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原本很相信极乐天,以为他只是想解脱人类的灵魂,冲破神灵的枷锁!然而,此时忘月意识到,破坏这块「神石板」后,其后果不敢想象!如果以前有妖怪偷偷阅读过它的话,只要石板被毁,那妖怪必将苏醒!其弊肯定是大于利的!

“极乐兄,你说的是真的吗?”忘月试问道,做为一个科学怪人来说,对某件事的秘密永远都有着一种无畏的执着。WwW、QunabEN、coM

极乐天慎重的点了点头,一点也不隐瞒:“句句属实!”

忘月疑云丛生,不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老实的回答我?不怕我怀疑你?也许我会把你当做是妖怪的同伙!”

极乐天微微一笑,泰然道:“你不会的!因为你和我一样,有着相同的热血,有着共同的追求!所以,你不会怀疑我,而我也不会欺骗你!”

多坦白的一个人啊,难怪灵冰要说他老实,幸亏遇到的是忘月这种把感情看得很重的痞子,虽然贪钱,可是更贪情!难道遇到这样一个知己,忘月心中不噤涌起离别已久的友情,想当初身边最好的两个朋友居然背叛了自己,将自己送到二十一世纪,从那一刻起,心中就再无友情了。而今天,是极乐天这样一个坦率的人,让自己再次感觉到了友情的可贵。

“极乐兄,我刚才那个问题已经明白了,我也已经有了偷到「神石板」的绝对把握,可是我现在却多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无疑是最严重的!请问,有多少妖怪阅读过「神石板」?”忘月慎重的问。

极乐天坚定地道:“无数!”

犹如一道强烈的雷击轰在忘月头上,极乐天此语不正说明了他是站在妖怪那方的吗?他是过于自大,藐视任何人?还是真的坦然直率,对忘月毫不隐瞒呢?

“你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忘月沉声问道。

极乐天毅然道:“当然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凡是被封印住的妖魔,都已经被在旁的神职人员杀死!因此,没有留下余孽!”

忘月心中的大石头立刻松了下来,试问道:“你确定?你确定所有被封印了的妖怪,都已经被诛灭?”

极乐天拍了拍胸口,道:“我确定!我是在做了详细调查后,才动手的!否则早在两年前,我认知到神封印我们灵魂时,我就会动手了!之所以推迟了两年之久,正是因为花了大量的时间,做了详细的调查!虽然现在有点惋惜了,因为当时是我主带「神石板」去各地,让出色的神职人员学习……”

忘月不由感到极乐天的责任心,肯放弃那么好的机会去做调查,不是一般人可真做不到,如今虽然难了点,但至少没有了顾虑,可以放心大胆的摧毁它了。忘月舒心一笑:“极乐兄,我需要你配合我,否则我一人是难以偷到「神石板」的,神赐是在后天凌晨!我要你在那时挑战蛮牛!”

极乐天毫不犹豫地道:“好!你的意思我明白,引起骚乱,让他分心,你要趁机下手,对吧?”

忘月点点头,笑道:“完全正确!说你老实,但你却一点都不含糊。”

极乐天微微一笑:“自我认清楚神的本质后,我就不会再含糊了,我知道这条路上孤独无依,如果含糊,我将命丧黄泉!”

忘月深知极乐天心中的感想,与神妖共敌,被万物抛弃,那感觉真的是不言而喻,除非自己经历,感同身受,否则根本无法言语。看着极乐天眼中仍闪烁着光芒,忘月笑道:“极乐兄,从此以后你不再孤独,因为你有了我这个朋友!”

极乐天望着忘月,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朋友归朋友,但道路我还是要一个人走下去。我知道你今天问我自然之力是因为你对它感兴趣,你想研究它,但你不是真正的想学它,对吧?”

忘月愣了一下,尴尬笑道:“呵呵,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那你为何还要告诉我?”

极乐天又坐了下去,畅然道:“感觉!我感觉你比我更适合走这条路!虽然你现在不想学它,但等你研究到它的精髓所在时,你就会被它深深的吸引住!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学它,想深究它,想得到它,想突破它……”

极乐天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期盼和坚信,像是老师期盼学生那样……

忘月昭然道:“或许吧,说句实话,刚开始我还真只是想研究它,可是现在,我却想得到超出科学的力量!不过,我不想让神的恩赐,也不想要妖力!当我看到你的自然之力时,我知道,它或许是我的选择。不过,我有一事不明白!自然之力召唤的冥界生物是否和妖怪召唤的冥界生物来自同一地域?”

极乐天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因为灵冰不肯告诉我!它说那是冥界的秘密,任何冥界生物都不得透露!”

忘月“噢”地一声,惊讶无比,不解道:“你和灵冰的关系那么好,它都不肯告诉你?奇怪了,上次我遇到个杀手,他召唤出来的生物就有很强的妖气!所以我想问问。”

“抱歉,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灵冰和我是无所不谈,但惟独这件事,它绝口不提!”极乐天叹息道。

“看来冥界必定有什么秘密……”忘月心里揣测道,与角落里的灵冰挥了挥手,笑道:“我走啦,记得后天凌晨大干一场!现在好好调节下身体吧,不知道你的伤势怎样了?”

“拖你那些药的福,好得差不多了,比预期的要快得多……”极乐天一脸无奈的苦笑。

忘月尴尬笑着离开桥洞,该是时候回去整理一下情报了,一天之内发生这么多事,绝非偶然!为什么偏偏有妖怪盯上了自己和威廉神父?修道院内必定有奸细!是莱特神父么?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