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恍好一阵子,终于到码头了。

“怎么啦?还没上船就先晕船了?”王盈湫关心问道。

“我说过我不舒服的…”她捂着嘴,以防自己吐出来。

“来来来!带你看一个人,看了什么毛病都没了!”

她被拉着登上装饰华丽的船,穿过甲板,下船舱。琳琅满目各色餐点已摆好,宾客大多放松地端着饮料,或谈天,或唱卡拉OK…

“今晚很热闹!”

“是啊,海风清凉、月色美好。”王盈湫引她进入小包厢。“趁此良辰美景,你们好好聊聊…”

“悦然…”好苍郁的嗓音。

一个脸颊清瘦阴惊、半长发披散,眸子闪动激切爱意的男子…禹仲嘉出场了。

“是、是你?你怎么来了?!”热意冲上眼眶,她的唇角抖颤。

“悦然!悦然…”

除了不断喊她的名,禹仲嘉一言不发,重重将她揉入怀里。

“天!我没想到,你会来?”卓悦然看了下王盈湫。

她咯咯颠笑道:“不要看我,早说过我这人一向利字摆中间!对不起啊,悦然,仲嘉的赏金大优厚,我不得不出卖你…你们谈,不打扰了!”“可是,我说过现在还不想…”她边说边抹泪,语无伦次。

“傻子!你一句解释都不听我说就跑,害我担心死了!千万不要怪盈湫,没有她,我们不知互相折磨多久?应该谢谢她才对。”

卓悦然眼眶泛红。“我以为,你和那个泰瑞莎…”

“噢!傻瓜,平常那么精明的女强人怎会被一面之词骗得团团转?”

仲嘉抱住她一起面对美丽明月,咏叹。“宇强确实不是我的孩子。和她在一起时,确实提过若结婚就领养他,你看到那张合照是热恋时拍的。后来她嫁给别人,我们之间再无瓜葛,谁知道她会想吃回头草?”

“手链呢?为什么你还戴着和她成套的首饰?”

“泰瑞莎真是工于心计!”

禹仲嘉脱下大衣披在她身上。“当她到台湾找我,第一次见面就送那条手链,说那链子经过她故乡巫师的作法,能带好运保平安,我不疑有他,一直戴着。现在我知道,那是她预留的伏笔,只要我交任何女朋友,她就可以用这套钻链编http://www.wx.com

故事。”

“真的吗?”

卓悦然嘟着嘴。“哼!谁知道是不是你在编http://www.wx.com

故事?怎么说,你们都是深爱过的人,再见面心底不会有丝毫波澜?我不信!!”

“波澜是有。只是,泰瑞莎给的是挫败的波澜,她的移情大大打击男人自尊…特别是我这种死要面子的男人,再怎么样都不会接受她,何况,他手段这么卑鄙伤害你,更是罪不可赦!”

禹仲嘉低下头寻找她的唇。“别再为此耿耿于怀,我的心里只有你、我爱你!相信我。”

她扬首迎合他的吻,浓浓、深深的爱意在唇舌间激荡低回。“仲嘉…”

☆☆☆

“对了!”

卓悦然推开他,问道:“你两个姐夫抓到了没?”

“很难。抱着那么大笔钱落跑,一定计划周详,打定主意不回故乡了。”

禹仲嘉失望地摇头。“老爹看开了,就当交学费买个教训!而且,他已经决定登报脱离两个姐姐的父女关系!他们与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这会不会太严重了?”

禹潜岱一向疼爱子女,不像会下重手的人。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两个姐姐都是领养的!”

“啊?怎么会?”卓悦然张大口。“从来没听总裁提过啊?”

“我父母婚后几年不育,民间有种说法,说抱养孩子就可以带来子嗣,所以我爸妈就领养大姐,但那人家实在太穷了,要求我爸连二姐一起领养,没想到,我妈才生下我就重病死了。唉…”

“虽然不是亲生,但总裁始终视两位小姐为己出,严格保守这个秘密,没想到,他们这样背信忘义…可惜!”

“可惜她们耳根子都太软,是非不分又太听从丈夫的摆布,为顾全鸿岱发展大局,只有结束父女缘份…老爸其实很伤心的。”

“当然,养了她们三十几年,总是有感情的。”

“所以身为独子的我,有义务努力帮禹家增加人口…你也要加油!”

“噢!糟!我要吐!”

舱内派对开始,卓悦然闻到奶油味儿,连着几次干呕。

“怎么了?”

禹仲嘉焦急地拍抚她的背。“我们什么都还没吃,你就要吐了?”“我、我…”卓悦然吞吞吐吐,不知如何启齿。“你有了?”

“这个…”她还是说不出口。

“奇怪?当时你不是说你运气很不好吗?”禹仲嘉微皱眉。

“对啊,我也纳闷!”

“你确定?要不要回去找你护士妹妹?”

“够了!我会被她和我妈砍死…”卓悦然可以想象她母亲知道这事之后抓狂的恐怖景象。

“那真是太好了!现成就帮禹家多了两口!”禹仲嘉忍不住得意洋洋,心花怒放!

“好什么好?关你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