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朋友新书:《班门弄符》书号:92436;非常有创意,正在RP大爆发!』

——————————————————

忘月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生物,就算是在六十一世纪,也没有这么智能的机器人,所有先进的机器人都是程序化的,虽有自主思维,但都不是很强。wWW!QuAnBen-XIaoShuo!COm而且不能像百变这样,随意变身!所以在看到百变神奇的变身后,忘月只有一个想法——「抓他去做研究!」

不过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呢?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百变抖了抖身上的机甲,一口气吸完了嘴上的雪茄,瞄准忘月,锁定了他心脏部位,“砰!”地一声,射出一枚妖气子弹。

妖气子弹速度奇快无比,在空中拖着一条长长的妖灵之气,宛如流星一般,瞬时飞到忘月眼前。忘月心中凛然,赶紧抱起雅卡恩修女,按了按手腕上的距离穿梭机,倏地闪到了另一边。

妖气子弹一击扑了个空,继续以凛冽的攻势飞向后方!而后方则是身受重伤的莱特神父和人事不醒的米勒。

“啊~!Lethe神父,你个王八蛋,没看我在后面吗?你躲什么躲?”莱特神父痛骂一声,捂着右肩。

忘月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妖气子弹,但那妖气掀起的空气波动竟然震得自己心血沸腾,不噤对眼前的实验材料感到恐惧,心有余悸的看了看百变,再看了看莱特神父,歉意道:“不好意思,莱特神父。反正你不是人,你的伤口可以慢慢愈合,挨一枪算是提醒我吧。”

莱特神父强忍着痛,肩膀上的伤口竟然开始糜烂了,那妖气子弹的妖力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若不及早将子弹被逼出来,这条胳膊肯定会废掉。

“Lethe神父,你死了不要紧,但你一定要保护好雅卡恩修女呀!你今天也看到我掉落的照片,没错,我对雅卡恩修女一往情深,若她出了什么事,我也没活下去的希望了……我先调息一下身体,得把妖气子弹逼出来,百变妖就交给你了……”莱特神父吃力的大吼一声,随即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起来。

莱特神父话毕,百变妖的身体忽然**一阵,“哇~!”地一声呕吐起来:“好肉麻~!真受不了!一个神父竟然爱上了一个修女,还好他没继续说了,否则定会肉麻死我……”

百变说得很小声,然而忘月却听得很清晰,难道这妖怪怕肉麻?刚才莱特神父说得并不肉麻呀!至少和自己相比来说,他的话只算是冰山棱角!如果说百变妖真怕男女间情话,那……

「嗯!试试!没准能把他肉麻死,到时候我就可以获得一个珍贵的实验材料了!」忘月心里揣测道,决定孤注一掷了。这妖怪身体坚硬无比,自己定是奈何不了他,而他却怕男女话题,看来万物都是有弱点的。

“啊~!对面的那位百变妖兄,你谈过恋爱没?你可知恋爱的滋味?那如春天里的朝阳,花蕊中的芳香的感觉,让人迷醉,让人无法自拔……”

忘月做出深情的表情,双眼含满热恋中的激情,对着百变妖大声吼道。

“扑嗵~!”百变妖一个踉跄不稳,跪了下去,双手痛苦的捂住耳朵,勃然大怒:“痞神父,你可是神父,怎么能谈论这些话题?赶快给我住口!否则我一炮轰碎你的头!”

“忘月,有效!继续!”画中安妮激动的说道,不再有先前那般胆怯了。

“嘿嘿,还用你说?我早发现了!小妮子,你认得这是什么妖怪吗?虽然能让他四肢无力,但无法消灭他的话,我们始终处于危险!”忘月欣喜若狂地说,见百变重新站了起来,连忙吼道:“百变妖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能千变万化的,你能不能变成女人呢,我们来段人妖情未了吧?如何?”

“哇~!”百变妖狂吐了一口鲜血,“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这次伤势更为严重,浑身抽搐不止。

画中安妮略回想了一下,揣测道:“我也不太清楚,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妖怪,不畏惧任何攻击,却怕男女间话题。但我敢肯定的是,它以前肯定不是这种妖怪!也许是将妖怪的灵魂覆盖在了这些金属**上……”

「噢?灵魂还能覆盖在金属**上?是这些金属**特殊呢?还是灵魂特殊?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要把百变妖生擒了!」忘月心里开始盘算着怎样将百变妖改造。

忽然诛妖结界剧烈颤动了一下,金色光彩瞬间黯淡了三分!无数妖魔漫天飞舞,在皎洁的月光下,映得妖魔狰狞可怖的脸更加摄人!妖魔们凄厉妖异的叫喊声刺得人心血沸腾,头脑发晕,身体脱力。

“哇~!来了好多妖怪!刚才有这诛仙结界的隔离,一直未发现,现在诛仙结界的威力减了几分,顿时露出外面无数的妖魔,这样的情形太罕见了,第一次见到有妖魔这么有规律这么团结的冲击一个地方。实在有个离奇的……”安妮惊叹道,这壮观的妖魔军队吓得她小心肝扑嗵扑嗵的跳。

忘月心脉翻滚,脚步摇晃,险些摔倒,努力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看着漫天眦着獠牙,形态各异的妖魔,不噤浑身起鸡皮疙瘩,毛骨悚然地道:“好可怕!是蛮牛强大的圣力吸引了它们,还是「神石板」吸引了它们?”

跪在地上的百变妖趁忘月未说男女间话题之际,赶紧站了起来,用鼻子深吸了一口结界外传来的微弱妖气,顿时神清气爽,抖了抖身躯,幻化成一把尖锐的电锯,旋转飞速朝忘月劈来!

忘月听到响彻的声响,赶紧俯头一看,不由惊呼道:“糟糕,少说一句都不行!百变妖兄,你长得好帅哦!”

空中飞速转动的电锯嘎然而止,但由于惯性,它还是按预期的冲到了忘月面前!

“忘月,赶快将画拿出来!”安妮见忘月由了危险,情不自禁的就喊了出来。

忘月背脊骨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安妮的意思他立刻就明白了,在电锯的尖部离眼睛还有一公分时,将画卷敞开挡在了面前……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