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惊诧的看着沸腾的河水,原本平静如镜,现在却似牢笼中的猛兽,想要跃出束缚住它的堤坝。Www!QuanBeN-XiaoShuo!cOM

极乐天手掌又翻飞了一阵,沸腾的河水顷刻间便软弱无力,坠入河中,散发出缕缕冰冷之气,结出薄薄的冰层。

“忘月兄,看!自然又因我而改变……”极乐天平静的说道,仿佛他就是那反复无常的水。

忘月看得目瞪口呆,惊愕的说不出话,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啊?明明没有做什么,却能引起一系列的变化。仿佛那水是牵动在心上一般,心要它动,它就沸腾,心要它静,它就凝结。

极乐天微微一笑,将手收了回去,河面上的薄冰立刻烟消云散,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忘月兄,自然没有因为我而改变……”

极乐天优雅的说,高深的话语中透露着几分简单。

忘也低头呤思,刹那间仿佛顿悟了,又仿佛更疑惑了。

良久……

“极乐兄,我要找你的话,是不是还来这儿?”忘月抖了抖西装,点了支烟,悠然的问道。

极乐天点点头,笑道:“至少这两天我会在这儿,等我的灵伤一好,我便离开。”

忘月疑道:“那我要怎么找你?我不可能在两天内就搞到「神石板」,那玩意儿我连见都没见过。”

极乐天微微一笑:“你若在两天内搞不到「神石板」,那就由我亲自动手。”

“放心吧,我不会让剩下的几百万泡汤的,两天后等我好消息。”

忘月坚定的说,朝极乐天和角落里的灵冰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乐天,你认为他能搞得到「神石板」吗?连你都打不过约瑟夫。”

灵冰倏忽地飞到极乐天身边,散发着莹瑞光泽,担忧的说。

极乐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唏嘘道:“谁知道呢?也许对付约瑟夫,不需要什么武力。忘月兄那么聪明,肯定会把约瑟夫搞得晕头转向的。”

“你就这么肯定?为什么?”

灵冰不解的问,空灵之声带着强烈的疑惑。

“因为缘分!”极乐天平静的答道。

夕阳西下,乌雀南飞。

忘月悄悄的巡视了一下修道院后院无人,无声无息的从后门溜了进去。

刚关上门,墙头就飞身跃下一条人影。

“颜刈,是你?你怎么跑出去了?你不是在房里编程吗?”忘月吃惊的说。

颜刈回过头,亦大吃一惊:“痞神父,你上哪儿去了?噢。。。你就是今天将后门反锁了的那个人!”

忘月赶紧夺步上前,捂住颜刈的嘴巴,嘘声道:“小声点!不要在公众场合叫我痞神父!我问你,你上哪儿去了?老实交代!”

颜刈露出慌乱之色,连连摇头:“没去哪儿。。。没去哪儿。只是随便诳诳……”

忘月抓着颜刈的衣领摇了摇:“臭小子,你还想骗我!就你这点伎俩唬得了谁?你偷懒不做我交给你的工作,跑去哪儿鬼混了?说!”

颜刈奋力推开忘月,仓惶道:“都说了没去哪儿了……”,一份报纸在两人拉扯中落到了地上。

忘月赶紧将报纸拣起来,看了看最大的标题,道:“髓筛赌场老板山姆,因证据不足,法院无法起诉,当庭无罪释放……”

“快还给我,痞神父,那只是份普通的报纸,修道院每天都有订的,没什么好看的,快还给我!”颜刈慌张的说,脸上的愁色毕露。

忘月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颜刈,忧戚的说道:“山姆就是那个高利贷的老板吧?原来今天是他的开庭之日,怪不得你要冒着被赶出修道院的危险,翻墙出去。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要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暂时那让恶棍多活上一阵子吧,等你有了实力,要杀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颜刈接过报纸,无精打采的,凄凉的看着落日黄昏,感叹道:“哎,话虽如此,我也知道。可是,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报仇呢?山姆身边的能人异士会越来越多,等我有力量时,要报仇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君子报仇。。。呵,谈何容易啊?”

忘月亦感到一阵心酸,拍拍颜刈的肩膀,安慰道:“想开点,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悲观。只要人还在,希望就在!我可以向你保证,等你为我编写好那个程序时,那离希望也就不远了!”

颜刈不理解忘月此话的意思,以为他是在单纯的安慰自己,点了点头,无奈道:“也就只好如此了,我发现你叫我研究的那个项目,是人类迄今为止都没出现过的,很有意思!不管你是怎样发现这神奇的科技的,我也不问了。我相信这科技研究成功后,必定会有翻天覆地之能!”

忘月微微笑道:“嗯,看来你对这个项目感兴趣了,放心!只要等我再找到一些实验材料了,结合你这个程序,就能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到时候,没准,你失去的幸福又会飞回来!”

颜刈点点头,道:“嗯,我相信你!不然也不可能卖身与你。”说完,将报纸折叠了起来,在折叠的过程中,报纸的另一面映在了忘月眼前,上面是一张绝世美女的照片。

“瑟丽娜!瑟丽娜怎么会在这个世纪出现?”忘月惊呼一声,一把抢回报纸,翻看另一面。

颜刈不解道:“忘月大哥,你认识她?她不叫什么瑟丽娜,她叫薇诺娜,是冰乐市最大黑帮的大小姐,他父亲身边有很多强悍的妖魔鬼怪,冰乐市之所以这么混乱,有一半因素是因为他父亲!就连教廷也对他们顾忌三分!忘月大哥,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忘月看了看报纸上的标题“冰乐市的微笑天使薇诺娜,今日捐款三亿美圆帮助冰髓街失去家园的人们重建家园!”

“她叫薇诺娜?奇怪,怎么和瑟丽娜长得一模一样?咦?她脖子上的项链!!!对!她肯定是瑟丽娜,否则她有怎么会拥有我们的情侣项链呢?”

忘月心中肯定的推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