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冰一见是忘月,再听他说出的话,剑身上的冰晶光泽顿时就减了一大半,空灵之声变得很小:“是你?今天救了我们的那个人,你来这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可是戴了面具的啊!”忘月不解道。WWw。QUAbEn-XIAoShUo。Com

“因为我记得你的气息,嘻嘻!”灵冰调皮的说。

比起忘月来这做什么,还是他为什么会来这显得更重要。极乐天疑道:“朋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忘月微微一笑,又装出了一副很高深的样子:“咳,咳!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极乐天“呵”的笑了一身,仔细打量着忘月,不解道:“朋友你即无神力亦无妖气,竟然能找到我的所在,实在太让人费解了!我可是将全身的气息隐藏了起来的,而灵冰的气息更是收敛到了极限,根本不可能外泄!不明白,想不通,苦恼中……”

极乐天说完就开始沉思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什么事不明白,别人又不肯说的话,就自己苦思。

忘月“噗哧~”一笑,弹了弹烟灰,道:“极乐兄,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极乐天“嗯”的一声,道:“随便,我无所谓,苦恼中,请勿打扰……”

忘月实在是笑得不行了,没想到这绝世的高手,竟然是一副小孩子脾气。而他旁边的灵冰到是见怪不怪了,悄声对忘月说:“呵呵,请你见谅,乐天就是这个性子,对什么事都很执着!正因为他的执着,我和他才有缘在一起。”

忘月走上前去,拍了拍极乐天的肩膀,道:“极乐兄,我想你放弃神力,重习妖力,估计就是因为你的执着吧?呵呵,好有个性,对极了我的胃口!好,我也不让你伤神了,直接告诉你吧。瞧,我这个手机,上面有个追踪系统,而你身上的气息就是定位系统,两者结合,我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你找到!”

极乐天紧锁的眉头赫然松开,恍然道:“噢,原来如此,看来科技未必比自然之力弱,找起人来这么轻松!”

忘月笑道:“当然,我们是现代人,科技才是王道!看来极乐兄很适应潮流啊。”

极乐天没有了刚才的苦恼,微笑灿烂得像个自由的牧羊人,不羁的说道:“只要是好用的东西,不阻碍人类发展的,都是王道!不过,我认为自然之力比科技更胜!”

忘月试问道:“极乐兄所说的自然之力,是否就是那些妖力?”

未等极乐天回话,灵冰就飞身上前,卡在两人中间,道:“才不是什么妖力呢!这是伟大的自然之力,生生不息,混沌之初便存在的力量!只是这力量与神力截然不同,才会被误以为是妖力的!”

忘月恍然道:“难怪我今天就没闻到什么妖气,原来是与神力背道而驰的力量。怪不得只有蛮牛感觉到了,而我却什么都未察觉。”

极乐天露出惊讶的眼光,道:“听朋友你这么说,你是能闻到妖气罗?”

忘月坦然一笑:“没错,噢,对了,我倒忘记了自我介绍,我叫忘月。”

极乐天与灵冰双双啧啧道:“忘月,好奇怪的名字……”

忘月笑道:“你的名字不也一样奇怪吗?有谁会叫极乐天的?八成你是碰上了什么感触之事,自改的名字吧?”

极乐天冁然而笑道:“忘月兄好厉害,竟然一猜即中!莫非你有看穿前尘,洞悉后世之能?”

忘月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灵冰眨了眨那只美丽的眼睛,好奇的问:“忘月,你在笑什么?”

忘月的烟已经吸完了,他将烟头丢进河水里污染了一下,笑道:“因为我也是有了感触,才自改名字的。哈哈,有缘吧?”

极乐天双眼精光绽绽,拍了拍忘月的肩膀,豪爽的笑道:“有缘!真是有缘分!没想到忘月兄亦是个多愁善感之人。”

忘月笑了笑,贪婪的心又浮现了上来,厚着脸皮道:“当然!正因为极乐兄我们这么有缘,所以上天就派我来帮你,我看你伤得这么重,专程买了几瓶金疮药来。每瓶售价十万,我是打着本拿给你的,童叟无欺!极乐兄,你看你要买几瓶呢?”

极乐天见忘月不断的从口袋里掏出金疮药,跌打膏,不解道:“忘月兄,你的意思是说,你来这是为了推销产品?”

灵冰也是一脸置疑的盯着忘月。

忘月虽然有点尴尬,但还是厚着脸皮道:“极乐天误会了,小弟纯粹是一片好心!只是我也要生存的,对不对?我为了治疗你的伤,花掉了我一个月的工资。。。你看,是不是也给我点本钱呢?”

“忘月,你这药也太贵了吧?虽然我没在人界买过东西,可是我知道十万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你一瓶药也要卖十万?敲诈,还是抢劫?”

灵冰的眼睛做出一副稚气。

忘月装做无奈的样子,摊摊手,道:“没办法啊,谁叫我们有缘分,极乐兄又这么对我的胃口,所以我宁愿自己饿死,也要买药来治疗极乐兄的伤势!”

灵冰朝前飞移了一步,用冰晶剑气将忘月推出了一步,道:“不用了!乐天受的是灵伤,不是肉伤!你的药没用!况且,我只需两天时间,就能将乐天恢复如初了!”

“哐啷!”忘月手中的一个小瓶子滑落了下来。忘月愣住了,双目痴呆,嘴里喃喃道:“灵伤?还有受这种伤的?你在为他治疗?天呐,那我这药不是白买了?我不是要亏死了?哎。。。偷什么鸡不成,到什么什么的一把米……”

灵冰再度将忘月推出去了一段距离,道:“骗钱不成,倒赊一瓶药!”

忘月心痛的拣起地上的残破瓶子,灰溜溜的朝隧道外走去,沮丧道:“哎,第一个顾客没给我一分钱,第二个顾客却让我赊钱,我怎么老做亏本生意啊?照这样下去,我要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实验材料啊?”

“不!忘月兄,你的药绝对值这个价!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两个字‘缘分’!缘分二字乃是无价的,难得你有这片心,你的药我全买了!”

极乐天刚毅的声音回响在隧道中,久久不能散去……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