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死路,定锤四处找遍了,都是坚硬的峭壁,想出去的话,除了开凿个通道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如果真要去开凿通道的话,那估计还没等定锤挖出几米,那帮子怪物巨人就得冲进来把定锤捏碎放进罐子里泡辣椒酱了。

“你在这等着,我出去引开他们,然后你就跑。”定锤揉着鼻子冲着火腿肠笑:“还别说,你个傻样还挺漂亮的。”

“给我滚啊,别打我主意。”火腿肠正趴在世界**的台子前收集标本,连头也没抬:“滚去找你的白菲。”

定锤耸耸肩,然后从口袋摸出一把钥匙:“这是屋里的钥匙,你先拿着,要是我没回来的话,回去之后省得撬门。”

“你是要去死啊?”火腿肠嗖嗖的转过身,张开手就在定锤脸上挠了一道:“我现在好多东西有疑惑,按照正常的情况,如果我的身体回来了,那你也应该被置换回去,可为什么你没有消失?”

“这玩意我哪知道,少废话了。”定锤猫着腰看了一眼外头:“我出去了。”

他刚走没两步,火腿肠突然喊道:“等一下!”

本来就紧张兮兮的定锤被她这嗓子给嚎的一惊,回头抱怨道:“你要干啥!吓死爹了。”

火腿肠皱着眉头走到定锤的身边,拽起他的右手,然后撩开袖子看着他那条奇怪的胳膊。

埃德曼金属表面本来是有两个花纹的,一个来自于定锤本身的精神力。另外一个来自定锤的那个寄生灵体的精神力,在埃德曼金属的强力压制下,虽然那个寄生灵体比定锤的等级高许多,但现阶段也只能是个分庭抗争甚至有一定的交融现象,所以那两个花纹是纠结在一起的。

而现在火腿肠发现埃德曼金属又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在那两个精神符文之外,又增加了一个奇怪的纹样,看上去就像是壁画里的太阳,但却能够熠熠生辉并且散发着让人侧目的能量。

“这是……”定锤也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什么情况?”

火腿肠伸出手并让一根手指完成金属化,指尖凝聚出一团青色的能量。并按在了定锤手上那个发光的小太阳上。

可就是这么细微的刺激。两人指尖突然爆发出刺目的亮光,接着剧烈的冲击突然爆开,直直把火腿肠和定锤向两边弹了过去,在分别撞在这个洞穴两边的山体上才算是停止下来。

“哎哟……哎哟……”火腿肠的衣服也破了。头发也乱了。躺在地上捂着胸口打滚。表情难看。

自然,定锤也被撞得不轻,他也是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艰难的坐了起来。来到火腿肠身边:“喂……你怎么样?”

“死了死了,骨头要断了。”火腿肠在地上哀嚎,中气十足。

定锤一看她那德行就知道她在胡扯,撩开袖子作势就要往前伸:“我摸摸。”

“滚!”火腿肠一巴掌打掉了定锤的手,然后麻利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叉腰大笑:“哈哈哈哈!”

“完了……脑子坏掉了。”

虽然定锤一直都知道火腿肠是个喜怒无常的玩意,可再喜怒无常都多少有迹可循,可这一次他真的弄不清火腿肠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刚才自己把自己玩飞起来之后,现在居然还能够哈哈大笑,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嘛。

不过火腿肠在拍掉定锤试图去摸她脑袋的手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没想到还能有点额外的收入,总算不虚此行。”

“是啊,你变回来了,我快死掉了。收获真大。”

“你懂那一根毛。”火腿肠腆着脸用手指戳着定锤的脑袋,然后得意的说道:“你把世界**吃掉了。”

这他妈是得多恶心!

定锤当时就是一阵反胃,虽然以前看毛片的时候他也总是喜欢找点带吞下去剧情的片子来观摩学习,可真轮到他自己上阵的时候,这心理上完全接受不了。

“你有病……”

火腿肠一点都不介意定锤骂他,反倒指着定锤手背上的那个小太阳说道:“我刚才试了一下,这个就是世界**的能量残余,虽然它大部分都已经被它自己湮灭掉了,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能吸收掉,不然你根本没办法吃掉那么庞大的能量团。”

“那这玩意除了当手电筒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定锤用那个小太阳射出的光下流的照着火腿肠的胸:“晚上去晃瞎别人狗眼么?”

“我他妈给你讲过的东西你是不是又当耳旁风了?你这个废物怎么这么不长进呢,非要我骂人你才开心是吧?”火腿肠眉头一簇:“他妈的已经跟你说了,埃德曼金属是具有生命的活性金属,它能够根据外部条件的不同而不断成长,但想改造它却因为它构造的稳定而十分困难,除非有庞大且温和的能量,比如世界**,而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世界**改造了埃德曼金属,让它成为了自身残余能量的容器,而埃德曼金属是一种很贱的东西,它很难被改造不假,但一旦改造就会充分适应,并拥有了蓄能的能力。”

定锤眨巴着眼睛:“那……代表什么?”

火腿肠眼睛一眯:“代表只要能够控制埃德曼的人都会免费获取一个能力。”

“什么?”定锤的心当时就砰砰跳了起来。

“永久性获得免精神力使用特殊能力,虽然并不会太强大,但和埃德曼金属本身能力配合起来会非常可怕。”火腿肠哈哈大笑:“所以这一次我们的收获很大。”

“大什么啊。”定锤撇撇嘴:“你要是能让兄弟爽一次,那收获才真大。我就想捏你奶。”

“不是有叶子么?你他妈是有多变态,我跟你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火腿肠不屑的看着定锤:“找谁也别找我,妈的,你考虑过我的想法么?”

定锤一愣:“你什么想法?”

“被一条狗爽一下,操,我以后还要不要做人。”火腿肠说话的方式一点都没因为恢复人形而变得正常,反而因为定锤没办法欺负自己了而变本加厉:“所以你死了这条心,找个爱狗人士去爽。”

“我他妈……”定锤听出了她话中了话,浑身泛起无力感:“算了,我说不过你。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个人。”

“有问题?”火腿肠一招手:“走。出去试试新能力,反正你这叫无源相控,所以你不需要找适应元素,基本上你算是全系的。不过碰到真高手。照样秒你。比如那个老叫花或者赫萝,不过说起来虽然同样是sss级,你好像真的挺克罗杰的。好奇怪。”

“因为他就是个渣!”定锤撇撇嘴:“走,爽他们一炮去!”

定锤昂首挺胸的往外走,典型的小人得志的嘴脸。一路上不停的在火腿肠的教导下用自己的意念来控制埃德曼金属来达成控制其他东西。什么隔空取物、精神力护盾、能量武器等等,都一一试了过去。除了叶子的生命构造和蝴蝶的精神模仿之外其他都很顺利,只是物质分子化的时候因为没这方便的概念而有些吃力。

再次来到开始他们逃窜出来的大洞里,定锤已经适应了这里的黑暗,而外头那些巨人也不再让他感觉恐惧,他眯着眼睛站在那个最凶悍的巨人面前不断的朝它勾手指。

这些巨人看上去都很狼狈,应该是被山川之弩给修理过了,不过因为他们强悍的生命里和近乎无匹的力量还有那种对精神力的免疫,弩爷似乎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所以弩爷现在不在,大概是走了。

不过现在定锤根本不怕这帮家伙,因为他现在会飞!火腿肠这个变态也能帮上忙了。

可他招手半天,那帮巨人就是不前进。弄得他很没面子,装逼的好心情全部被打破,只好撩起袖子骂道:“妈的,你们不来是吧?你们不来老子上!”

说着,他慢慢悠悠的朝那个巨人的方向走过去,可走了几步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他往前走几步,那些巨人就往后退几步,接着他退后巨人就上前,反正总是保持在一个三十米的距离……

“肠肠,这什么情况?”

火腿肠也是默默的摇头:“不知道啊,别他妈这么恶心的叫我。”

来回试验了好几次,巨人们始终都是这样的反应,弄得定锤也是一头雾水……

“你们不来,那我他妈走了啊。”定锤嘁了一声:“真他妈没用。”

说完,他牵起火腿肠的手就往外头走去,可没想到他这一走,那些巨人居然跟上了他……

“这些逗逼要干啥?”定锤边走边问火腿肠:“他们是不是被弩爷打坏了脑子?”

火腿肠摇摇头,从定锤的口袋里摸出一包肉饼撕开之后吃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被定锤牵着也不在意身后一大堆巨人。

快走到洞口之后,石壁开始变得越来越窄,眼看那些巨人就没办法前进了,定锤哈哈笑着回头朝那群巨人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带着火腿肠就钻了出去。

重见天日的感觉让定锤如获新生,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点起一根烟,并仔细重新打量着火腿肠。

不管是在那个精神世界还是在洞里,其实定锤都没能在一个明亮的环境好好看看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最亲密的伙伴。这一看之下,定锤简直惊为天人……

虽然脸蛋确实没有白菲精致,但一脸坏坏的表情和那种呆萌却不羁的眼神明显有分数加成,身上穿着很普通的运动服,手腕处带着一款运动型手表,看上去就爽爽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看妈x。”

定锤一捂额头,然后无奈的说道:“你就是不能说话,这一张嘴你就暴露了。”

“给我滚。”

而正在说话的时候。身后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接着就见那个极速的坍塌,然后石块四溅。

定锤扭过头傻愣愣的看着身后的变化,不多一会儿就看到那些巨人从里头鱼贯而出,刚刚接触太阳的巨人们显然不适应,几乎大大小小的巨人都不由自主的捂住了眼睛惨叫连连。

“长期的黑暗让他们根本适合外头的光明。”火腿肠抱着胳膊,一脸冷艳的说道:“现在你可以像杀牛一样把他们全部做掉。”

而定锤眼珠子一转,阴阴一笑,虎躯一震……

“看着你这破表情就知道你在想干坏事,别打他们的主意。他们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所谓的垃圾。就是放错了地方的宝贝。”定锤一把搂住火腿肠的肩膀:“我说的没错吧?兄弟。”

火腿肠撇撇嘴:“随便你,你大概平常就是这么安慰自己吧?”

“操……你能说句好听的话么?”

“不能,爱听听,不听滚。”

像火腿肠这种两句话就能把人噎死的家伙。定锤实在是没办法。不过转过头火腿肠就看着定锤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定锤神秘兮兮的一笑:“你不是不想知道吗?”

“爱说说。不说滚。”

“那就憋死你。”定锤拍了拍肩膀:“你跟我玩还嫩着呢。让兄弟爽一下,什么都告诉你。”

“滚!”

接下来的定锤看似非常不合常理,他用自己刚得到的能力把周围树叶杂草都收集在了一起。并给那些在地上翻滚流泪的巨人搭建了高高的遮阳棚,并一直坐在旁边吃吃喝喝,跟火腿肠互相骂来骂去。

其实定锤跟火腿肠两个只要见面就是骂骂咧咧的,但在别人的眼里,孙市长对他那只猫真的是没话说,而那只猫也基本上只认定锤一人,他们两个关系不知道有多好。

而哪怕是现在,不管是定锤也好还是变成了人的火腿肠也好,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状态是根本无法改变的,无论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连想都没想过要分开。也许从火腿肠把定锤从他自己的世界弄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死死的扭在一起了。

哪怕最后定锤爽不到火腿肠……这种状态也都不会被改变。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那些巨人才恢复了视力,而他们在恢复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居然是跪下来,朝着山洞进行礼拜,嘴里发出古怪的音节,就像是一种祷告的仪式。

“他们在说什么?”

“你牛逼你翻译给我听。”火腿肠坐在那剪脚指甲,丝毫不顾虑的把脚架在定锤的腿上:“闭嘴就好,看看他们要干啥。”

果然没过多久,那些巨人又一次聚拢在了定锤的周围,仍然保持十来二十米的距离,站在那一言不发。

定锤仰起头大喊道:“能听懂我说话?”

巨人无动于衷,一看就是根本听不懂。而定锤叹了口气,也不多废话,转身就要走,而火腿肠却拉住了他,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带按钮的东西,然后按下按钮之后,天空突然出现好几道流行似的东西,然后那些东西嗖嗖嗖嗖的飞到了定锤的身边接着再一次的在他腿上组合成了加速腿甲。

“哎?这玩意不是坏了么?”

“应该只是超负荷了而已,这次你减慢点速度就没问题了。”

定锤将信将疑的试了试,而试完之后,他浑然忘记了超速的危险,嗖嗖的就开始跑了起来。等转了个大圈回到火腿肠的身边之后,他摸着下巴问:“你怎么办?你来的时候才这么点,现在两百斤啊……”

火腿肠耸耸肩:“别管我,跑就是了。”

“你确定?”

“费什么话?是不是男人啊。”火腿肠眉头一皱:“我什么时候要你操过心,都是你这废物让我操心。赶紧给我跑起来,朝着我指给你的方向跑,对了,刚才我查了一下,这些巨人是灭绝已久的种族,叫由克丽丽。”

定锤再次被打击,他发誓绝对不再自讨没趣,拔腿就跑。而他一跑,身后的那些巨人也轰隆隆的跟了上去。

他们一步可顶上定锤几十步,所以哪怕定锤的速度达到了每小时三四百公里,这帮巨人居然都能跟上。

而定锤跑到一半回头一看,发现火腿肠正悠然自得的坐在为首的那个巨人肩膀上玩着定锤的掌机,就跟个女王似的……

“操,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吃亏。”

六七百公里的距离,对定锤来说也就是一个来钟头的时间,对于吸收了世界**的定锤来说,现在根本不是个问题。

至于那些巨人,定锤不得不佩服,那帮家伙就好像是机器人似的,强悍到让人侧目的体质让他们的体力近乎无限。跟上定锤根本就不费劲,似乎还有些悠闲……

--

5000字了争取再来个3000-4000。我说了会还的嘛,虽然成绩差,但是说话还是要算话。而且么,我努力把这本书弄完整!不过如果太长的话,点娘是不会愿意的,大家要记住啊……点娘是商业机构,要赚钱的,嗯……至于还有什么嘛,我就是希望大家多支持咯。(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