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定锤找到那个带他去工作地点的人时,那人看定锤的眼神就一直是怪怪的,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带着定锤坐上电车……

这次出发地到目的地的距离似乎有些远,电车的速度并不慢,大概也能有个六十公里每小时,但就是这速度,足足跑了有四五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这一路上可憋坏定锤了,包子靠在他肩膀上睡觉,火腿肠又不能说话,而那个给他带路的小哥似乎是个闷葫芦,无论定锤怎么调侃那家伙都不肯发声,一直到了一片小林子里外头之后,那小哥才抬起眼睛看了定锤一眼:“里面。”

“操。你不是哑巴啊。”定锤愤愤不平的嘟囔了一句,然后也不管那个小哥,大步流星的走进树林。

说来还真奇怪,当定锤走进这里的一瞬间,他瞬间感觉到气氛的转变。在这片茂密的林子外头的时候还没有这种鬼气森森的感觉,因为靠近宿舍区和生活区所以外头的人还不少,可当走进这片林子之后,定锤后背的汗毛孔瞬间张开了,一种被人用眼睛死死盯着的诡异感觉从心底悠然升起,相当可怕。

而包子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但她显然也有同样的感觉,摇头晃脑的找着人,似乎不把悄悄躲在角落偷窥自己的人找出来就不罢休似的。

“我就在这工作?”定锤佯装镇定的左右看了看:“让我当猴儿?”

带路小哥扶了扶眼镜,抹掉了额头上的汗并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沙哑着声音说道:“跟我来。”

说着,这小哥硬着头皮带着定锤顺着林中小路一直前行。斑驳的树影透在地上,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潮呼呼的,林子里的动物可以说是非常多,多到让定锤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肉滚滚的大耗子到毛茸茸黏在网上的肥硕蜘蛛,每一样都让人看得不自在。

大概在这片浓稠的树林里走了十分钟,突然一个转折之后,定锤的视线豁然开朗,接着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我的娘……”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大概有二十亩见方的大坑,大坑周围有高耸的石墙,而石墙上头镶嵌了许多亮晶晶的类似玉石的石块,阳光照射在这些石块上那是相当漂亮。

而真正让定锤震撼的并不是这些石头,而是这个大坑中间的东西……

大坑里头密密麻麻站立着几百个站得笔挺的雕像,这些雕像不知道历经了多少风雨,脚下的青苔丛生、杂草疯长,但身上哪怕是铠甲上的一粒扣子都仍然清晰可见,没有任何被时光腐蚀的痕迹,而这些雕像的最中间是一个坐在那里就大概有五十米高的巨型雕像,这尊雕像双手撑在一把插在地里的巨剑上,面容刚毅严肃、杀气凛然,眼神凝视着定锤所在的这片林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但是哪怕是它的眉毛都清晰可见,身上的铠甲折射出来的哑蓝色的光和天空融合在一起,显得异常帅气。再加上它身下的数百小型雕像,让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两军对垒的前线,浩气冲天。

“帅爆了!”定锤说完之后撒丫子就朝大雕像跑了过去,浑然忘记刚才在树林里经历的毛骨悚然。

带路的眼镜仔来不及阻止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定锤一眨眼就跑到了雕像的旁边,顺着维护用的梯子就爬了上去,三下两下就窜到了雕像的肩膀上,然后叉着腰对正在雕像脚下拍拍打打的包子大喊道:“帅不帅?帅不帅!”

突然之间,定锤停住了声音,因为就在他喊出来的同时,他似乎感觉身下那座雕像斜眼看了自己一下……

而就在他探出身子去看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他脑子猛的一撞,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捏了一把似的,疼得他连喊都没能喊出来就一头从巨人雕像的肩膀上栽倒了下去。

“啊!”火腿肠跟在定锤身后,看着直直下坠的定锤,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是猫,失声叫了出来,接着一颗心从头凉到了脚。

而包子不懂事,她还以为定锤是在和她闹着玩,居然乐呵呵的伸手想去接住定锤……

在场的三人一猫,包括定锤自己在内都以为自己死定了,从十五层楼高的地方摔下去,基本上没有什么生还的希望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以电光火石的速度窜了上来并一把推开包子,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草籽似的东西往地上一洒,接着就见在定锤还有十米就要落地的时候,原本充满石子的地面上突然像是爆炸似的爆出了整整五米厚的松软的草。

正是这些草,稳稳的托住了定锤,虽然仍然是震了个七晕八素,但至少生命无碍。

定锤躺在草地上一时之间还没缓过神儿,愣愣的看着那尊雕像的脸,恍惚间似乎看到它的眼睛正向下低垂着,眼神里居然充满了一种嘲讽的笑容。

“你新来的吧,以后不要爬了。”一个带着点傻气的声音传到定锤耳朵里:“这次你没死是你命好,要是别人巡逻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火腿肠赶过来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发疯似的在定锤脸上挠,一道道血痕产生的疼痛让定锤顿时清醒了过来。

“操……刚才有人推我……”定锤喃喃自语:“这么邪门?”

这时,戴眼镜的小哥也赶了过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急匆匆的对定锤说:“你没事就好,具体的事让叶子告诉你吧……我……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提起脚就跑,不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而这时王坚才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的长相挺普通的,但是她一头绿油油的头发却特别惹人注意,虽然有些非主流,但这种自然的绿其实看习惯了也挺赏心悦目的。

这个绿头发的女孩见定锤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主动朝定锤伸出手:“如果没有意外,我就是你的同事了。”

说完,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SSS级超级战士,叶子。”

听到这个3S时,定锤愣了愣……这个名词他听火腿肠提起过,这应该是超级战士里的最高评级了,那个大炸逼莱卡也只不过是D级,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女神白菲也仅仅是个D+,这SSS大概全世界都不会超过一百个,绝对大杀器……

“嗯……这里头的事情很多,以后有的是机会给你解释。”叶子看到定锤吃惊的眼神,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你的主管,但是这一片大概只有我们两个人管,所以不用分什么上下级了。”

定锤啊了一声,环顾四周:“这……”

“你的猫。”叶子扭头看着火腿肠:“你的精神力不属于你,你其实是人不是猫对吧。”

说着,叶子把火腿肠抱了起来,盯着它的双眼,然后叹了口气:“真漂亮……可惜……”

火腿肠和定锤都**了,他们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刚想说话就听叶子说道:“不用意外啦,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而且说了也没人相信,认识一下吧,可爱的猫猫。”

“火腿肠……”火腿肠奋力的挣脱叶子的怀抱,快速的钻进定锤的怀里,警惕的看着叶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是3S级的呢。”叶子有些腼腆的笑了笑:“世界上最年轻的3S哦。”

说着,她伸了个懒腰:“好了,我现在给你介绍一下工作内容吧。每天早晨上班要在这里巡视一圈,大概二十分钟,每周三晚需要值夜班,每周休息两天,每个月的薪水是三千,三个月试用期过后享受全部保险和福利。做满十年学院就负责你的养老、以后孩子的教育和分配住房。”

说完,她盯着定锤的眼睛:“记住,不要用身体的任何部位触碰那尊雕像,也许你不知道,这尊雕像是学院的圣物,只不过是太过于邪门了,这一片是大家约定俗成的禁区。”

定锤心有余悸的扭头看了一眼那尊雕像,然后捏了捏额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色仍然惨白。

“就当做了场噩梦。”叶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粒草籽,手一捻,一株散发着奇异香味的植物就萌发了出来:“给你吃。”

定锤接过植物二话不说放进嘴里,一咬发现甜滋滋酸溜溜的:“这是什么啊?”

“我自己创造的……我平时的零食之一。”叶子像是献宝似的伸着脑袋看着定锤:“他们都不敢吃。”

“要吃要吃……”包子这时候也窜了上来,眼巴巴的盯着叶子的手:“包子要吃……”

在见到包子的一瞬间,叶子下意识本能似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皱了皱眉头,不过最后还是笑了出来:“好啊,姐姐给你吃。”

说完,她抓了一小把种子,然后眼看着它们发芽成各种各样不同的植物,然后把它们全部放到了包子的手上。

“好吃!”那些植物五颜六色,包子三口两口全部吃完,但是手上脸上嘴上都成了花花绿绿的,可她却仍然不够似的朝叶子伸出手:“还要!”

“有有,有很多呢。”叶子似乎也非常高兴有人这么爱吃她的小零食,乐呵呵的又弄出来一大堆,让包子捧在怀里吃。

看着包子微笑一阵之后,叶子把视线转到了定锤:“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我带你们来办公室吧,我详细的给你介绍一下。”

定锤浑浑噩噩的跟着叶子朝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去,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威严的雕像,发现它的表情再没有发生变化,仍然是那么一派威武。

“好可怕的感觉。”定锤转过头拍了拍胸口:“我以为我死定了……”

“我也以为你死定了……”火腿肠心有余悸的说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也不再想知道。”定锤深呼吸了一口:“以后小心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