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大哥,你没事吧?忘月大哥,在发什么呆呢?”颜刈推了推忘月的腰,疑惑不解的问。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笑道:“没事儿!没事儿!走回去吧,晚上你就不要来我房里编程了,人也需要休息,别累坏了。”

颜刈一脸茫然的点点头,好奇的看了看报纸上的照片,疑惑的回自己的房间。

忘月一回到寝室,赶忙将门反锁的死死的,指着报纸上的照片,对着古画问道:“小妮子,出来!你知道她吗?”

古画中一道白烟如缕缕丝线,幽幽飘出,“哧!”地一声,安妮从古画中飘逸飞出:“怎么,看到美女,色心就按捺不住了?她可是是个大名人呢!不仅因为她父亲是冰乐市黑帮的老大,更是因为前两个月她拒婚而闹出的诽文,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这件事。”

忘月不解道:“噢?有这等事?那你对她了解多少?把你知道的关于她的一切都告诉我!”

安妮微微露出的点酸意,喃喃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好色啊?见谁漂亮就想泡谁,口口声声说你心中已经有人了,却还这么花心!”

忘月将报纸敞开,指着薇诺娜的照片道:“不是我花心,因为她就是我心中的那个人!我的女朋友瑟丽娜!”

安妮“噗哧!”一笑,嘲笑道:“得了吧!她会是你女朋友?你连人家名字都弄错了!她叫薇诺娜!再说了,像你这种小痞子,怎么可能泡得到那么高贵的人?”

忘月苦笑了一笑,不可能将自己与瑟丽娜的事告诉安妮,那样无疑是暴露自己是未来人的身份。

“呵,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我相信一句话‘一切皆有可能!’,你现在只需将你所知关于她的一切告诉我就行了,我也很奇怪她怎么改名字了。”忘月急不及待的说。

安妮见忘月态度认真,表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虽然不相信,但还是想了想后告诉他:“我只知道她叫薇诺娜,她父亲是冰乐市最大黑帮的头子,在整个世界的黑帮来说,也是属一属二的人物,身边妖魔无数,做事心狠手辣!然而薇诺娜却是个众所周知的微笑天使,总是做善事为他父亲赎罪,他父亲每杀一个人,她就会去跪求被杀人的家属原谅,并给予他们足够的钱度下半辈子。虽然她也和黑帮做生意,但她却从不杀一人,从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正因为她和她父亲的截然不同,让人们深刻的认识到这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微笑天使……”

忘月越听越激动,双眼大放神采:“太棒了,瑟丽娜!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女人!你永远都是那么善良!小妮子,还有呢?继续,继续!我还想多了解一点!”

安妮见忘月那么兴奋,心里也跟着开心起来,摊了摊手,摇摇头:“没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她这些,至于其他事就属于她的秘密了,没人知道!除非你是她身边的人!”

忘月有点失望,整理了一下思绪,肃然道:“小妮子,你知道「神石板」吗?”

安妮摇摇头,笑道:“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说你这个人还真是怪!转眼之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还在谈论美女,现在就这么严肃的问我奇怪的事。”

忘月笑道:“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我很清楚。既然你已经不知道瑟丽娜的事了,我也就没必要再想了,明天亲自去了解更好!现在呢。。。嘿嘿,该工作了!”

安妮惊道:“你这么快又阴到一个顾客?骗了人家多少钱?”

忘月汗道:“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那怎么叫阴,叫骗呢?生意嘛,都是双方的!问你个问题,今天有没有看到一个圣骑士?”

安妮摇摇头,道:“你整天都不让我出来,一直呆在画里,怎么可能看得到外面的人嘛!闷都快闷死了!好在这幅画里有山有水,还不至于太枯燥……”

忘月挠了挠后脑勺,笑道:“这样。。。是有点闷,明天改善一下你的环境吧。”

安妮一阵欢喜:“谢谢你!你终于肯让我出去了……”

忘月摇摇头,微微一笑:“你别误会了!我是说重新买幅画,让你搬到那幅画中!嘿嘿……”

安妮一阵失落,没好气的说:“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说来说去,还不是要关我禁闭。”

忘月嘿嘿的笑道:“谁叫你要缠我!对了,今天那小子在编程时,你没吓他吧?”

安妮吐了吐舌头,笑道:“没有,只是悄悄吹了几口气在他身上,让他尖叫了几回而已……不好!有股强大的圣力来了……我得赶紧回画里了,呆在外面太久,阴气都散发出来了……”说完,倏地飞回了画中……

安妮话音刚毕,忘月的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砰~!”地一声,约瑟夫野蛮的冲了进来,巡视了一下四周,肃然道:“小子!你的房间为什么会出现阴气?”

忘月被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安妮闪得快,不然定回被逮个正着!这蛮牛也太强了吧,安妮才出来一小会儿,他就闻到了阴气,他的鼻子是用什么做的?

“没有~!我的房间怎么可能会有阴气?你是不是闻错了?”忘月吱吱唔唔地道,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约瑟夫围着房间走了一圈,看看桌上的实验器皿,觉得没有可疑之处,又看了看室内装饰,神色开始凝重起来:“小子,你最好别撒谎,虽然那阴气消失了,但我感觉它似乎还存在于此!”

忘月不噤担心起来,这蛮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嘛,干嘛那么古板呢?好歹也得让自己有个台阶下吧!

忽然约瑟夫的目光聚集到了墙壁上的那幅古画上,并径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