菲白了定锤一眼:“看什么看!”

“不是……我感觉你变了……以前你眼角没什么皱纹的,刚才笑起来的时候都有皱纹了。”

白菲一听,顿时变得惊慌失措了起来,在脸上摸了半天,然后才反应过来定锤是在逗自己……谁他妈笑起来眼角没折!

“坏死了你!”白菲用力的打了一下定锤的后背:“越来越讨厌了。”

定锤撇了撇嘴,然后双手插兜,径直往外走:“光头也好,没头发的人看上去有气势嘛。”

“谁要跟你说话。”白菲气哼哼的:“我年纪是不小了,怎样!跟你有关系么?”

“胡扯。”定锤晃晃手指:“当初我卖包子的时候,你是我女神。现在你还是女神,怎么没关系?当然有关系!”

“烦死了。”白菲咬着牙冲定锤扬起拳头:“揍你啊!”

“原来的白菲可不会说这种话的哎。”

“也不知道因为天天跟谁在一起才惹了一身的牛粪味。”

“哎哟,说我是牛粪?你牛逼!”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往主场地那边走着,今天的玩过开幕式第一场就是阅兵,而阅兵么……其实就是武力震慑,今天全吉尔伽美什的高精尖武器都会亮相,而因为火腿肠的性格原因,这帮玩意全都是清一色的大炸逼,所以叶子索性把吉尔伽美什最新的部队称之为红色管弦乐团。

不过名字虽然文艺……但等会演示的时候,可不一定会那么让人淡定了。

来到主会场之后,定锤按照安排好的位置坐下,左手边是蓄上了小胡子的入春,右手边是已经十七岁发育成大姑娘的包子……

而他们看到定锤的新造型时,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入春甚至转过头小声说道:“你怎么能弄这个发型出来?”

“凉快!”

“你知道你这发型会给其他的来宾造成多大的压力么?”入春很严肃的说道:“你也真是……“

“怎么说?”

“开国大总统……在他们眼里是个屠夫,更是代号地狱守门人。”入春顿了顿:“他也是个光头。”

--

今天累够呛,先这么多吧,明天有补。下了班陪领导去乡下摘桑葚……这是何等的苦逼。(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