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修道院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今天很意外的没有碰到威廉神父翻墙,估计他是害羞得回去忏悔了吧,以为于群众的他,心里一定觉得很对不起逝去的女朋友……

“你回来啦,我刚给你泡了杯咖啡……”画卷中,安妮一见忘月回来,心里就特别激动。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正口渴,见桌上那被热气腾腾的咖啡,一骨碌儿就喝下了肚,畅快的舒了口气,道:“小妮子,干嘛突然对我那么好?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安妮噘了噘小嘴,不满道:“我说你这人还真有点欠扁呢!对你好一点,你就牛起来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啊?别人眼看鬼低!人家好心给你泡杯咖啡的说……”

忘月有点意外了,安妮像今天这样还是头一次,虽然她的表情好象是挺委屈的,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微微笑道:“好啦,对不起嘛,干嘛做出那副委屈样嘛?我这给你赔礼还不成吗?”

画中安妮拼命的摇摇头,道:“不!忘月,你不应该给我道歉,应该是我给你道歉才对!希望你别生气!”

忘月见安妮那俏皮的样子颇为可爱,像是小妹妹做错了事要请哥哥原谅一样,于是摇摇头,道:“我不生气,我不生气,小妮子你也别这么见外嘛,我现在即不赶你走,也不威胁抱你睡,你怕什么?”

画中安妮像是舒了一口气,丢下了沉重的包袱一般:“那,忘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我没逼你!实话告诉你吧,在你出去后,我玩了玩你的电脑,里面一些奇怪的游戏吸引了我,那些游戏的源代码都是我没见过的,于是我好奇心一起,将它们脱壳重新编译,结果。。。我技术有限,把代码搞混乱了。。。我想重新还原一次……结果还原后。。。你的实验数据就全不在了……”

“噗~!”忘月吞下肚的咖啡,从胃里被抽了出来,喷在地上,惊愕道:“什么?小妮子,你说什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说罢,赶紧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

“对不起,忘月,我下次不玩游戏了……你说过不生气的!说过不赶我走,不抱我睡的!”安妮胆怯怯的说,两跟小指头互相戳着……

忘月打开电脑后,疯狂的按着键盘,屏幕上数据滚动就像是流水般轻快,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额头上滚下:“小妮子,你真狠!竟然一杯咖啡就把我唬了,我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儿!惨了,惨了,我这一两个月来的成绩全化为流水了……”

安妮一脸歉意,连声道对不起,小心的问道:“忘月,不能恢复了吗?你技术那么棒,要恢复点数据应该很简单吧?”

忘月苦笑着摇摇头:“你想的可真简单!知道为什么我的电脑除了你和颜刈外,不让别人碰吗?那是因为里面的资料太过先进,一旦被其他人知道,那整个世界的科学家们都要抓我去研究!没准会把我当个外星人!所以,我在所有程序上加了一条指令,一旦删除,永不还原!”

安妮试着抱侥幸心理:“那你就没做个备分吗?你这么聪明的人,肯定是有备分的吧?”

忘月指了指脑袋,惋惜道:“备分都在我脑海里!但要从我脑中还原到电脑里,起码得花上一个多月时间!天呐!我这是倒什么霉了我?小妮子,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个绰号叫「倒霉鬼」?”

安妮如临告解亭,微微跪在画中一颗小树前,忏悔道:“神父,我有罪……”

忘月噤不住“噗哧~!”一笑,这可爱的丫头竟然,哎,真是哭笑不得。

“哎,算了,小妮子,我比较看得开,你也不用太自责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永远属于自己的,所以,失去的东西,我从不惋惜……”忘月反而安慰起安妮来了。

“是吗?那感情呢?你的爱人呢?你失去的爱人,你不惋惜吗?”安妮好奇的问道。

犹如一记雷电轰在头顶,忘月的心口忽然一痛,仿佛被一颗尖锐的毒刺给硬刺在了心脏!晃眼看了看桌上的报纸,道:“别说了,感情不是东西,所以另当别论!失去的感情,我不但惋惜,我还要挽回!瑟丽娜,等我,不论是这个现在,还是未来,你都是我的,我要把你牢牢栓住,不再让你离开……”

安妮仿佛看到忘月所说的那女人就是报纸中的薇诺娜,但更觉得忘月是在说自己。虽然明知道忘月只是把自己当做一只可怜的孤魂野鬼收留,但还是觉得自己才是忘月心中的那人。只是人鬼殊途,自己现在连想都不敢想,仅仅是有那种感觉而已……

“小妮子,告诉我,薇诺娜住在哪儿,她平时都在什么地方出没,她身边有哪些人跟随?我以神父的身份,能不能接近她?”

忘月一边拆下手腕上的距离穿梭机,一边问道。

安妮略想了想,道:“你问的问题,我只知道一个。她住在冰魂街,冰乐市的名字中的冰,就是指她们家族!”

忘月吸了口冷气,颤颤道:“好大的来头啊!看来以小神父的身份是接近不了她了,明天白天还是以面具男的身份去探探情况吧……”

“白痴!白天别戴我驱魔家族的面具到处招摇撞骗!不仅毁了我们家族的名声,而且也会泄露我已死的消息!”安妮尖喝一声,显得有些担忧。

忘月将距离穿梭机充满电,并放入一块稀有的金属进去,重新戴在手上。一片璀璨的金属光泽缭绕其身,刺得画中的安妮都睁不开眼了。

“切~!你好像很害怕被人家知道你死啦?入世随缘,去世莫留恋,你既已是鬼,就不要担心世俗的事啦!现在这个面具属于我了,我爱什么时候戴就什么时候戴!”

画中安妮露出古怪的为难之色:“求求你,别在白天戴,若是被我家族的人知道了我的死迅,他们会全世界追杀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