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我见过你。”

定锤坐在审讯室的桌子上一只脚踩在其中一个面具男的胸口,抽着烟表情不可一世。

地上的人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那里出气多进气少,不过定锤真的没打算放过他,脚下一边用力一边狞笑着说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说,不然我相信你会连想死的愿望都没办法达成。”

“先生,您说过了不会插手的。”旁边的审讯者站在定锤的身边:“这样我们很难做。”

“闭嘴,他妈的。你们那叫审讯?别JB逗了,给我站一边看着!”

定锤手一挥,接着弯下身子把那个家伙翻了一边,让他的屁股冲着天,接着从墙上摘下了一根铅制的铁棍,然后脱下自己的袜子包在上头并撕下了一块窗帘也包了上头,并用塑料胶布包得严严实实。

旁边的审讯官看不懂他要干什么,但是这其实厘米的沉重金属棍看上去就像一根猥琐的火柴头,丑兮兮的被定锤拿在手上。

他回头看了一眼审讯官:“看着点。”

说完,他抬手就用包着布的那一头狠狠甩在了地上那人的屁股上,这一下之后,本来就已经被打得神智不清的蒙面人顿时惨叫了一声,接着一直一声不吭的他居然哭了起来。

可定锤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同情他,一脚踩在他的背上防止他挣扎,另外一边再次扬起手中的棍子甩在了他屁股上。

就这样,惨叫声一轮高过一轮,甚至连隔音的墙壁都不能阻止这种凄厉的嚎叫,声音在大楼里来回穿梭,听到的人无不不寒而栗。

“给你个机会。”定锤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不然我下一次会从手掌开始打哦。”

“饶……饶……饶了我……”

“饶你简单,你知道我要什么的。”定锤慢慢收回了手,站在旁边:“嘴硬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你自己看着办。”

“我……我……我说……”

定锤一听,看着目瞪口呆的审讯官嘿嘿一乐,然后坐在凳子上笑道:“说出来就没你什么事了。”

“其实……是……是……”

他这断断续续的让定锤十分烦躁,他一撩袖子:“说利索点!”

可地上那人刚准备说话,突然之间却收住了嘴,接着他趴在地上开始剧烈的抽搐,就像是癫痫似的剧烈抽搐,而随着他的抽搐,他身体上的衣服也开始燃烧了起来。

异变突生,定锤段在的发呆之后,立刻跑到了门口,一边握着门把手一边死死盯着地上正在燃烧的那个家伙。

只不过十秒,面具男的衣服就已经被焚烧一光,而他自己居然也赤条条的站了起来,背对着定锤,背后有一个对开的红白纹身,看上去就像是韩国国旗。

“妈呀,棒子!”

定锤一看这图案就来气,二话不说抄起铁棍就冲了上去,照准面具男的脑袋就挥了一棍。可这用尽力气的一棍结结实实的打在面具男的侧脸上,却震得定锤自己手臂一麻。

接着,警报声顿时大作,而大门也被人一脚踢开,外头冲进来一个人:“紧急情……”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这个房间里那个背后有太极旗的面具男,眼睛瞪的老大:“快跑!!!”

他话音还没说完,就见那太极旗突然像是活了一样,开始向那人的身体四周辐射,这让他的血管顿时变得分毫毕现,而他的肌肉也开始像吹气球一样的快速膨胀了起来。

定锤二话不说拔腿就跑。他在当上市长之后就有了个宗旨——不知道的事不搀和、不清楚的事不搅合、不认识的东西不触碰、不干净的东西不去吃。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定锤都没有完全了解,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保持旺盛的好奇心的话,真的会死翘翘的。

他一路跑,每每跟守卫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都要回头看一眼。而就当他跑到楼底的时候,蝴蝶突然拽住了他的胳膊:“格,被堵在里面了。”

定锤一怔,随手一挥:“先跑路再说!”

可他没跑两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用力一跺脚,大骂一声:“妈的,老子认了!”

说完,他转身朝着来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而在半路上他就听到了一阵巨响,接着整栋楼的灯光狂闪几下,楼上便没有了声响。

“什么情况。”定锤一边跑一边喊道:“那俩玩意是什么?”

“不知道,但是非常强大。”蝴蝶深呼吸一口:“我估计应该到了SS级或者以上!”

“妈的。”定锤死死咬住了压根:“死胖子,害死爹了!”

正跑着,定锤突然听到沉重的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离他非常近,几乎就在咫尺。他一怔,顿时激发了右手的攻击能力准备迎敌,可刚准备往上冲时,旁边的储物间的门突然开了,接着伸出来两只手把他和蝴蝶都给拽了进去。

定锤一扭头,发现满头是血的胖子格正站在门后,用后背顶着门冲他们俩发出噤声的手势,并蘸着自己头上的鲜血在门上写着:“SSS,两个。”

这时,厚重的脚步声缓缓的从门口经过,然后一阵浓烈的恶臭飘到了定锤的鼻子里。这股味道就像是腐烂已久的尸体混着发酵的玉米的味道,差点没让定锤吐出来。

而在那个脚步声走远之后,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这两个怪物是被人为操控的。我能感觉到一股精神力正在控制他们的行动,我能同化波段,让他们找不到我们。”

“这是什么情况?”定锤捂着鼻子:“SSS级?”

“没错,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在激发那个怪物时的感觉,是一种双重附体的精神力。”

“什么?”定锤一怔:“精神灵体?那个太极图样就是他们的符文?”

“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同样的精神灵体。”蝴蝶突然插嘴道:“唯一的可能,有人批量生产它!”

“批量……”

话音未落,储物间的墙壁突然四分五裂,灰尘顿时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中,而在灰尘之后,一双红色的眼睛正若隐若现,而且那股恶劣的臭味接踵而至。

“跑!”定锤喊了一声,用自己右手凝聚出的虚影用力的打在那个已经膨胀得不成样子的人身上。但是除了让他摇晃了一下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影响。

不过也就是这一下的功夫,格他们也已经打开了门冲了出去,接着在定锤跟出去之后,三个人就开始顺着楼道一路狂奔。

“守卫呢!”定锤大声狂呼,但回应他的只有空荡荡的回声。

“应该在对付另外一个!”

这时,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别看那个怪物身体巨大,可它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每迈一步都会离定锤更进一分。

“妈的,这怪物怎么这么难缠!”

蝴蝶这时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并缓缓对定锤说:“你们走,我阻挡它。蝴蝶,开!”

可下一秒,蝴蝶的精神力场就被那怪物一个野蛮的撞击而冲了个粉碎,蝴蝶也倒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定锤的身上。

“操。”定锤索性也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对面的那个怪物,一把撕下自己右手的袖子,接着让整条胳膊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凶器。

“娘的,老子最烦被狗追!”说完,定锤像发疯一样冲了上去,可连那怪物的身都没近就被一把捏住了脖子。

而看到自己被捏住的脖子,定锤虽然表情痛苦,却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笑容,接着他一只手直接穿刺了过去,直接扎入了那个怪物的胸口。

定锤的右手对这个刀枪不入、没有痛觉的怪物似乎有奇效,这一戳虽然没有杀死怪物,但却也让它吃疼的把定锤给甩了下来。

可接着定锤根本没有停顿,再次冲了上去,照着那怪物的腰肢就来了一下。怪物一声惊天的嚎叫,往后退了一步,但肚子上的伤口却红红的露出了内脏。

“老子还不信了,这应该是肉体强化的SSS吧?”定锤嘿嘿一笑:“甭管你是什么强化,老子可是破法者!”

说完,他第三次冲了上去,但这一次那怪物却没有任何闪避,只是双手用力一拍,巨大的气浪让定锤在半空就被甩了回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疼得他差点休克!

而这时大楼里的警报声顿时变得高亢尖锐,而且颜色也变成紫红色。不过这跟定锤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挣扎着站起身,然后把自己嘴角的鲜血抹在右手掌心:“吃老子如来神掌!”

说完,定锤凌空一掌拍出,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怪物的身上,这股力量让它直接倒飞了出去,接着连撞塌了四堵墙才停了下来。而就在它刚准备起身的时候,一根金属管在蝴蝶的控制下以近乎音速的速度直直把它给钉在了地上,然后定锤上前拽起一块石头砸在了怪物的头上。

这一下虽然没给怪物造成什么伤害,但却让它停顿了一下,而就是这么一下停顿,定锤右手变成的刺刀直直戳进了它的心脏位置。

“打完收工。”定锤把手刺收了回来,兴冲冲的转过身对格和蝴蝶说:“我猛不?”

“小心!”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