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锤在十六层时候走出了电梯,带着一只猫和一个不怎么出声的小姑娘走在安静的过道上,外头的阳光毫无遮拦的从玻璃后头照射进来却没有给这增加更多的温暖,显得鬼气森森。

走过一个弯,定锤发现了一个硕大的玻璃门,玻璃门上的铭牌上写着一行字,但是……定锤不认识。

“安全部。就是这里了。”憋了好久的火腿肠终于开口了:“我越来越不喜欢那个白菲了。”

“不喜欢!”连包子都蹙着眉头在旁边附和着:“不喜欢不喜欢!!!”

“好了……”定锤捏了捏包子的手,挠了挠火腿肠的下巴:“你们一个两个,以后少见她就好了。”

“哎哟?转了性子了,你不是天天巴望着看她一眼么?现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啊?”火腿肠在定锤肩膀上盯着他的侧脸猛瞧:“这不对劲啊!”

“妈逼,你贱逼不贱逼。”定锤二话不说就骂了出去:“怎么有你这么烦的猫。”

“心虚了心虚了!”火腿肠显得特别开心,在定锤的两边肩膀上窜来窜去:“渺小的自尊心被无情的女神肆意践踏了,孙定锤痛定思痛,决定离开女神的光环独自走上犯罪的道路。”

“喂,你都是从哪学来的词儿!”定锤扯下把他精心布置的头发弄得一团糟的火腿肠:“烦不烦!”

“当然跟你学的啊,我太开心了。”火腿肠笑得跟个傻X似的:“太开心了!”

“对,开心!”包子在旁边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小月牙,拍着手跟着火腿肠一起起哄定锤。

“行,你们俩厉害,雪中送炭的事不干,这雪上加霜的事你们他妈的是得心应手啊。”定锤叹了口气:“我这是什么命。”

不理这俩幸灾乐祸的,孙定锤自顾自的推开那扇玻璃门,并沿着走廊一路走到了最里头那间办公室的门口,然后门也不敲,直接拧开了门。

这一拧开门可算不得了,里头两个白花花的肉体像弹簧一样窜了起来,一个体态丰盈胸大屁股翘的女子惊叫了一声双手捂胸蹲在了地上,而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怒瞪定锤伸手一指:“滚出去!”

定锤连忙带上门退了出去,然后看了看身后的包子,发现她正低头研究着早上过来的时候自己顺手给她买的一个小玩具似乎是什么都没看见,他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然后用戏谑的语气对火腿肠说:“这八成是野鸳鸯,看来挺有情趣啊,都玩出花式了,你刚才见那姿势没?毛片上都少见。”

火腿肠对这方面的东西似乎嗤之以鼻,不屑的哼了哼:“无聊。”

“我操,这还无聊,这他妈太有聊了,你看着吧,我在这绝对比别人混的好。”

“瞎说,你看到人家的把柄,还能混的好?那才奇怪呢。”火腿肠哼了一声:“继续回去卖包子吧。”

“咱们走着瞧。”定锤眉飞色舞:“我们赌点什么不?”

正说话间,门把手突然响了,刚要出声的火腿肠立刻闭上了嘴,接着大门打开,一个戴着眼镜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从里头红着脸走出来,抬起眼皮看了定锤一眼双手捂着衣服快步的消失在了兀长的走廊里。

而定锤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腿夹的那么紧,肯定没穿内裤。”

说完,他从门缝里向里头张望了一下,发现那个干瘦的男人正在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于是定锤大声的咳嗽了一下,接着还是不敲门的走了进去,然后大大咧咧的往那男人对面的椅子上一坐:“是部长吧。”

那个男人上下打量了定锤一圈,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包子,往椅子上一靠:“你是白菲介绍来应聘的吧?”

“没错,部长你技术不错啊,那么高难度的姿势都玩的出来。”定锤嬉皮笑脸的递上一根烟:“老江湖吧。”

在之前定锤就知道白菲在当助教的同时还是学院的中层,负责一部分的风纪问题,这部长虽然职位比白菲高,但是么……说句不好听的,县官不如现管,这白日**的事要是让白菲知道了,他恐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拿定这一点,定锤可以说是有恃无恐,反而这个时候要是显得唯唯诺诺,那可真的就要坏事了。

而定锤这招显然是奏效了,那部长沉吟了片刻,从抽屉里递给定锤一份类似合同的东西:“三个月试用,我随时能让你滚蛋。”

“没问题,包您满意。”说话间,定锤就在这几张纸上签下了他来这半年多以来唯一学会的文字——自己的名字。

写完名字,定锤倒是没有走的意思,点起烟并顺手给部长点上一根烟:“部长,我新来的,以后要多多照顾一点啊。”

那部长眼珠子转悠了几圈,皮笑肉不笑的对定锤说:“这样吧,你刚来也不熟悉,我先安排你到个清闲的地方去适应一段时间吧。”

“这可以有,那我就先谢谢部长了。那个还不知道部长怎么称呼呢。”定锤满脸笑容:“以后见面也好给您请安。”

“你叫我图卡就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我。”

“行,就这么说定了,图部长。”

“嗯。”图卡朝定锤点点头:“你现在可以走了,在楼下的时候会有人带你熟悉环境,任务安排她也会告诉你。”

定锤忙不迭的点头,然后牵着包子再三告辞之后就走了出去,当他走出玻璃门进入电梯之后,他对火腿肠说:“看着没?这种人模狗样的见多了,不是什么好玩意。”

“嘁,算你赢一次。”

“哎?什么叫算我赢,**是耍赖啊。”

火腿肠哼了一声不再搭理定锤,一向争强好胜的火腿肠显然不能适应被定锤这种档次的**毛击败的感觉,心情顿时失落。

不过它失落,定锤可就高兴了,这好不容易在火腿肠身上找回一场,这感觉嗷嗷的好,要知道这半年都是火腿肠占上风呢,自己除非武力镇压,否则嘴炮根本干不过火腿肠……

“小样!走,去看看那**给我安排了啥清闲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