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莱特与犬妖短短的交锋,却带给了忘月莫大的震撼!不是因为莱特神父强,比莱特神父强的人,忘月见不过少,令忘月震撼的乃是莱特神父为什么是一只妖怪,而他却无情的俎杀犬妖!

“莱特神父,我……”忘月走到他身边轻问。WwW、QUAbEn-XIAoShUo、cOm

话未开头,就被打断了。

“什么都不要问,我不会回答你!我只想告诉你,今天救你,是为还你们上次顶我工作的情,至于我现在这副模样。。。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妖!就这么多了,我希望你能向上次一样,保守住秘密!否则,你是面具男的秘密,也会泄露出去!懂吗?”

莱特神父从地上轻轻爬起,深吸了一口气,理顺体内血脉,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皎月,俯下头时,面孔变得和人类一模一样了。

忘月惊愕不已,没想到与自己生活在同一修道院的神父,竟然是妖怪!虽然他自己说不是,但忘月相信自己的眼睛!

“呃。。。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莱特神父微微一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莱特神父,这些狼人怎么办?”忘月大声问道,然而莱特神父已经没了踪影。

最近忘月总是感觉到妖怪出现的频率增高了,不知它们是不是为了约瑟夫,总之气氛升级了,这让忘月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妖怪面前,无力的人类是多么的脆弱啊!那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奈……心中不噤涌起一丝想要获得强大力量的渴望。

夜风绵绵,街道满目疮痍,建筑残破不勘……

“哎呀~!真他妈疼啊,好像是被重重的摔了一下……”威廉神父从地上爬了起来,扭了扭腰,摇了摇头,感觉像是散架了似的。

眨眼之间,躺在地上的所有狼人都已经恢复了人形,除了全赤身外,不仅没有一丝邪气,连一点伤痕也没有。

“威廉神父,你。。。你没事吧?”忘月关切的问。

威廉神父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什么有没有事儿?啊……睡得好爽,咦?我的衣服呢?我怎么光着身子?忘月,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清白……连我女朋友都没看过我的身体……我要拔了你的皮!”

威廉神父愤怒的拣起地缝中的手枪,正准备朝忘月射击,却看见地上躺了无数普通人,他们和自己一样赤身。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和这些人来了一次群**?啊~~恶心死了……”

忘月捂着嘴偷笑,见威廉神父和那些普通人都安然无恙,亦省心不少,趁威廉神父还在茫然之际,赶紧按了按距离穿梭机,逃离战场。反正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留在这儿只会被威廉神父拔皮。

忘月直朝极乐天呆的天桥走去,如今计划比想象中的顺利,进展出乎预料,且不说威廉神父,他是肯定要学习「神石板」的;而莱特神父,他不是人类,拥有非人非妖的气息,而且拥有某种奇特的能量,难道他也对「神石板」上的诗篇感兴趣?听蛮牛说,他没有自己申请,是别人推荐的,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这个打算!这样一来,他很有可能要弃权!只要弄清楚妖怪能否接受神赐,那偷石计划就水到渠成了。

桥洞内寒气冻人,晶光洁逸,但从外面却一点都看不出里面的怪异。忘月在确认了手机上的数据无误后,进了桥洞。

“乐天,有人来了,这气息好像是忘月……”

灵冰眨了眨眼睛,晶色光彩更加强烈,照得洞口的忘月连影子都看不见。

“别放这么强的光,好刺眼啊!一边凉快去!我有话和你家大人谈!”

忘月遮住眼睛朝极乐天走去……

“灵冰,那个……”极乐天吞吐道。

“哎,我知道,一边凉快去嘛,你我心灵相同,你想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你们交谈的话,我全都能感应到,我去不去角落凉快,还不是一样吗?不就是个形式嘛……”灵冰叹息了口气,缓缓朝角落飞去。

“哟~!极乐兄,雅兴挺高的嘛,在画画呀!来,我看看你的水准如何。”忘月一把抢过极乐天手中的画板。

这一看,忘月顿时就愣住了,画中一妙龄少女手拿纸扇,腼腆害羞模样,坐在山边小溪轻佻着细水,飞鸟盘旋在美女身边,蝴蝶环绕着她蝶舞翩翩,骄阳下,树木郁郁葱葱,鲜花散着芬芳,一片生机勃勃。如仙女家门前的小园,似人间隔世的桃源……

忘月不噤被迷住了,由于这幅画的色彩是刚填上去的,颜料还是湿的,水粉泛着微光。所以看上去是那么真实,仿佛身临其境了。

“美!美,实在是太美了!极乐兄好深的造诣啊!只是这幅画我总觉得好象在哪儿见过?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忘月感叹道。

极乐天微微一笑,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调色板和画笔等工具收好,道:“忘月兄这么晚来此,应该不是为了欣赏我的画吧?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呢?”

忘月收回了感叹,将画还给极乐天,点点头,笑道:“极乐兄真是厉害,哈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没错,我是要告诉你好消息,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教个问题。”

极乐天笑道:“请讲,我若知道,必定回答。”

忘月表情一转严肃:“我想知道,不同的人学了「神石板」上的诗篇后会获得不同的神力与圣力,那妖怪呢?若妖怪学了之后,会得到什么力量?”

极乐天身体微微一怔,道:“妖怪学不了!因为「神石板」有克制妖怪的封印!妖怪只要一念上面的诗篇,就会被立刻封印起来,永远得不到解脱!除非「神石板」被毁,否则……”

原本忘月只想问问,要确定莱特神父是否会弃权,但听极乐天这么一说后,一个可怕的猜测出现在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