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不噤一惊,骇然道:“这是什么妖法?竟然能将我的剑气给软化?”

极乐天微微一笑:“这不是妖法!这是一种技巧,一种全新的力量!一种不需要学习什么圣力,不需要学习什么神力的技巧!不用花大量的时间反复练习,也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去祈祷什么神灵!只需要花少许时间来悟!便可做到这一切!”

“悟!又是悟?怎么这家伙说的话和一个和尚那么相似呢?世界上真有那么多东西是靠悟出来的吗?一个和尚惊人的弹跳,和威力强大的‘十字印咒’都是靠悟的,如今又出现一个悟的新绝技,好奇怪……”忘月百思不得其解,开始一边看两人的战斗一边沉思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好装腔作势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只需要少许时间就能悟出的技能?你这肯定是妖法!一种邪恶的妖法!”

约瑟夫带着几分讥诮地说,单脚立于水面而不沉,重新挥舞起圣剑,分别朝极乐天的咽喉,心脏,丹田三处攻出三道强力剑气!比之刚才的剑气多了种雄厚的气势。

极乐天轻轻点了点水面,水面立刻又结起了厚厚的冰。手中黑色长剑不敢怠慢,亦挥出三道剑气做为抵挡。

“轰!”一声巨响,两人皆被震得朝后退却一大步。

一直卡住不动的小船受到强烈的簸及,摇曳不定,随时都有翻转沉船的可能。忘月被甩得东倒西歪,牢牢的抓住船身的扶柄,密切注视着二人。

“约瑟夫,你若不用圣力,是无法取胜我的!还是乖乖的交出「神石板」吧,不要再害人了!”

极乐天神色悠然,镇定地说。

“笑话,竟然说我是在害人?神职人员要是没有「神石板」就无法拥有神力与圣力,他们只有在阅读过「神石板」后,经过「神赐」,反复学习研究里面的诗篇,才能获得神灵所赐的神力和圣力!有了神力、圣力,才能够斩妖除魔!捍卫正义!你居然说这是在害人?荒谬,实在是荒谬!看来你已经被邪魔给污染的污秽不勘了!”

约瑟夫放声狂笑道,语中充满了讥讽。

“呵呵,约瑟夫,看来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阅读过「神石板」的人的确是能拥有消灭妖魔的力量,现在的你和以前的我,都是因为学习了上面的诗篇,才拥有了圣力,圣域的四大主教和圣骑士以及各地的神职人员也都是因为阅读了它,才拥有了神奇的力量。我不得不说它是一件好东西,至少对于消灭邪恶的妖魔来讲,它的确是如此!可是,它对于我们来说,对于阅读过它的人来说,它是一种邪恶的存在!”

极乐天不屑的笑了笑感触的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是因为你没有发现!圣域里的人都没有发现,所以仍然把它奉为至宝!不过,我却发现了!咱们中国人的脑子就是比洋鬼子的好使!我在拥有圣力之后,就开始琢磨世间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存在……可是当我琢磨得越深刻,思想就越不能自主,我就越发现这很不对劲!直至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和尚,我与他秉烛畅谈,终于我发现了……「神石板」给了人力量,可是却禁锢了人类探索的思想!它给人类的灵魂封印上了一条霸道的烙印!”

“一个和尚?极乐天遇到过一个和尚?难怪我觉得他和一个和尚有相似之处。。。嘿,合我胃口,中国人的脑子是比洋鬼子的好使!希望你不要如蛮牛所说,带有什么强烈的妖气才好。。。我到现在还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忘月心里暗声叫好,又碰上一个同胞,而且还是这么厉害的人。

约瑟夫摇摇头冷漠地道:“原来你是受了妖人的蛊惑。。。我可不会像你一样,吃饱了没事干,去怀疑伟大的神赐给我们的力量!我只要真实的感觉到这力量存在我体内,流淌过我每一寸经脉,那就足够了!另外,你想要「神石板」,呵呵,好呀!那就必须得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人抛弃理智就要受感情的支配,脆弱的感情经过信仰的熏陶,必定泛滥不可收拾,就像一只船不小心驶入了深海,找不到碇泊处。

忘月一边为约瑟夫的骨气感到敬佩,一边又为约瑟夫感到惋惜,所谓的神,只不过是人类自己给自己强加上的精神枷锁而已!在孤独无依时,信仰可以为你燃起熊熊的斗志,但在你丰腴时,它却会让你沉迷,为它痴迷,为它癫狂……

“约瑟夫,「神石板」比你的命更重要吗?”极乐天轻声试问道。

约瑟夫点点头,喝道:“废话!”

极乐天迟疑了一下,苦叹道:“我不想杀你,我只想毁掉它,让它不能再禁锢人类探索进取的思想!让它不能再封印人类原本强大的灵魂!”

约瑟夫“哼”地一声,脱去身上的名牌西装,露出金光绽绽的圣骑士铠甲,冷冷道:“有你没我!人在,石板在,石板失,则我死!”

话音刚毕,脚下卷起微微轻风,数道金色丝线从全身毛孔涌出,并飞舞在空中,荡漾起微风。

金色丝线缕缕拂动,凌空溅射之光,将水面上的浮冰全部化为流水,将空气中寒冷的粒子催化为了炽热的火焰!

金色丝线交融在了一起,层层涌动,跌宕起伏,如缭绕氤氲,环旋约瑟夫周身。

随着约瑟夫一声狂吼,金色丝线全数被他收入体内!后背上忽然倏地伸出两条金色透明的光翼!宛如天使再现!

如果不是约瑟夫脸上有胡子影响了天使可爱形象的话,忘月一定会对他许愿的。

“约瑟夫,你居然在这里用上了圣力!你要知道,这里不是圣域,一旦你用了圣力,便会招惹无数强大的妖魔!它们会将你残忍的杀死,再贪婪的吃掉你所有的能量!你怎么这么傻?”

极乐天有点担忧地说。

“哼!少假慈悲了,你不也是个妖魔了吗?你肯定也很想将我杀死,吞噬掉我的能量吧!”

约瑟夫冷冷地说,足尖轻轻一点,化为霓虹,飘逸飞出……